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潮人摄影家杨一信

    

     刺绣摄影难为辨 
 

  飞针走线的刺绣是女人活,可有一位牛高马大的男人疯狂地迷上了它,还把刺绣与自己的摄影艺术联姻,历7年艰辛,终于“孵”出独树一帜的中国针画。    这位男人就是曾以拍摄纽约“9·11”事件闻名的美籍潮人杨一信先生。日前,他携21幅中国针画回乡,将于12月5日至7日在汕头大学艺术学院亮相。11月29日,记者前往杨先生下榻的汕头大学专家楼采访他。杨一信的中国针画其实就是以他的摄影作品为脚本,用针线创作出来的作品。欣赏杨先生的展品,很难相信那是用绣花针绣出来的,绣品《汕头大学新貌》画面湖光旖旎,琼楼玉宇,郁郁远山,光影色彩层次变化丰富自然,几乎与摄影原作一模一样,令人叹为观止。 
 

  大师巨作触灵感  
 

  摄影是源自西方的现代光影艺术,刺绣则是中国的传统针线工艺,“风马牛”究竟是怎样走到一起的?中国改革开放之后,杨一信被老板派驻苏州,负责管理委托内地生产的服装,这使他有更多的机会接触中国刺绣。如何使中国刺绣走出低谷这一问题便时刻缭绕在杨一信的脑际。    1994年,杨一信来到南京博物馆看到两幅精美刺绣珍品——《耶稣受难图》和《美国小姐贝克》,这是上世纪初苏绣大师沈寿的作品,其光影魅力不亚于油画。    大师巨作的魅力震撼了杨一信,困扰着他的问题也似乎有了解决的办法。“中国针画”的概念在他的脑际一闪而过。    杨一信认为,要振兴中国刺绣,首先要看到并恢复其针画的本质,向油画、摄影等其他发展得比较快的艺术门类取经。大师沈寿的作品,证明中国刺绣与西方艺术相结合的可行性。杨一信大胆地提出用针线表现摄影艺术的创意。 
 

  破釜沉舟奏狂曲 
 

  1995年,杨一信辞掉高薪的工作,开始在苏州倾心演奏自己的“狂想曲”。然而,他选择的是艰难孤独的道路。一次次的失败,使他投入的资金和心血一次次打水瓢。几年间,他在美国的3栋房子也被换成现金投进“狂想曲”。困难没有吓退杨一信。他背着一个大大的行囊,足迹几乎踏遍苏州,他必须寻找最优秀的绣娘合作。终于,常州守玉乱针绣研究所所长陈竹青决定跟他合作。 
 

  一朝功成喜若狂 
    1999年,在陈竹青及其门生的合作下,第一幅以传统平针和现代乱针互补创作的摄影题材针画《爱在冬季》经过540多个昼夜终于诞生了。画面上皑皑白雪,大路两旁银装素裹的樱花树,枝干相互交织缠绕着;远处,一对着彩色大衣的爱侣手执雨伞相拥而行。摄影原作是杨一信在日本拍摄。整幅作品整整刺了上百万针,每一条线都要比普通绣线小64倍(约相当于头发的十分之一)。看到几乎与摄影原作一模一样的针画,杨一信和陈竹青师徒欣喜若狂。     杨一信用唯美的思想传承中国刺绣,用激情和责任感焕发针画的光彩。他希望更多人欣赏到这种与时俱进的中国传统艺术。杨一信和陈竹青以苏州为基地,挑选了一大批有艺术潜质的绣娘精心培训,一面传授针画的知识和技巧,一面积极创作。迄今,根据他摄影作品创造的针画有34幅,其中有11幅运到美国,杨一信希望有一天让美国人见识真正的中国针画。 

作者: 
郭维洪
来源: 
潮人杂志(2002.4)
浏览次数: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