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潮籍印尼华工领导人之一吴锡柳

    吴锡柳同志(1918~1953年),普宁市占陇镇坡头村人。1928年10岁时,随其父到印尼苏门答腊棉兰市。因家境穷苦,只能在该地读6年书。高小毕业后,为帮助家庭生活,开始学做木工匠和石匠。这段时间,他深入了解基层穷苦华侨的生活和印尼广大工农群众的困难生活状况,体会到印尼社会的不平等,认识到这种不合理现象必须革除。 
     1942年初,吴锡柳认识了进步人士赵洪品和其他爱国者,便将略有积余的钱,于棉兰市创办大地书店,经营进步书籍,传播爱国进步思想。从此,他全心全意投入到抗日斗争中。 
     1943年3月,日寇占领了苏岛,他立即加入当地华侨反法西斯同盟秘密组织,积极筹备日军占领下苏岛的地下工作。他和王任叔(巴人)是因逃避日寇追捕,跑到家菜园躲藏才认识的,此后一同开展抗日工作。因他讲得一口流利的印尼话、爪哇话、潮州话、普通话、广州话、客家话、厦门话等,无论和华侨群众或印尼老百姓,都能广泛接触,因此他的工作深得华侨和印尼广大群众的支持和帮助。而抗日组织通过吴锡柳和其他战友,保护了王任叔、赵洪品等领导人的安全,保护和巩固了抗日组织核心力量,从而在日寇铁蹄下仍然能顽强地开展抗日斗争直至胜利。 
     1945年8月,日本法西斯宣布无条件投降后,印尼即宣布独立,成立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吴锡柳和王任叔等人,坚决站在印尼人民一边,拥护和支持印尼独立。1947年夏,当时棉兰的印尼人民军为争取民族的解放独立,与英荷军侵略者开战,而棉兰的中国国民党反动派,在英荷的指使下,篡夺了棉兰华侨总会保安队的领导权,充当英荷殖民者的帮凶,镇压印尼独立和打击民主力量。于是吴锡柳和几位同志,便重新组织反保安队队伍,其时荷军已重新占领苏北省各地,他决定化装成农民潜入敌占区。由于交通员的粗心大意,荷军知道他潜入马达山,当他进入该区时,立即被荷军逮捕。在受审问时,不管对他怎么进行威吓和用刑,他坚决否认他就是吴锡柳,由此被荷军监禁,但查无实据,两个月后释放。他一出集中营,就设法逃出敌占区。在王任叔和几位同志商量后,又前往马来西亚,然后回印尼廖内前往武吉丁宜。当时武吉丁宜是苏岛印尼共和军的总部,他把从马来西亚千辛万苦运来的一批武器提供给印尼军队。 
     吴锡柳为印尼的独立解放事业历尽艰辛,因此苏岛的印尼军人、革命组织和老百姓都认识他、尊敬他,都称他为“吴锡伯”。 
     荷兰殖民主义者统治印尼达300多年,印尼成为主权国家之后,1950年,吴锡柳当选为苏岛华侨工农总会主席。而王任叔也成为我国驻印尼首任大使,王任叔在出巡棉兰时,华侨和印尼的社团及朋友聚会热烈欢迎。大会上,吴锡柳当了王大使的临时翻译。许多认识吴锡柳父亲和家属的人,都竖起大拇指,称赞吴锡柳很出色,是吴家的光荣,是普宁人的光荣,也是华侨和中国人的骄傲。吴的父亲和家人都感到十分欣慰。 
     1952年9月,吴锡柳应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邀请,以印尼华侨回国观光团(首届)团员身份回国观光,并于10月1日登上天安门观礼台,与中央党政领导人一起,参加建国三周年大典和阅兵,他感到这是有生以来最光荣、最高兴的事。他在印尼公而忘私地爱国和支持印尼独立的斗争,伟大的祖国是不会忘记他的。 
     观光后,他曾回到阔别25年的普宁县,看望家乡父老,受到县党政和乡亲的热烈欢迎。但他不是殷商和富翁,在印尼是一个革命者,没钱捐助普宁家乡的建设,心中有憾。只能由他先期回北京读书的妹妹吴巧娥,替他买些北京特产送给家乡父老。因为解放后的家乡,父老乡亲还比较困难,最后连他身上穿的那件登上天安门观礼台的大衣也送给乡亲。临别时,家乡的人民欢迎他下次再回普宁,他也表示愿意再回普宁看看。他是那么热爱祖国,热爱家乡普宁啊,谁知那竟是他最后一次回国返乡! 
      他从中国返回苏岛后,更加积极开展爱国工作,极力维护华侨和工农大众的合法权益。特别是1953年春,发生震动苏岛的“丹绒勿拉哇惨案”时,他仗义执言,向日里州长合理提出解决问题的建议,得罪了印尼某些官员,加之国民党反动派乘机挑拨,同年4月16日,他和印尼工农组织几位领导人,一起被强行逮捕,送入棉兰监狱。 
      吴锡柳在抗日反荷斗争中,历尽艰辛,身体就不好了。这次再度被强迫入狱,身体状况更加恶化,经华侨民主派和印尼进步派多方交涉和营救未果。直至垂危时,才准许他到棉兰公共医院治疗,开刀动大手术,由于他身体极度衰弱和出血过多,在同年12月25日,这位爱国抗日华侨战士,坚强的反法西斯斗士,国际主义的杰出人物,中国在印尼华侨、工农群众的卓越领导人———吴锡柳同志,终于饮恨逝世,时仅35岁,英年早逝!遗下双亲和妻室并有子女3男2女! 
     吴锡柳逝世后,灵堂设在棉兰华侨工农总会会所,会所内陈放鲜花和各界送的许多花圈挽联,吊口言者日夜不绝。1953年12月27日出殡那天,送葬者有7000多人,除华侨各社团和朋友乡亲外,印尼方面有各进步团体和朋友,运载花圈有10多辆汽车,他们都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流着眼泪,送走这位最受尊敬的人。 
     此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根据有关部门申请,批准吴锡柳同志为革命烈士,并将《革命烈士证明书》颁发给当时在北京学习的吴锡柳长子吴暹年收存,以慰英灵。

作者: 
陈达民
来源: 
汕头日报(2005.1.2)
浏览次数: 
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