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宕的人生 奇崛的艺术 ——李开麟其人其画

凤溪水库 (中国画) 50x84cm 李开麟作1990年

  凤凰山被称为潮汕屋脊,层峦耸翠,云雾缭绕。凤溪水库在凤凰山北部,建成于20世纪80年代初,水库北面的老君溜瀑布等景区是不少画家向往的写生胜地。李开麟老师的国画写生《凤溪水库》是庚午(1990年)冬,随汕头画院画家们跋涉潮安凤凰山采风写生,匆匆路过凤溪水库时,见周遭的美景画家不忍忽略,用极短时间将眼前景物,逸笔草草地记录下来,遂留下了这幅简笔写生。

  这幅《凤溪水库》,画家将景物的视觉因素减少到最低限度,每一具体物象的形态仅简化成简单的轮廓线条。画家只把握景物的整体构图气势,将水库近处的管理处、周边的村落大体轮廓勾勒下来,远处的层峦叠嶂,仅寥寥几笔带过,行笔如狂风骤雨,挺劲清峭,奇傲屈拔。画面遒劲畅逸,湧动着一股郁勃之气,隐约似蕴含着别意。

  李开麟老师1908年出生于潮安磷溪,1995年逝世。是一位造诣颇深的艺术家,他的作品师承“海派”绘画风格又能汲古出新,独辟蹊径。为人耿直质朴,不善言辞,不随人俯仰,艺品人品如一。

  1921年,13岁的李开麟考入五年制省立韩山师范图音科,国画师从著名画家王显诏先生。20世纪30年代授业于上海美专王个簃,因擅长画荷花,王老师给他起个“藕堂”笔名。藕堂学业优异,毕业后留校任教,任国画系主任王个簃先生的助教。著名画家陈大羽 (潮阳人,南京艺术学院教授)与藕堂同窗,称赞他:“勤奋用功,生活俭朴,胸无城府,待人诚恳,处处都是我学习的榜样,也深得潮汕籍同学的尊敬。”又说,开麟的写意花卉在当时很出众的,1936年冬,刘海粟校长赴南京举办现代绘画展就选中了他好几幅作品。他的荷花入选了1936年的全国美展。陈大羽教授对李开麟老师毕业后留校任教十分称赞,说:“在当时很不简单。”在20世纪30年代,在赴上海、江浙求学归来的潮汕艺术家中,他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可以大胆地说,在当年百余位赴上海学画青年中,学“海派”绘画而后来能超出“海派”的只有极少的一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李开麟老师!

  可惜老师时运不济!当年,李老师留校任教不久,日寇侵占了上海,李老师只好返回家乡。先后辗转在澄海、潮安多所中学教书。1959年,因“历史问题”被革职,回家乡磷溪务农。白天到田间地头种庄稼、挑粪、挑水,在农村苦熬了二十余载。为了养家糊口,1977年至1978年,到潮安枫溪陶瓷研究所当临时工,搁笔数十年再拿起画笔当画工,暂时离开捡猪、牛粪记工分的苦日子。1979年改革开放,李老师的命运才有了转机,其政策落实过程中还有一个故事呢:

  当年李老师在热心人的帮助下,找到了汕头地委政法委书记李习楷。李书记听完他的诉说后,不久即明确表态:“李开麟先生是一个冤案”,并立刻要求有关部门给予落实政策。当年陪同李老去找李书记的曾松龄老师 (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时任汕头地区文联干部)后来回忆说,在很短的时间内,克服了来自原单位的种种阻力,终于得到落实。后因一些具体困难尚未解决曾拜访过李书记三次。曾松龄老师说:“记得每次登门,李老都是一副木肃的表情,用简短几句话说明来意,每句字数也不多,没有奉承,没有笑脸,每次都坐在客厅破旧木沙发的相同位置上,每次临走李书记都送给李先生一大包纸包的凤凰茶,不肯收就一直劝说收下”。曾松龄感叹地说:“我是目睹者,轻轻几斤茶叶,在我心中十分沉重,我一直记住,思考了十多年。办事的人给求事的人送茶叶!在那些年代,在那个岁月的官场民风里,绝对是凤毛麟角。他让我看到了一位正直的党的领导者对知识分子的关切和尊重!向蒙冤的开麟先生表示歉意的坦荡胸怀!”

  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李开麟老师焕发了艺术青春。1980年他被汕头画院聘为画师,第二年随汕头画院画师赴黄山写生;1983年他在汕头举办个人画展,刘海粟、王个簃、娄师白等为画展题词;1984在家乡磷溪举办父、子、孙三代人画展;1988年国画荷花入选全国花鸟画展;1989年国画“荷花”、“寿桃”二幅作品参加侨乡画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受到国画大师李可染的高度评价;1991年与儿子俊彬应邀赴新加坡举办父子画展,“荷花”作品一幅为新加坡博物院收藏;1992年荷花专题作品在台湾高雄展出,并出版画荷专集;1994年出版《李开麟国画集》,刘海粟为画集题签,陈大羽作序言。

  李开麟老师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而音乐及潮剧编剧、导演等均能,1938年编有剧本《洪厝埔血案》和《都城喋血记》,1949年他又移植《白毛女》为潮剧,集编剧、导演、作曲、舞台美术于一身。他的诗、书、画、印均造诣精深,曾松龄老师在李老的画册前言中说:“李开麟老师继承了‘海派’的艺术风格和绘画技法……笔墨特点以‘清、古、奇、怪’著称,构图奇特、险绝而稳当,画面留下大片空白而不空虚,令人叹服。”又说,“他笔下的浓墨黑而通透,凝聚又生动,他的淡墨层次丰富,浅而不薄,用笔雄浑而不飘滑。”晚年作品已经脱离海派,出现新的艺术面貌:艺术达到追求力趋凝练、简约、险奇屈拔,以少见多,内涵深邃的境界。

  李开麟老师的跌宕的人生经历,造就了他独特的艺术品格,透露出画家顽强意志和百折不回的精神。例如,他画《松树》的作品,描写经风霜而挺立的形象,笔墨简洁,意义深邃,丘金峰先生说“简直是画家性格的写照。”,“牡丹本是富贵的象征,而在先生笔下却表现出奇傲屈拔。”他的作品还常出现秋雨中的残荷、屈曲而后迸发的花卉,似是对乖蹇命运的抗争精神!细品其画作,作品的内涵如此丰富,在当今画坛是不多见的。画家在“对生命本质的诠释中,展示了一个宽阔的胸怀所蕴含的气势,展示了一个智者强大的精神状态”(曾松龄老师语)。

  李老师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多年了,他的作品是我们岭东绘画的一份宝贵文化遗产,他那“曲高和寡”的艺术,相信会获得越来越多的知音,越来越显示出其独特的艺术价值。

作者: 
郑振强
来源: 
潮州日报(2022.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