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人生 永不言败——访潮籍青年企业家张汉龙

    一九八八年,十几岁的张汉龙要去浙江嘉兴南湖参观中共一大召开时用的那艘游船,顺便取道杭州,没想到自此与杭州结下不解之缘,在杭州一住就是八年。杭州虽然美丽,但这地方却记录了张汉龙太多的酸甜苦辣,有成功的喜悦,有失败的沮丧,记录了他从一个幼稚的青年到一位稳健成熟、胸有成竹的企业家的拼搏奋斗的历程和思想跳跃的火花。采访张汉龙,从他那有点传奇色彩的创业过程中,可以感受到他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和重友轻财、豁达大度的处世原则。 
     张汉龙祖籍潮阳市谷饶镇,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小时候因家境贫寒,初中只读了一学期就辍学了,在家乡帮父亲打理一间卖杂货的小铺子。改革开放初期生意比较容易做,小店生意日渐红火。可思想活跃的张汉龙并不满足,总向往外面的精彩世界,十八岁的他东奔西跑地推销起了日用小商品和服装纺织品。因为没有经验,做了一年就蚀本不做了。当时家乡有一家医药经营部招聘推销员,张汉龙不甘寂寞,又投奔至此,与医药行业打起交道来。那是一九八七年,他去了江西、安徽推销药品。在旅途中,张汉龙突然想起小学课本中读到的嘉兴南湖的游船,于是他忽然发奇想,为什么不去看一看,圆了自己的心愿呢?张汉龙为自己安排了一次旅游,他去南湖瞻仰了游船,之后便去了杭州。游览了西湖美景之后,张汉龙到医院去做市场调查,看能否有业务做,没想到一下子就签到了十几万元的合同,这出人意料的收获让张汉龙高兴之余也对杭州这地方越发亲切起来。一九八八年,张汉龙移师杭州推销药品,因为送货上门,服务周到又守信用,在朋友的帮助下,事业发展得很顺利。一九九一年,他自立门户,承包了一家医药公司的经营部,因为当时国内信息不太灵通,他不仅把广东的药品推销到浙江,还把浙江销路好的药品大批调往广东批发,在交易过程中,较快地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到一九九三年,他的公司已发展成拥有九家不同行业的综合性实业公司。不少大学生、研究生也慕名加盟到他的麾下。张汉龙如沐春风,事业如日中天。但因文化基础弱,管理经验不足,被一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忽视了市场投资的风险,张汉龙迅速扩大投资规模,盲目建具有三星级标准的宾馆和餐馆、办工厂、投资组建城市信用社等, 导致用人不当,决策失误,公司面临着破产的命运。当时公司有五千多万元的资产,其中贷款三千多万,如果保留主业,调整结构,苦心经营,公司也可以勉强维持下去,但张汉龙觉得自己受到的打击大太,又感到这样辛辛苦苦地维持太累了,不如撤摊子算了。朋友们纷纷劝他保全公司,并愿意伸出援助之手,可张汉龙说:“我现在还有三千多万的资产,你们到法院起诉我吧,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他认为背着沉重的包袱往前走,不如一身轻松走得快。就这样,公司倒闭,企业破产了。他奋斗得来的产业和高级轿车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回首往事,张汉龙不禁百感交集。“做生意胜败乃兵家之常事,失败可以从头再来,做人要象松树一样不能退色,要永远郁郁葱葱。他又想,朋友是我人生最大的财富,我有那么多的好朋友,何愁不能东山再起呢?”带着这种信念,张汉龙离开了杭州,在全国各地游历了两个月,进行市场调查,最终选择了环渤海地区的经济中心城市——天津做为创业之地。  
     天津离北京很近,到石家庄、太原、济南只要几小时车程,以天津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华北地区的辐射网,因此张汉龙认为选择天津做为二次创业的根据地最为合适。经历了挫折,张汉龙变得更加务实,考虑问题也比较成熟起来。因为自己的文化底子簿,张汉龙在开展业务的同时更注重夯实自己的文化根基。一九九六年到天津之后,张汉龙新组建的公司得到稳步发展,去年营业额达一千多万元。公司还和朋友合作投资一百多万元,开发研制了以西藏特产“红景天”为原料的天然保健品“西藏茶”,他觉得这种产品有销路,又有文化品位,市场会看好,目前正准备批量生产。 
     一九九七年,张汉龙加入天津市潮人海外联谊会,担任付会长一职。天津现有潮人一万多人,联谊会有会员三百多人,同时他还是天津市青联委员、工商联委员、慈善协会理事等,因为他与浙江有着较好的感情,最近又被刚成立的天津市浙江经济建设促进会推选为副会长。张汉龙创业在外,并不经常回乡,但对家乡的事情却很关心。他觉得家乡人有两个观念亟需改变:一是子女越多越好的观念,二是房子越多越好的观念。他认为儿女并不需要太多,是男是女并不重要,最关键的是要给他们一个好的生活和学习环境,把他们培养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对于家乡某些人把田地卖给有钱人盖房子,然后又闲置起来的做法,张汉龙认为很不妥。因为他们村里的可耕土地已经越来越少,如果不再控制用地,以后村里将无地可种。选择出外创业,张汉龙认为自己的路子走对了。 
     谈到未来,张汉龙信心十足,他说过去毕竟年青,经验不足,但挫折、失败的确能锻炼人,相信未来的事业会更加辉煌。
 

作者: 
李文  池骊峰
来源: 
国际日报 中国新闻(2005.5.25)
浏览次数: 
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