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日昌与容闳

    
     丁日昌(公元1823年~1882年),字雨生,广东丰顺县汤坑人,是中国清末洋务运动的爱国革新家、又系中国清末四大藏书家之一、梅州客家八贤之一。他以牧令起家,官至江苏和福建巡抚,例摄台湾提督、台湾学政、福州船政大臣、钦赏总督衔会办南洋海防、节制七省水师并兼理各国事务大臣。所历皆有政绩,清廉为民,执法如山,秉公办事,力倡西学,培养人才的故事颇多,鲁迅先生曾称赞过丁日昌在江苏严禁淫书一事(《鲁迅全集》卷九第一九七页)。这里叙述丁日昌与容闳派遣我国第一批留学生的故事。 
     容闳(1828年~1912年)生于广东省香山县南屏乡(今珠海市南屏镇),他是第一个毕业于美国第一流大学———耶鲁大学(此校是今美国前总统布什、克林顿的母校)的中国人,毕业后回国。容闳有一个抱负,要“以西方之学术灌输于中国,使中国趋于文明进步之”(注一)办法就是派遣留学生出国学习。可是,四处老是碰一鼻子灰,怎么办?容宏苦苦冥思着。 
     1863年9月,江苏巡抚李鸿章为先行设立上海洋炮局,远从广东催调“留心西人秘巧”丁日昌来沪专办军火制造。(注二)丁日昌当月下旬赶到上海,并与容闳这位留美杰出人材认识了。1965年正月,丁日昌任苏松太道,他还创建中国第一所规模最大之机器制造局,曾国藩需要一位懂机器的人材去美国购买机器,丁日昌介绍容闳,尔后,容闳在上海当译员,彼此十分密切。1865年,丁日昌升任两淮盐运使,容闳也到丁日昌的杨州处任职,在交往和工作中,容闳了解丁日昌这个来自潮州的客家老乡,是清廷官员中,敢于力倡西学,注意培养人才,容闳在江南制造局翻译馆的翻译工作和培养学生,都是丁日昌通力支持,是难得一位具有改革思想的人物,派遣留学一事,容闳首先寄希望于丁日昌。他认为丁日昌“为人有血性,好任事,凡所措施,皆勇往不缩。”(注三)。1867年末,当丁日昌由江苏布政使升任江苏巡抚,容宏闻讯立即赶到苏州谒见,向丁日昌提出自己思考已久的派遣去美国留学教育计划。 
     丁日昌一听容闳详细讲述后,他高兴称赞容闳有胆识,又有宏图大韬的人,他立即表示全力支持。据容闳回忆,当他在苏州公署谈出自己的想法后,“丁大赞许,且甚注意此事”(注四)。当时,丁日昌与容闳两人认真商酌具体的办法,便成为日后照之实行的蓝本:向美国派出留学生初次定为120名,作为试派。此120人又分为4批,逐年递派,每年派遣30人。年龄为12至14岁,留学期限为15年,在美国受完普通教育和专门教育,使之成为具有自然科学或法律等专门知识人才。设学监2人管理,经费由上海海关从税收款项中提成拨给。丁日昌随即又请容闳将这一计划写成奏议文稿,由他送给总理事务大臣文祥。同时,丁日昌又请文祥具名上奏,请朝廷重视。 
     俗语:好事多磨。丁日昌将奏议上报后,不料总理事务大臣文祥居丧不视事,奏议搁在那儿不动。不久,文祥本人身亡,奏议“石沉大海”。容闳闻讯后,多次跟丁日昌说:此奏议完全绝望,计划已成泡影。丁日昌不死心,他多次去找曾国藩提出,曾国藩沉默不表态,丁日昌仍提容闳计划,让曾心中有数。 
     1870年7月,天津教案发生,清廷派曾国藩、丁日昌、毛昶熙等与法国大使谈判。丁日昌从江苏赴天津时,把容闳作为翻译员一同赴津。在天津,丁日昌与容闳见到了曾国藩,把容闳所拟的奏议,向曾国藩反复陈说,曾国藩知道天津谈判他不是法国佬的对手,只要丁日昌谈成,他会把奏议带上清廷,丁日昌答应这一要求,但要曾国藩与他联名写在奏议书上,曾国藩于奏折中有详陈:“上半年在天津办理洋务,前任江苏巡抚丁日昌,奉旨来津会办,屡与臣商议,拟选聪颖幼童送赴泰西各国书院学习军政、船政、步算、制造诸学……使西方人擅长之技,中国皆能谙悉,然后可以图自强”(注五),曾国藩与丁日昌联衔入奏,提请政府采择实行。当这一喜讯传到了丁日昌,丁氏连夜直入容闳卧室,将已入睡的容闳叫起,容闳为此兴奋得彻夜未眠。此番情景,可见丁、容对倡导西学培养新式人才都有急切心情和共同抱负,也反映二人交往深切。(注六)果然,此年冬,“奉旨准奏”了。 
     这样,容闳经过一年多的筹备,1872年8月11日,30名穿着长袍马褂,拖着辫子的中国男孩子(其中有25位是广东籍的,其中有詹天佑),由容闳带领,他们乘上海一艘邮船,远渡重洋去美国留学,开创了我国官费留学的先河。 
     紧接1877年3月31日,丁日昌又与沈葆桢两江总督、吴赞成、李鸿章等洋务派官员联名具奏、福建马尾船政第一批,也是我国近代赴欧留学第一批留学生(严复、刘步蟾等)35人乘济安号轮船出发到英国、法国。 
     容闳前后组织留学幼童4批,每批30名,共120名,是中国近代教育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正因为,是容闳与丁日昌的政治交往和深厚契谊的一种结晶,也由于容闳首倡,丁日昌力促留学计划成功,他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后来,容闳主持的美国哈特福德的中国留学生事务所里,丁日昌的肖像与曾国藩、李鸿章并挂在一起,“教育学童们,把这三人敬奉为他们恩师。”(注七)受到中外有识之士的敬佩。 
     (注一)容闳《西学东渐记》第五章(注二)《李文忠公全集》奏稿卷四第44页(注三)容闳《西学东渐记》第十六章(注四)容闳《西学东渐记》第十六章(注五)《筹办夷务始末》(同治朝)卷82 
     (注六)根据张磊主编《丁日昌研究》一书345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88年出版 
     (注七)容闳《西学东渐记》(湖南人民出版社1981年)附录:《吐依曲尔氏之演讲)
 

作者: 
高强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5.3.24)
浏览次数: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