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大钦佳对

    林大钦(1512—1545年),是潮州历史上唯一的一位文科状元。既因年轻夺魁,又因英年早逝,留下了许多故事。
     林大钦原名林大茂。8岁时在潮安金石某私塾就学。逢年过节,弟子都要给塾师叶秦送礼品,但总不见林大茂送礼。叶先生深知林家境贫寒,便对林说:“没送礼品,我不介意。今有一‘对子\',若对上,赏你一件东西;若对不上,罚写毛笔字一百个,明天交卷。”林点了点头。先生出对:“利刀破竹,逢节重送重送。”林答道:“钝锯分杉,遇目拖些拖些。”先生听罢,十分赞赏,遂送他一本“三苏”故事书。先生高兴之余,再吟一句“竹架满园,岂能成林大茂?”林稍一沉吟脱口答:“梅花魁首,何曾从叶先生?”同样用反问句反击,且语意双关,堪称佳对。至此叶先生深为叹服,预料这孩子长大后必将“大魁天下”,特为他改名“大钦”。 
      林18岁时在孙畔乡执教,村里富户孙员外有三个美小姐。大女二女已分别嫁给陈一松(累官工部侍郎)翁万达(累官兵部尚书)。唯有小女羡慕大钦才华与其深恋,但孙员外赚林贫寒,不肯他定亲。那年逢孙员外六旬大庆。陈翁林被邀赴宴。 
     宴席上,大家少不了一番揖让。按旧礼俗。“君父师”为尊,大钦是教书先生应居首席。那时已中进士的翁不仅声名显赫,且比林大14岁,却只能退居次位,很不服气,要林答“对子”。酒过三巡,翁谈笑间说:“眼睛子,鼻孔子,曾(睛)子何为孔子上?”林知讽己,随口应道:“眉先生,须后生,先生不如后生长。”翁用“睛”与“曾”谐音,从人体两种器官说起,隐晦地诘问孔子曾子的地位,来显示自己比林身份和地位都高。下联林用人的眉须生长的先后长短现象回击,不仅字面对仗工整,且寓有后来居上之意,堪称绝妙佳对。    当然为人师表的大钦也明白自己的年龄最小,为了谦恭,一联对过就蹲在椅子上进食。万达见其憨厚可笑,见席上来了佳肴,触动文思,又趁机打趣:“叉手蟹,鞠躬虾,专敬林先生仔”,大钦对曰:“献爪龙,展翅凤,特朝朱天子翁。”兴致盎然的翁又出一对:“龟圆鳖扁蟹无头,满盘尽是壳。”大钦见正上来一碗红鳗,灵感一来便道:“鳝长鳅短鳗有耳,整篮全无鳞。”席上,众人无不啧啧赞其才。
      宴后,孙员外和三个女儿及林翁陈同游桑浦山,到甘露寺拜佛祷福。山上,翁见众小鸟在茂密的树枝上唱着清脆悦耳的歌声,灵感一来,翁念道:“林尾枝摇,鸟小毛稀,欲栖身还须用力。”林片刻和出“山兜水深,龙大角现,未得志暂且藏形。”出于惜才之心,在翁陈撮合下,孙员外随将小女许配给大钦,从此潮汕有了“孙家三女贵”的佳话。 奚落老翰林 
    林大钦20岁中了状元,进翰林院供职。有一老翰林用“东鸟西飞,遍地凤凰难插足。”林随口答曰:“南龙北跃,满江鱼鳖尽低头。”老翰林欲将他奚落,反而被林嘲笑,从此,众翰林再也不敢小看林了。 
     林大钦中了状元进翰林院供职三年后,以“母病”为由辞职南归,来到揭阳榕阳渡口,时近黄昏,林急于过渡,而渡伯抬头一看知道是早已闻名潮州的林状元,想试一试他的才华,便说:“老汉有一‘对子\',若对上,就立刻送你过渡;若对不上,等人多了才一起过渡。”林应允。渡伯随口说出:“南船载西瓜,乘东风送入北港。”林略思片刻,对出下联:“春盒盛冬笋,命夏莲捉往秋溪。”渡伯意在用方位名词后映自己的水上生涯,一听大钦用春夏秋冬对东西南北,不仅铺排十分恰当,且富于生活气息,不禁连声称妙。遂摆渡送林过榕江。
 

作者: 
刘辉钢
来源: 
中华诗词论坛
浏览次数: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