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籍黄埔生南丹截击日寇——泰国侨生陈国臣

    与记者说起黄埔军校,现年82岁的澄海人陈国臣充满一种荣耀感、自豪感,在抗日战争期间,陈国臣和所有黄埔军校学生一样,为挽救危难中的祖国贡献了自己一份力量。 
     国难当头热血青年回国投军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全国军民正在为国家、为民族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而浴血奋战、英勇牺牲。在海外,千千万万的华侨也掀起规模空前的爱国热情,他们不分地域、不分阶层,同仇敌忾为抵御日寇而出钱出力。时任泰国中华总商会主席的爱国侨领蚁光炎先生多次号召青年侨生以归国升学的名义,返国直接加入抗日的行列。1940年,年仅17岁的陈国臣看到“泰京树人中学”、“中华中学”等学校许多老师和同学“投笔从戎”抗日救国后,深感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他怀着对祖国无比深厚的爱,和这些爱国华侨一起,到泰国中华总商会领取了归国侨生身份证,告别泰国的亲人,踏上了回国的归途。 
     那时,陈国臣跟着许多同学,经香港转湛江,沿公路步行经赤坎、遂溪、石角、良田至广西柳州来到贵州独山,投考黄埔军校四分校。黄埔军校四分校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训部指令招收海外青年学生的定点军事院校。陈国臣成为了黄埔军校四分校(贵州独山分校)第19期9总队工科学员。 
     危难受命开赴南丹抗日前线 
     1944年9月,负责防守广西全州的国民党军队第93军已经很久没有发军饷了,下级军官和士兵生活很艰难,整个部队士气比较低落。日本间谍侦察到此情报后,日军出动4架轰炸机来到93军防守阵地前沿散发大量钱币“重庆纸”。在战壕里的国民党军队下级军官和士兵们跑出来,争相抢夺钱币。日本轰炸机第二次来到93军阵地时,又抛下一些钱币。尝到甜头的士兵们都蜂拥而出争相抢钱,这时从天下掉下来的不是钱币了,而是日寇的机枪子弹扫射和炸弹轰炸,日寇第13师团也乘机发动攻击,仅以步兵第104联队的第一大队,即轻易突破93军黄沙河防线。93军军长陈牧农擅自下令撤退,全线溃败。1944年9月13日,全州失守,使桂林北面门户洞开,造成桂林地区各部队处于混乱状态,整个广西形势顿时紧张起来。陈牧农也因此被蒋介石下令枪决。陈国臣说,他之所以知道此事的前因后果,是因为陈牧农和黄埔军校四分校中将主任韩汉英同是保定军校的同学,陈牧农被枪决后,还是韩汉英将他的尸首运来独山放在学校毕业生调查处。 
     1944年11月间,敌人已越过黔桂铁路,桂林、柳州相继沦陷,日寇进逼贵阳。柳州第四战区司令部搬到六寨,黔南前线兵力不足。为了挽救这危急的局面,遵照上级的命令,四分校在校学生第9总队、教导团及在校官佐组成黔桂边区警备司令部,韩汉英任警备司令,开赴广西南丹前线截击北进的敌人。 
     接到开赴前线的命令后,陈国臣所在的工兵第一队编为“马克沁”重机关枪连,沿着白雪皑皑的西南公路,日夜兼程开赴前线。在广西南丹前线,陈国臣他们都在自己的守卫阵地上加紧构筑防御工事,日夜严密警戒。当时正是数九寒冬,寒风刺骨,但由黄埔军校生组成的部队却斗志昂扬,等待着与来犯日寇厮杀。当时部队截获破解了日本间谍发出来的密码情报:“南丹,黄豆(即指黄埔军校生)上市了。”黄埔军校威震四方,日寇对黄埔军校生防守南丹有所顾忌,竟不敢越过警戒线进攻。这支学生军在阵地上坚守了近两个月后,嫡属汤伯恩部的97军前来接手防务。当时,陈国臣有不少同学感到没能和日寇正面较量,壮志未酬而伤心恸哭。 
     阴差阳错美军误炸中国军队 
     黄埔军校学生军回师第四战区司令部所在地的六寨,立即在六寨外围构筑防御工事。在此期间,发生一宗惨剧,美军轰炸机误炸第四战区司令部,造成严重损失。 
     到了六寨的第三天,陈国臣他们正在守备阵地上构筑工事,约早上8时30分左右,飞来了几架美军的轰炸机,在六寨上空盘旋了一周后,扫射了一轮机枪,又投下几枚炸弹,结果将第四战区司令部给炸了,司令官张发奎将军因隔了一道墙而逃过一劫,但有一名少将和若干名校尉官被炸死。事后了解到,原来是位于成都地区的美军第14航空队奉命出动前去轰炸南丹、六甲地区的日军,可是机场指挥处却把“六甲”错译为“六寨”而致误炸。 
     后撤途中见证“黔南事变”劫难 
     日军侵入独山后,纵火烧毁了全城所有房屋,全城爆破声震撼大地,烟火冲天,县城一片火海,大火持续7天7夜,数万军民罹难。这一震惊中外的历史事件,史称“黔南事变”。黄埔军校四分校也难逃劫难,被日寇夷为平地。此时,西南公路上人山人海,逃难的人群向贵阳方向退去。陈国臣身负重荷,跟着部队撤退,一路上所看到的,都是一片悲惨的景况。在这严冬里,人流汹涌。最可怕的是一辆辆各种型号的汽车加大油门拼命疾驰,没有来得及躲闪的人,刹那间便成了辙上幽灵,尸体慢慢地混合在融雪的烂泥之中。路上还不时有汽车在险道上翻车,往往造成车毁人亡。这一类惨不忍睹的人间悲剧,陈国臣至今仍记忆犹新,更深感八年抗战胜利来之不易。本报记者陈史摄影报道 
     
     老兵档案 
     
     陈国臣:1940年以泰国侨生身份考进黄埔军校四分校第19期工科;1944年底到重庆陆军工兵学校继续学习;1946年开始在国军第94军121师工兵营历任少尉排长、中尉连副;后在94军121师独立连任上尉代连长;1949年1月随傅作义在北京起义。因其华侨身份,起义后在塘沽乘船返回汕头,并在东墩小学教书。曾任澄海市政协常委。
 

作者: 
NULL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5.7.6)
浏览次数: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