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方耀——兼与黄大斌先生商榷

    
     近拜读黄大斌先生发表于《汕头日报》上有关方耀评价的两篇文章,特别是《回看功过事——答吴流生同志有关方耀的评价问题》一文,深感有些话不说不快,故在笔者所写《方耀新解》的基础上,再谈谈对方耀的看法,以就正于黄先生。 
     评价一个历史人物,首先要将其放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来进行考察,既要全面地论说其功过,更要看其主流,看其大方向。这样才能做到不拔高古人,也不苛求于古人,这早已是史学界的共识。那么,方耀所处是一个什么样的历史环境呢? 
     如所周知,自从英国发动第一次鸦片战争,打开了中国的大门开始,列强的侵凌使中国很快变成一个半殖民地社会。著名历史学家刘大年曾说:“帝国主义统治下的半殖民地的中国是个什么样子的呢?最粗略地描述一下,也会令人怵目惊心”。由于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咸丰年间,英、法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国再次遭到失败。于是,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强加在中国人民身上。割地赔款,丧权辱国成了清政府的家常便饭。英、葡“租”去了港、澳,俄国割走了东北、西北大片土地。同治、光绪年间,中国的处境更加恶化,列强已公开叫嚣要瓜分中国。1867年美国侵犯台湾;1874年日本也发兵侵台;1875年俄国入侵新疆;1883年法国发动侵越、侵华战争;1888年英国进犯西藏……这就是方耀当年所处的大势,史称“边疆危机”。 
     正是在这存亡之秋,方耀实授广东水师提督,专办沿海防务,着力建设广东海防,坚决抵抗法国侵略军,其所部方桂生就是在中法战争中牺牲的。他积极修军备,勤练兵,亲巡港汊,大建炮台,置办新式武器,赢得了“粤有方耀,可高枕也”的赞誉,最后还逝于行军途中。至少,我们切莫淡忘了汕头石炮台还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更切莫忽视了虎门20多座炮台的分量。这是谁也抹煞不了的功绩,应是评价方耀的主要依据。以此而论,陈竞飞先生在《导读》中说是“爱国主义教育的好教材”并无什么不当。这么重要的显著的业绩,可惜在黄先生的两文中都被忽略了,这才是评价方耀的“不当之处”。 
     另一方面,面对残局应如何救国,这在当年的确令有识之士颇费思索。有两种思潮较为突出,一是实业救国,这一思潮形成了洋务运动,我潮的丁日昌就是其中杰出的一位;一是教育救国,在这一思潮的推动下,出现了大办新式学堂之风。方耀就属于后者。难得的是,他充分行使手中权力到处督建、督修乡校、书院,并到处推动筹办校产,为潮汕近现代教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潮汕如此,在惠州、钦州也复如此。怎么能以“最迷惑人”而将其一笔勾销呢?“他不做生意,钱从哪里来?”这话颇为可笑。办教育全部要官员自己掏腰包吗?从清乡收缴的钱财中拨出一部分来办学,又有什么可非议的?限于当时的主客观因素,方耀既不可能如同稍后的改良派那样去走维新之路,更不可能如同后来的革命党那样去革清政府的命。他只能受命于当朝,去做安定社会以至发展生产的工作。他的作为是多方面的,其中最棘手的一项就是“办清乡”。他在《复张香帅书》中说:“数年间,讯结积案数千余起,惩办著匪三千余名,征收旧粮百万余两,起获炮械数千余件,均经奏报有案。”如果无视当年潮汕各地土匪海盗为非作歹,强族恶霸雄踞一方,“抗吞、劫掳、惨屠、活埋者案如山积”,社会极其混乱的情况,那就很难去面对方耀所列的骇人听闻的数字,无法理解卓兴为何宁可辞官也不去捅这个马蜂窝。 
     究竟方耀有没有将清乡扩大化,枉杀无辜,中饱私囊呢?这里,问题不在于那些数据的多少,而在于是否有确切史料。笔者也很希望获得这方面的资料,以判断方耀有多大过失,故一见黄先生“根据本人所掌握的史料”一语,即不禁为之振奋。可惜细检之下,其论据除了《方耀传奇》,就是笔者所引用的清代皇家实录中,那早已被否定了的控告材料,这就未免有断章取义之嫌了。 
     更显见是断章取义者,则莫过于摘抄《方耀传奇》中有关郑色童兄弟清乡开始后还作威作福的章节。明知沙陇案是个特大案件,郑氏家族强霸一方,诚不可力取,明知方耀是欲擒故纵,也明知方耀终于将郑氏家族作恶者一网打尽,这些竟然都可视而不见,那不是断章取义是什么? 
     还必须提醒一句,《方耀传奇》毕竟是一部文艺作品,作者加插了许多于史无征的情节,这固然是文艺作品所允许的,但做学问者却不能不加稽考就拿来当史料使用。例如,黄大斌先生所推崇的黄武贤,书中对其大破玉云庵一节,连皇帝都拉扯进去了,还塑造了黄武贤不惜用美貌婢女去勾引贼秃,以至“兴云布雨乐滔天”的细节,这不是说黄武贤有失于用此“下策”嘛?能信之嘛? 
     为证方耀清乡所办大量是起义农民,黄大斌先生还将许阿梅、陈娘康等农民起义军被镇压之事一股脑儿栽到方耀头上。姑且不论许、陈举事是否可定性为农民起义,而稍有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许、陈起事都是咸丰四年(1858)之事,方耀清乡则要迟至同治九年(1870)才开始,陈为吴均所败,许为文晟所剿,与方耀清乡相去12年之久,只要耐点性子查对一下就不难弄清楚。
 

作者: 
黄赞发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 (2004.11.4)
浏览次数: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