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沧桑淡泊名利——缅怀潮籍外交家、翻译家柯柏年

  潮人柯柏年是我党一名老党员,曾与周恩来、张太雷、瞿秋白、澎湃等参加过早期的革命斗争;他没有留过洋,但精通英、德等多国语言。他全文翻译马克思著作《国家与革命》,成为毛泽东第一次阅读到的马列著作译本。他翻译了恩格斯名著《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马克思的《哥达纲领批判》等,他从事外交工作几十年,屡次从虎口中逃生,历经沧桑,使他淡泊名利、追求平常。 

  翻译著作成为我党早期启蒙 

  柯柏年1904年5月26日生于广东省潮州市刘察巷15号,原名李春蕃。小学就读于潮州城南小学,他自幼爱书,遇到自己喜欢的书,一定要设法弄到手。他的堂兄李春涛(国民党左派)自幼酷爱读书,非常聪明,对柯柏年影响巨大。李春涛读中学时,他购买了《说部丛刊》一、二集,两大木箱。柯柏年十多岁时,常常借来看,不仅看其中林琴南的翻译小说,还看了其中一些空想社会主义思想的翻译小说,如《回头看》等。他的零花钱几乎全部买了书,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晚年,收藏书是他最大的嗜好。高小毕业,他考上汕头石中学,这是一所美国教会学校,校址是现在汕头金中的位置。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在汕头读中学的柯柏年一下子卷入了声势浩大的学生运动,他参加各种集会,倾听演讲、辩论。并不顾家人反对,经学校推荐进入上海沪江大学。在上海,柯柏年有机会读了李大钊介绍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受到深刻教育。由于在教会学校念书,他的英文水平迅速提高。1923年则被校方以闹学潮为名开除。 

  此后他转入上海大学继续学习。上海大学实际上是共产党办的。当时一间宿舍挤住数十名学生,柯柏年与张太雷同睡一张两层架子床。瞿秋白当时是上海大学社会学系主任,张太雷是上大兼课教授,他俩是留俄同学,英文、俄文都非常好,柯柏年经常向他俩请教。首先翻译了列宁的《帝国主义论》。1923年秋,柯柏年在杨之华(后成为瞿秋白夫人)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此时,孙中山提出“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以俄为师风气日盛。这段时间,柯柏年以李春蕃原名翻译了恩格斯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1925年,广东大革命轰轰烈烈,澎湃在汕头海陆丰地区的农民运动也如火如荼。瞿秋白、张太雷先后离开上海到广东参加国民革命战争,柯柏年也辍学返回故乡。8月,杜国庠聘请柯柏年任澄海中学教员,他俩志同道合,观点一致。到校后立即鼎新校政,并支持“男女平等”、“澄中开放”等口号,破格招收蔡楚吟、吴文兰等6名女生入学,揭开澄中校史崭新的一页。 

  东征开始,柯柏年经上海大学同学李炳祥的介绍,到周恩来领导的东征军总政治部任社会科副科长,负责农运、工运。1925年11月被周恩来任命为东征军总政治部驻澄海特派员。在澄海中学当教员,边从事革命工作,边开始翻译马克思的名著《哥达纲领批判》,他收集了3个英译本,相互参照,反复推敲,日夜赶译,完成后将译稿寄到上海解放丛书社,自费印刷。这本书是他翻译马克思著作在国内流传最广的一本,成为我党许多党员学习马列的早期读本。1927年他翻译的《国家与革命》全文,发表在上海《民国日报》、《革命》副刊上。 

  人生历程的重创 

  据《文汇读书周报》刊载:西安事变后,党中央于1937年初迁往延安。柯柏年北上与党组织接上关系,被安排到中共中央马列学院任教,讲授哲学和社会发展史。不久又转到中共中央研究院从事研究。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兼院长,柯柏年任西方革命史、国际问题研究室主任。 

  马列学院还设有编译部,这段时间是柯柏年翻译工作的黄金时期,先后与其他同志合作翻译编辑有:恩格斯《革命和反革命》(王实味、柯柏年译);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通信选集》(柯柏年、艾思奇、景林译);马克思《拿破仑第三政变记》(柯柏年译,吴黎平校);马克思《法兰西阶级斗争》(柯柏年译)。 

  1942年,延安整风开始,中央研究院被点名为“教条主义大本营”,定为整风运动的重点。柯柏年的英文水平较高,译著也多,被指责为“教条主义典型”遭批斗。 

  延安整风是对柯柏年人生历程的一次重创,他既恼火又困惑,伤透了心,打算以后再也不搞翻译工作了。一次在王家坪,毛泽东见到柯柏年时对他说:“柏年,你还是要翻译啊!”此后,除了上级交办,他的译作就很少见到了。 

