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为家乡办实事的陈伟南先生

    认识香港潮州商会会长陈伟南先生以来,虽与之接触不太多,但他爱国爱乡的赤子之心,为人处世的高尚美德,却给我留下了深刻而鲜活的印象。窥豹一斑,记下三几事,藉以表达钦敬之情。  “赚钱就是要花,只要花得有意义就值。”  
   1994年盛夏的一天下午。陈伟南会长冒着炎热的天气来到建设中的潮安县城。他一进县政府临时办公楼,便不顾旅途劳顿,催着县里的领导陪伴他到工地参观。在工地上,陈会长一边细心察看,一边认真聆听介绍,不时开诚布公地谈论个人的观感和建议。当来到县政府办公大楼的建设工地时,他深情地对陪同的县领导说:“凡事起头难,创业更艰难,我愿跟你们一起共度难关。限于我的财力,只能为建设办公大楼捐助200万元,聊表寸心。”会长的一言一行,让所有陪同人员都感到心里热乎乎。陈会长久居香港,对家乡却如此一片赤心,把家乡的建设当作自己的事,怎不叫人感动,叫人鼓舞!  
   参观过后,宾主欢聚一堂畅谈县城建设蓝图。叙谈中,县教育局的刘局长插进话来说:“陈会长,我们计划举办潮安县恢复建制后的第一届学生运动会,敬请你给予大力支持。”刘局长的话刚出口,一时我心里感到很过意不去,急忙说:“会长才给县里捐赠了200万元,怎好意思又请会长帮办运动会呢?”可是,陈会长听了我的话却不以为然地说:“你们都是为了公事,不是为着私事,怎可说不好意思呢?有什么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尽力支持。人么,赚钱就是要花,只要花得有意义就值。边赚边花,边花边赚,就是这么回事。”陈会长的一席话,既使大家再一次感受到他对家乡的一片至诚,又感受到他对待财富的人生哲学理念,是这么开明豁达,这么超然脱俗!随后,陈会长即从香港汇来20万元,支持全县学生运动会如期举行。他还拨冗从香港赶来参加运动会的开幕式。   
  “坐什么位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做事为人要对得起社会。”
  
   一次,市在潮州宾馆设宴招待来自港、澳和海外的嘉宾,我有幸出席作陪。宴会前,我在陪席上一眼望见了嘉宾席上的陈会长,随即向他招手致意,谁料陈会长竟离座来到我身边,并坐下来一起叙谈。说着说着,会长爽快地举起酒杯说个“老柯,我俩干一杯吧!”那怎行,身为嘉宾的陈会长竟然向我敬酒,我连忙站了起来说:“会长,恭敬不如从命,你老人家随意,我便干了吧。”  
   宴会即将开始了,我再三敦请陈会长速返嘉宾席入座,他却亲热地说:“跟你们坐在一起也是一样。”我说:“到嘉宾席入座,这是我们大家对会长的敬意。”此时,服务员也上前来敬请会长入座,至此他才握住我的手说:“其实坐在什么位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做事为人要对得起社会。只要你对得起社会,不管你坐在什么位置,大家都会敬你爱你!”陈会长的话,使我从内心对会长更加敬重。我想,陈会长的话也蕴含着为人处世的哲理,可谓言近旨远,不啻是一则座右铭。人啊,无论你身居何位,是官抑或是民,是大官抑或是小官,首先要问的是你做事为人是否对得起社会,“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就是这么个道理。 
    “钱不多,只不过是一点心意。”  
   陈会长身居香港,心系故乡故土故人,长期以来不遗余力地为乡亲们排忧解难,真不愧如古人所说:“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乡亲们经年累月饮用的是污浊的沟渠水,陈会长说水是生命之源,于是解囊为家乡建起自来水厂,使乡亲们家家户户饮用上卫生的自来水。  
   家乡的村道,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满路,陈会长说道路畅通人气旺,于是他捐资为家乡铺设水泥道路,使乡亲们从此解除了行路难。家乡的老式粪坑臭气冲天,蚊蝇孳生,要“方便”很不方便,陈会长说吃喝拉撒睡都是大事,于是他出资为家乡建起一座座卫生公厕,使乡亲们“方便”起来方便。  
   家乡所在的镇卫生院规模小,设备简陋陈旧,乡亲们看病问医不方便,陈会长说缺药少医不利人的健康长寿。于是他连续赠款修建扩建卫生院,更新添置医疗设备,使乡亲们有病能就地及时得到医治。一次,在与陈会长的交谈中,我不无感慨地说:“会长对乡亲们的关爱无微不至,功德无量啊!听说会长还月月给年老乡亲送慰问金,他们一定十分感激你。”会长说:“钱不多,只不过是一点心意。那么一点钱,老‘咊埠’可买几口熟类丝吸吸,老阿姆可买些糖果带好孙仔而已。”会长的话说得倒也轻巧,但我顿时想起来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古语来,陈会长不正是时时在以自己的种种善举弘扬着中华民族这一传统美德吗?!  
   “大师难得,富人易寻!”  
   1996年,是身居香港的著名国际汉学家饶宗颐老先生的80华诞。1995年年末,在一次与陈会长接触中,会长满怀深情地对我说:“明年是饶老80大寿,你在湘桥区工作,可要重视啊,届时我们一起为饶老祝贺一番!”    陈会长是位言出必行之人。1996年7月,他便在韩山师院主办了饶宗颐学术研讨会,以此隆重祝贺饶老先生的80华诞。此时我已调离湘桥区,无缘参加这一活动。当晚,我登门到陈会长下榻的潮州金曼酒家拜访,我说:“会长与饶老非亲非戚,如此隆重为饶老贺寿,实属罕见,真是难能可贵!”会长说:“饶老是著名国际汉学家,也是潮学研究的倡导人,这是我们潮州人的光荣。你知道,大师难得,富人易寻!”“大师难得,富人易寻”!这简短的八字句,凸显了陈会长敬重人才,崇尚知识的胸臆。无怪乎他始终不渝地倾注心血,慷慨解囊,在家乡大兴办学育才的义举。  
   说起陈会长在家乡办学育才,潮州人无不交口称誉;他不但从幼儿园到大专院校;系列进行连续的捐资,而且其行为方式也很有独到之处。就陈会长捐资兴办潮安县宝山中学的事来说吧,不仅建了教学楼、教师办公楼、师生宿舍、公共食堂,还建起教学实验室、运动场、游泳池,并配置了大批仪器设备、体育器材;他不仅为学校全面购建了教学硬件,还十分注重学校的管理、教学质量,出资聘请具有丰富办学、教学经验的老校长、教师到校参予管理、任教;他不仅不断出资创造优美、和谐、向上的校园文化环境,还时时关注学校的教风、学风、校风,经常挤时间到学校视察指导,定期从精神上物质上鼓励、奖励师生勤奋向上。一句话,陈会长就是把捐资办学作为自己人生事业的一部分,一心一意为着家乡早出人才,多出人才。

标签: 
作者: 
NULL
来源: 
潮人杂志(2002.2)
浏览次数: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