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宁名宦萧麟趾

  清代的普宁虽然还是一个小县、一个穷县,但在雍乾年间,却有两名知县很有名。本文要予以介绍的是其中的萧麟趾。

  根据相关文献而知,萧麟趾字子振,号抚松,山东堂邑人。其四世祖萧瑛为明景泰七年(1456)举人,官至徽州府通判,与官至乾隆初大学士张廷玉有世谊。麟趾雍正七年(1729)在济南参加己酉乡试,以“五经魁”的优异成绩考中举人。其学问、才华受到该科山东乡试主考官、江南溧阳人潘允敏的充分肯定:“雍正七年己酉秋,余主山东乡试,得五经士四人,堂邑萧子子振其最也。”

  雍正八年(1730),萧麟趾带着自己刚刚修订补充的《萧氏族谱》赴京会试。试毕,“携其所修家谱就正于名公卿”。包括有世谊而时任丞相(保和殿大学士)高职的张廷玉以及聊城老乡状元,官居礼部左侍郎的邓钟岳,希望得到他们的提携。

  官居一品的张廷玉,以先祖与萧麟趾之先祖有交谊,更以作为朝廷高官,多次主持乡试、会试,向以衡文公允,爱才如命,而对只有举人身份但有“五经魁”出类拔萃才华的萧麟趾颇为青睐,抹冗接见萧氏,通读其所修族谱,并欣然为之作序。他礼贤下士的谦逊品格让被其称为“世兄”的萧氏感动不已,多年后仍每提此事以表感激。邓钟岳阅读族谱后,也为之作序,对文本予以高度评价,褒赞有加。对族谱中体现出来的信、实、慎、简、忠“五善具矣”格外欣赏。

  当年的会试,身怀奇才的萧麟趾没有中式,但他充满自信,回乡后继续苦读,终于在下一科(雍正十一年癸丑科)金榜题名,被分配到广东省普宁县任知县。因为学问渊博,衡文公正,雍正十一年和十三年两任江南乡试同考官,这在当时是十分光荣的事。

  萧麟趾于乾隆六年(1741)知普宁县事,在任六年,“得士民心,百废且举”。主要的政绩,是“以普邑人文稍不逮,乃壬戌倡建培风塔,癸亥倡昆岗书院,乐育盛心,有加无已。乙丑重修邑志”。此外,还重修普宁学宫、跃鲤桥,倡评“普宁八景”等,他所经建的物件,许多成了今日不同层级的文物保护单位,“八景”如培风塔、昆岗书院等,依然被普宁人妥为爱护。因此之故,后来他被“附祀韩文公祠”,人们以为是理所当然的事。

  萧麟趾擅长古琴弹奏与欣赏,与普宁绅士陈元德结为琴友,时有交流,对于推助普宁清代琴艺的普及与发展,有着重要的历史贡献。

  作为曾获“五经魁”的名进士,萧麟趾在诗文创作与书法造诣上,也自成一格。在普宁任职期间,曾以“八小时以外”的时间,创作了《普阳琴余草》诗文合集5卷,并于乾隆十年(1745)借普宁县志出版雇请雕工之便,自费请人刊刻成版。“两粤鹾政使者、前惠潮嘉观察”,长洲人朱介圭等为之作序,推崇备至,谓“今琴余一集所载虽止蒞普时笔墨,而文章事业之所至,其涯际将于何极。萧子固乎远矣”。同门熊约祺所作序文,也有“爱备览全帙而见其艺文诗赋无体不具,兼有本文章为政绩者,即著经济于文章。希古鸣琴之治,当亦无所多让焉”的赞语。其中“涉普重要诗文”如文之《普宁县志自叙》《建新培风塔记》《灵汇泉记》《马嘶岩记》《寒婆径记》《慧花岩品泉记》《伏虎井说》《桃李公门说》;诗如《祈雨灵汇泉有应志喜》《双溪放舟》《和梅敬亭同学游昆冈书院原韵》《和陈兰畹学长过留将军墓原韵》《和答兰畹月下闻琴赠句》《琢玉轩卞多士》《铁山兰》等,也都选录于乾隆十年版《普宁县志·艺文志》,使未能一读《琴余》原著者也可旁窥其大概。

  忽想起萧麟趾知普已有280年,而其建树犹然在乎世上与人心。这在历史职官中并不多见,于是写作短文略述其事,以为纪念。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日报(2022.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