  1971年,毛泽东读到了英国著名记者马克斯韦尔的《印度对华战争》。1962年中印边境武装冲突时,马克斯韦尔是英国《泰晤士报》驻新德里特派记者,他精心搜集了印度政府的内部材料,客观叙述和分析了中印边境问题和冲突的背景,说明冲突是印度政府推行“前进政策”的结果。此书出版后反响强烈,曾被认为是可信性很高的权威著作。毛泽东认为很有价值。周恩来当即决定翻译出版大字本送毛泽东等中央高层领导参阅。外交部很快落实总理指示,组织专门的翻译班子。迅速由柯柏年、周南、龚普生、田进、葛绮云、吴景荣6位外交官、教授合作译出,次年即由三联书店出版。该书译者署名“陆仁”,即“六人”的谐音。 

  1975年8月小平同志亲自过问《毛选》第五卷的翻译工作,翻译班子由一个5人领导小组主持,成员为:外交部的柯柏年任组长,副组长为中央办公厅的贾步斌、计委的浦寿昌、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的冯锡良、中央编译局的尹承乐,后来中央联络部又主动派林丽韫支援这项翻译工作。1977年末完成《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翻译工作。 

  转战外事领域几十年 

  1943年7月,美军对日作战需要以观察组的名义进入延安。当时因美国是反法西斯战争中的盟国,中央欢迎同他们合作并与美方商谈,决定在延安设立外事组,组长是杨尚昆,成员有柯柏年、陈家康、黄华、凌青等。这个小组也是我党早期的外事机构。当时毛泽东急需了解外国,特别是美、英两国的情况。中共驻重庆办事处将买到的英文新书运往延安,柯柏年负责安排英文新书的翻译工作,并每月向毛泽东报告一次,运了哪些新书,书的内容是什么。当毛泽东表示要看某书时,柯柏年将该书中文译稿交毛泽东,其他书的译稿和毛泽东交还的译稿则由柯柏年安排有关方面出版。 

  抗战胜利后,中央军委外事组升为中共中央外事组。叶剑英任组长。柯柏年、黄华随叶剑英参加北平军调处执行部,担任中共方翻译处处长。 

  和美国人打交道的几年,柯柏年痛感“出版界尚没有一本如实地、全面地介绍美国真相的书可供大家研究美国时翻阅查考之用,实在诸多不便。”他自1947年起即收集资料,编写《美国手册》。新中国成立前两个月,1949年8月柯柏年主编的《美国手册》在北京出版。 

  新中国成立后两个月,柯柏年被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为外交部美澳司司长。1954年柯柏年被任命为驻罗马尼亚大使,在任期间,参与了中美大使级会议,达成两国平民回国协议。后来也曾陪同周恩来参加了日内瓦会议。 

  博学多才的外交官 

  1958年,国内在搞“大跃进”,对外宣传口的浮夸宣传引起了许多国际友好人士的置疑,柯柏年认为这些意见是善意的,如实向国内作了报告,还抨击了国内的浮夸风。然而当时极左思潮泛滥,上述意见被认为是反对“大跃进”。另外,有人向外交部打“小报告”,说柯柏年在使馆内领导反右派斗争不力,于是被调回国。1959年,柯柏年被任外交部所属国际关系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这本是对他的降职使用,然而这位书生气十足的外交官却很高兴。1963至1967年,柯柏年被任命为驻丹麦王国大使,当时文革初期很多人受冲击,外交部保护了近90名大使。有十多名大使不在被保护之列,时任中国驻丹麦大使的柯柏年也不在保护之列,因为柯柏年是刘少奇夫人王光美的入党介绍人,由此被召回国。1968年,周恩来总理指名查问柯柏年的下落,十多名受难大使才全部解放。但外交部未安排他的工作。在这段时间里,柯柏年看书、听唱片、解数学题、装半导体,他将自己赋闲生活安排得其乐融融。柯柏年看书喜欢博览,除了线装古书《九通》、《二十四史》等外,马列著作、文学、历史、考古、科技、数学、音乐,甚至无线电都是他喜欢的读物。他喜爱无线电,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上海时,他就自己装收音机。直到1973年,柯柏年才出任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副会长。 

  柯柏年曾对家人讲过,他要在有生之年写成《中国外交史》,但终因“文革”,夙愿未了。1985年8月30日,柯柏年因病在北京逝世。

作者: 
李魁庆
来源: 
汕头日报(2005.06.05)
浏览次数: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