曾在汕头拜见程思远先生

    听到程思远老先生去世消息后,久久哀思。他是我父辈的老朋友,我称他为程伯伯。1992年春节,他老人家曾给我写了“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的条幅,落款还写了“八五老人程思远”七个字,字体结构严谨,刚劲有力,使人很难相信它是出自85岁高龄的寿翁之手。1994年9月21日上午,作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程思远先生偕夫人石泓女士从北京专程前来澄海参加撤县设市庆典活动。当天下午3时,我到他老人家下榻的汕头迎宾馆去探望他老人家。3时45分才由李秘书带我上了二楼会客厅。过了一会,一个高高瘦瘦的慈祥老人从卧室走进会客厅。当年87岁的程老,精神焕发、红光满面,拉着我的手,高兴地说:“谢谢!你就是子怡的儿子?抗日时期他在19路军,我们是友军。” 
     在和我拉起家常时,得知我有一对双胞胎男孩时,程老幽默地说:“哦!那就是生了两个,又没有违反计划生育?”引得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程夫人听后却若有所思地说:“难为做母亲的了。”“程伯伯来过澄海吗?”“广东我经常来,但澄海是第一次。”“程伯伯到澄海的印象如何呢?”这个话题引开了程老的话盒子,他高兴地说:“不错不错,海滨城市,有山有水,又是侨乡,很有发展前途。”“澄海的华侨和港澳同胞热爱家乡,捐资办学,回乡办厂,为澄海的繁荣出了不少力。”“我知道,著名的侨领蚁美厚和正大集团的谢易初就是澄海人,有那么多的华侨关心和支持澄海,这是澄海的一个优势,今后澄海的发展会很快的。”“程伯伯能多住几天吗?”“不行,国庆节快到了,我明天就要回北京,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你有来北京时,可以来家里找我,这是地址和电话。” 
      这时,我从手提袋里拿出一本《李宗仁先生晚年》一书,对程老说:“程伯伯,当年你为促成国民党代总统李宗仁先生归来,冒着生命危险四处奔波的义举,国人是不会忘记的,这本书10年来我一直留在身边,可不可以请你老人家签名留作纪念?”“当然可以”,程老高兴地接过书,接过石泓女士递过来的笔,在扉页上写下“陈郴同志惠正程思远敬赠1994年9月21日”。我躬敬地用双手接过书,连忙向他老人家道谢。 
     已是4时10分,早已超过李秘书安排的10分钟,我站起身说:“谢谢程伯伯和伯姆,我该告辞了。”“谢谢你来看我们。” 
     这就是11年前一个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和一个平民百姓一起度过的25分钟,也是一次日程安排以外的私人访问。

作者: 
陈郴
来源: 
汕头日报(2005.8.21)
浏览次数: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