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悲风歌一曲——试析翁万达秉承的潮人文化特质

    1997年,为了创作电视文学剧本《翁万达》[注],我比较系统地涉猎了翁万达的有关史料,脑子中粗略有了一个概貌。 
     翁万达是明代屈指可数的一位重要军事家,被称为嘉靖中叶“第一边臣”。他官至兵部尚书,是潮人出仕的最高官职。从明代至近代,翁万达一直受到赞扬褒誉,大致认为他文武双全,毅勇兼具,刚正不阿,勇于任事,特别在戍边卫民方面,身系天下安危,以雄才伟略叱咤风云,功绩炳耀千古。 
     翁万达的政绩主要在于戍边,从军事家的角度考察翁的行状、谋略和建树,值得颂扬的主要有一南一北两桩边务,南是安抚安南,北是北定鞑靼。翁万达曾任广西按察司征南副使,为对付安南叛臣莫登庸,他提出防备安南三策,以揖让而告成功为上策。莫在翁的感召下,亲到镇南关投降,翁万达不发一矢而定安南,为当时朝野所称颂。但对比起来,北定鞑靼、“俺答封贡”这桩边务,更能体现翁万达谋远虑、一贯主张民族和解的治边思想和促进民族团结的历史贡献。那么,翁万达的内心世界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状呢? 
     翁万达所处的地位,归根到底只能以服从明廷为天职,也正是在执行戍边任务、对抗俺答入侵的战争中,翁万达建立了自己显赫的功绩,尤其在遭家庄之战中,取得了明廷几十年未曾有过的重大胜利,由此擢升为兵部尚书,达到了事业上的最高峰。但翁万达一直所持的贡议,始终使嘉靖帝耿耿于怀,更给朝廷奸相仇鸾之流以进谗的口实,翁万达最终还是逃脱不了悲剧的命运,于嘉靖三十年被黜为民,斥归故里。 
     翁万达的悲剧性命运,在于一直处于一种矛盾的心理状态和社会状态之中,所谓“卧龙跃马,孰是孰非”,入世难,避世也难。翁万达的秉质是文人,但文人武用;翁万达不想打仗,却又不得不陷于沙场;翁万达功成名就,最终仍不为朝廷所容……中庸,潮人素有的文化特质 
     对于潮汕来说,翁万达是一位出生于本土的最具代表性的历史人物,但与这些彪炳于中国史册的名臣骁将相比照,他毕竟又算不得那么璀璨耀眼,那么,如何在既抒写了家乡的一代名人,又在这个人物身上,体现出一种普遍性的意义呢? 
     在一次座谈会上,汕头大学隗芾教授提出一个观点,他认为翁万达身上其实蕴含着一种潮人素有的文化特质———中庸。根据之一是,翁万达居然能在当朝权奸严嵩把握朝政大权的人人自危的岁月里,既能直言不讳地宣扬自己的主张,又能与其相安无事,甚至亲自请严嵩为他父亲翁玉撰写神道碑铭;另一个根据是翁万达虽被固执冥顽的嘉靖帝一再贬黜,但居然能三落三起,在他离开人世后的第六天,嘉靖帝第三次起复翁万达的诏书又送到他的家乡举登村。据此看来,翁万达的确有一套高明的立身处世的谋略,若追溯其思想渊源,当属中庸之道无疑。———隗教授的观点帮我找到了开启翁万达内心的钥匙。 
     中庸是儒家的伦理思想,是不偏不倚、无过无不及的儒家修身养性的最高道德标准,也是一种“矜而不争,群而不党”的和谐心理境界。我认为,隗教授所指潮人具有中庸的秉性,其实是抬举了潮人。因为孔子认为中庸是极高的道德准则,一般人并不容易达到这样的高度。诚然潮人比较容易和谐共处,现今海外潮人社团比比皆是便是明证,但充其量也是较低层次的“中庸”。而在翁万达身上体现出来的“中庸”,则已经达到安邦治国的高度。张弛有度,促进民族和解 
     翁万达善于措置周边人际关系的中庸之道,远不及他措置周边国家民族关系的中庸之道那么大气、泰然和豁达:“自古制驭之道,一张一弛,既持剑拔弩张之势,又施笼络怀柔之术,方能左右逢源,时时立于不败之地。”(剧中翁万达禀奏嘉靖帝之语)翁万达有关俺答封贡疏议的思想,是一种主张民族和解的思想,在当时的社会历史条件下,翁万达的这种思想,无疑是正确的,也是难能可贵的。中庸之道的精髓在于承认矛盾,重视统一,力图寻找防止斗争激化和矛盾转化的条件,从而使斗争双方达到平衡与协调。翁万达正是找到了避免明廷与鞑靼斗争激化的最好媒介———通贡互市,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力主和睦共处,促进民族和解与民族团结。在四百多年前的昏聩不堪的明廷中,有这样一位清醒智睿之士,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弄清这一点,我也就找到了抒写翁万达这一地方性人物的着眼点,让其带有普遍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为了寻找这一主旨,我苦苦思索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一心路历程艰辛而又漫长,但这又是创作历史剧的必经之路。所谓传历史之神,传人物之神,就是要体味和明晰一种能沟通古今的哲理感,并以此显示某一历史人物古为今用的哲学意义。 
     “大树悲风歌一曲”,此歌此曲,是对既往历史的浩叹,也是对未来美好世纪的祈愿。 
     [注]:电视文学剧本《翁万达》发表于《潮声》杂志1998年第2期。
 

作者: 
陈韩星
来源: 
汕头日报(2004.10.31)
浏览次数: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