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商弃官从艺的郑正秋

    郑正秋(1888年12月24日至1935年7月16日)是我国著名电影艺术家,电影事业拓荒者,早期话剧(新剧)活动家。他是广东省潮阳县成田(今为汕头市潮南区)人。正秋从小聪慧过人,勤奋好学,只在家乡读了两年私塾,及后被母亲带回上海,在育才公学读了五年书,全靠其勤奋自学,一步一个脚印,为中国的早期话剧和电影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今年是郑正秋逝世70周年。他40多年的人生旅程,经历了弃商———弃官———再弃商,最后走上了有所作为的从艺路。正秋的祖父郑介臣,于鸦片战争及上海开埠之际,从家乡往上海经商,遂成巨富。正秋的父亲郑让卿是郑介臣之次子,清末进士,曾官任江浙盐运吏兼营生意,这个官商家庭,经济十分富裕。让卿为让正秋接过他的生意摊,遂让少年的正秋(当时年仅14岁)辍学做生意,但正秋无心经商,竟养成喜爱读书、好看京戏的习惯,无论是京朝派还是海派的戏,他都看。父亲见他守业无望,花了一笔钱,在湖北张之洞那里,为正秋买了个“候官”的职务(1907年)。两年后,他觉“宦海茫茫,无可以居”而洁身退居上海,重操旧业。他在经商的同时,更加勤读书,多看戏,并钻研起京剧,学起京剧了。他把几年来观京剧的心得整理成长篇剧评《丽丽所戏言》,发表于《民立报》,立刻轰动了戏剧界,“满誉众口,传诵四座”,掀开了我国戏剧批评史的第一页。这篇文章得到了当时比正秋大11岁的同盟会会员、反清爱国人士、上海《民立报》社社长于右任先生的赏识。1911年,他不顾父亲的强烈反对,放弃经商,被于右任聘为该报的副刊主编,肩负起“反对清廷、反对侵略、宣传民主”的重任,成为现代剧评的拓荒者。辛亥革命胜利后,他仅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创作出了时事新剧《铁血鸳鸯》,这是他第一个作品,并于1916年倒袁的斗争中搬上舞台。以后他离开了《民主报》社来到《图书剧报》社工作。这期间,他极力主张:一、提倡新剧;二、改良戏曲。他走访了所有上海滩的名伶,认真调查研究,最后才确定自己的独立见解。1912年,他组织了一班人马,由自己编导的中国第一部国产故事片《难夫难妻》开拍了,但在摄制的过程中因电影胶片运华受阻,美国老板宣布停拍,停发郑正秋介绍的16名演职员薪水。郑正秋把他们组织起来,学文化、学艺术,建立了剧社,取名新民新剧社,开始演新剧。他编的第一个剧目是《恶家庭》。这个戏他集编、导、演于一身,在每场演出中都十分注意观众反应,并仔细琢磨、消化,汲取其中有益的部分,屡演屡改,精雕细琢,不断提高,使《恶家庭》的演出在上海产生了轰动效应。1914期间,由于演出频繁,剧本需要量日增,郑正秋还改编了一些小说为戏剧,从编演家庭戏转入编历史戏,借历史批评现实的弊端。当时曾创作《义弟武松》、《义丐武七》、《张久祥刺马》、《木兰从军》、《貂蝉》、《情天恨》、《珍珠塔》、《空谷兰》等一大批剧目。 
     在反袁运动中,郑正秋及时创编的《窃国贼》在上海演出引起强烈的反响,作为编剧的郑正秋,已把创作和演出的内容,从家庭戏中回归政治戏,准确抓住了时代的脉搏和观众的共同情绪。 
     郑正秋不仅是个出色的剧作家、导演,而且是个才华洋溢的演员。他有宽阔的戏路,极大的表演智慧,正生、黑须生、白胡子、中年旦、白发老太婆、滑稽角等等,扮一样,像一样,有“活王允”、“活武大”、“活孟妈妈”、“活乔国老”之称,而且创造了一流的唱功,完全奠定了在影剧界独领风骚的地位。1922年,郑正秋和张石川、周剑云、郑鹧鸪,任矜苹等五人组建了明星影片股份有限公司,张石川任总经理兼导演,郑正秋为协理兼编剧。同年3月,在正秋的提议下开办了“明星影戏学校”,他任学校校长,成为我国第一所培养电影专业人才的学校,此后,他创作了一部可以称为我国第一部艺术影片的《孤儿救祖》,并由其儿子、童星郑小秋扮演孤儿,轰动了当时的影坛,实现了自己的电影主张,创立了另一基本电影形态,教化电影。经过三年多的埋头苦干,郑正秋一共写了十多个剧本并拍成片子,在银幕上创造了一个独特的世界。作为艺术大师的郑正秋,总是乐于发现新人才,并把培育新秀视为己任。1929年,他得知他的同乡,比他小18岁的蔡楚生在“天一”公司担任场记、临时演员期间被排斥、歧视的情况后,觉得这个人才不能埋没,立即收下这个“野小子”为学生,教他拍电影,并顶住公司总经理张石川的极力反对,聘他为助理导演、副导演、美工师,带在身边跟班学习和实践,协助他拍摄了《战地小同胞》、《桃花湖》、《红泪影》等6部影片。1935年2月,苏联莫斯科举办了电影展览会,中国选去了8部影片,其中有郑正秋的《姐妹花》、蔡楚生的《渔光曲》,《姐妹花》在会上被誉为一部“成功的影片”,《渔光曲》获得展览会的“荣誉奖”,成为我国电影史上第一部获得国际荣誉的影片。学生超过先生啦!当郑正秋得知这个消息,非但没有妒忌,反而高兴异常,并立即把这一喜讯告知楚生,为他的这一成功庆贺。蔡楚生则十分感谢老师昔日像辛勤的园丁一般含辛茹苦的栽培,才有今天的硕果,他还期望有一天能与楚生联袂拍片。可就在这年的7月16日,病魔夺走了中国影坛巨匠郑正秋的生命。他当时才47岁 蔡楚生得知恩师去世的消息,如雷轰顶,悲痛欲绝。“恩情伟绩垂青史,白衣如雪哭先生”,1935年8月25日下午2时,广东旅沪同乡会、上海潮州会馆、明星影片公司等30个团体举行了“郑正秋先生追悼大会”,左翼电影领导人田汉特地从南京给追悼会送来了一副亲笔写的挽联,联曰:“早年代民鸣,每弦繁管急,议论风生,胸中常有兴亡感;谁人纾国难,正火热水深,老成凋谢,身后惟留兰桂香”。出殡那天,送殡的车队所到之处,群众夹道,万人空巷,蔡楚生及胡蝶等一班著名影星虔诚扶老师灵柩,一直到上海“潮州八邑山庄” 旅沪潮人亡故安葬墓地)安葬。1989年1月25日,中国电影家协会和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在郑正秋的诞生地上海,联合隆重举行郑正秋诞辰100周年纪念会。郑正秋响亮的名字和他在我国影剧事业上创造的非同凡响的业绩,永存人间
 

标签: 
作者: 
陈景明
来源: 
汕头日报(2005.7.17)
浏览次数: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