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泛水 肆意酣歌——浅析张华云先生喜剧的艺术特质

    潮剧老剧作家张华云先生数十年所著八部传统古装喜剧早已结集出版,近日,为张老八秩晋 四荣寿大庆,又举行了“张华云潮剧剧作展演”,这是潮剧史上的盛事,标示着张老作为一 名喜剧专门家在潮剧舞台上已独树一帜。艺术史上无论哪一种艺术类型,能取得成就的,总 是有赖于专门家们的创造和努力。潮剧喜剧创作的鼎盛期,是和张华云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 。 
     中国的喜剧,从俳优、科诨、参军戏等原始形态开始,就把人的天然本性投入这种逗笑的戏 剧形式之中,人类渴求自由、追寻理想的本性通过喜剧而得到宣泄和寄托。从这个意义上讲 ,喜剧是人类自身的战胜者,是自信心、优越感的表现。有人认为,年轻人容易写好一部悲 剧,而不容易写好一部喜剧,这是因为写好一部喜剧,需要有成年人的明察秋毫、烛幽索隐 、谙通世事、洞悉人情等一切人类智慧、成熟的因素,而这一切,正是喜剧创作的天赋才能 。张老一生潜心喜剧创作并获得成功,所赖者正在于此。 
     热爱喜剧的人必然热爱生活,这是张老获得成功的又一个因素。正如张老自己所言,他生在 潮汕,长在潮汕,喝潮汕的水,吸潮汕的空气,吃潮汕土地打出来的粮食和潮汕湖海捕捞而 得 的鱼虾,潮汕的一丘一壑,一草一木,风俗习惯,文化艺术,都已融化在他的思想感情里。 张老的这种思想感情,在他的代表作《苏六娘》中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桃花和渡伯都是性 格爽朗、乐于助人的劳动人民,张老在他俩身上倾注了自己挚爱乡土的深情,他赋以新内容 、新语言的“灯笼歌”、“蚯蚓歌”等唱段,本身就是一幅幅浸染着淳厚山水韵味的乡土风 俗画,张老爱它们的“土气息,泥滋味”,他认为这一切“都很美”,这种对于生活美、人 性美、社会美的大胆肯定,正是喜剧的本质。 
     喜剧又离不开对于假丑恶的揭露,揭露假丑恶和歌颂真善美是喜剧的双翼。《苏六娘》中的 杨子良,《剪辫记》中的林秉金,《双喜店》中的店婆,《判妻》中的何长、黄三,《南荆 钗记》中的巫娇娥、刘迪,他们或好色,或贪财,或势利,或寡情,无一不逆伦理之常,逾 道德之规。张老活画出此类人物的人情世相,继而痛加鞭挞讥讽,正是站在人类崇高精神的 制高点去俯视整个社会和全部人生,从而以美丑的强烈对照表明了自己鲜明的人生观和审美 观。 
     张老的谙通世事和热爱生活,使他的剧作形成了“登山泛水,肆意酣歌”的显著的艺术特质 。摄入张老视野的,不但有潮汕的地理景物诸如韩山、韩江、西湖、荔浦等,更有那饱含悲 喜之泪的情山和恨海;张老肆意酣歌,其笔底波澜所及,那痴情脉脉的六娘,柔情款款的定 金小姐,贤淑娴顺的温良枝和玉洁冰清的牧羊女金花,都无不卷带着山海深情熨贴着观众的 身心。那符合中国戏曲观众传统审美心理的美满团圆的结局,又使人领悟到剧作者那宽容宏 大的气质,领悟到人生乐观、通达、超然的意趣,从而使观众也和剧作者一起,暂时脱离了 自身的环境和地位,满怀激情地去憧憬自由和理想,——这,正是张华云喜剧的真正艺术魅 力之所在。 
     张老的生活道路是坎坷不平的,难得的是张老能够嘻笑着同注定要消失的逆境诀别,又能微 笑着同观众交流自己的生活体验,这种超越剧作本身的精神正是张老喜剧创作的原动力。   
 

作者: 
NULL
来源: 
《铁岭兰香》(张华云先生自选文集)
浏览次数: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