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南社诗人吴沛霖: 诗成愁对破山河

民国二年(1913)三月吴沛霖参加南社时候的入社书。资料图片

吴沛霖居所“人隐庐”,虽历经百年岁月沧桑已然破旧,但门楣顶上红底黄色的“人隐庐”三个大字,尚清晰可辨。 吴晓峰 摄

  人物小传

  吴沛霖(1884~1925),字泽庵,揭邑磐溪都双山(今揭阳市揭东区桂岭镇双山村)人,先后就读于韩山学校、榕江师范。1902年,吴沛霖继二兄吴汝霖之后,考取晚清秀才,时人称“兄弟双秀”,后就读两广优级师范学堂,曾赴新加坡,执教于端蒙学堂。辛亥革命后任教于揭阳榕江学校。1911年与兄汝霖等在故乡双山村创办守约学校,任校长。1913年加入南社。1920年到汕头执教于礐石学校。1925年病逝,有《泽庵诗集》遗世。

  兄弟成“双秀”

  从榕城区往西几十里,就到揭东区桂岭镇双山村,因村子背靠石母山和俨摩岽二山,故而得名“双山”。石母山麓多长有参天松柏,历经岁月风雨洗礼,依然傲然屹立。

  清末民初,石母山下有一户人家,养育了一对秀才兄弟,被邑中举人郭玉龙喻为“石母双松”。这对兄弟便是吴汝霖、吴沛霖,他们晚年将居所取名为“人隐庐”,百年岁月沧桑,居所已然破旧,但门楣顶上红底黄色的“人隐庐”三个大字,尚清晰可辨。

  吴沛霖是吴汝霖之五弟,兄弟俩相差18岁。吴汝霖(字雨三)于1890年考中秀才,一生从事教育,被誉为“桃李尽属公门”,及门弟子不下千余人,当代揭籍书画名家孙星阁、郭笃士均为其及门弟子。吴沛霖年小时跟随兄长往各地,虽为兄弟,却堪比父子。汝霖对他,是亦师亦友。沛霖曾自称,昔年“随兄同往邑中,课读五经、古文,日抄国语一首,颇能领解义训”。汝霖迁馆几处,沛霖均“随之往”。沛霖其学其艺皆受汝霖影响,《泽庵诗集》姚秋园所撰传云:“泽庵性耽诗,尤善画梅花山水,其源皆出自雨三” . 1902年,吴沛霖考取晚清秀才,一门双秀。沛霖与汝霖兄弟二人感情笃深,在诗文书画上相互砥砺,书画皆名满闾里,汝霖善于画兰,沛霖精于绘梅,时人称“兄弟双秀”,又据兄弟的为人处世,以晋代的陆机陆云喻其兄弟,称“双山二陆”。

  揭阳知名学者孙淑彦在和记者谈及“双山二陆”的书画成就时这样评价:“泽庵的画,源出自乃兄雨三,中年浸淫醰醉,冥心孤往,写自家性格胸襟,故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论。兄善画兰,弟善画梅。他们的画,都属脱略形似,重视神韵的‘文人画’。雨三的兰,寥寥几笔而韵味可见;泽庵的梅,大有《梅花喜神谱》墨韵。”

  据孙淑彦先生介绍,1987年,“双山二陆”的后人吴植添先生来到揭阳县博物馆,称愿将其先祖吴汝霖、吴沛霖昆仲的部分书画作品捐赠给公家收藏。随后,他与县博物馆馆长王云昌先生同往桂岭镇双山“人隐庐”,接收“双山二陆”作品共16件,珍藏于博物馆,这种化公为私的精神,令人称道。

  参加南社:欲凭文字播风雷

  南社是一个在中国近现代史上产生过重要影响的文化团体,于1909年11月13日,由柳亚子、高旭和陈去病等人发起在苏州成立。南社以文学鼓吹反清革命,提倡民族气节,与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互相呼应,成犄角之势,一时京、沪、苏、浙、湘、粤甚至南洋等地不少报纸,都为南社社员所掌握,为辛亥革命做了非常重要的舆论准备。柳亚子当年曾不无自豪地说:试看今日之报界,都是南社人的天下。在辛亥革命以及“二次革命”和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的斗争中,不少身为同盟会干部的南社社员,直接领导或参与了武装斗争,甚至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为中华民族的复兴,谱写了壮丽的一页。

  1913年,吴沛霖经高吹万、姚石子、高天梅等人介绍,加入南社。他提出“士之所贵者,在气节不在才智”,并积极撰写诗文,以笔当枪,活跃在中国舆论的舞台,南社《南社丛刻》《国学丛选》中频频出现了揭阳吴沛霖(泽庵)的文章。他也参与以高燮为代表的南社成员开展的《关于民国学术与文学重建》的大讨论。山东大学教授、南社研究家孙之梅教授在其著作《南社研究》中论道:“国学商兑会的另一个论题是韩愈,论者为广东揭阳的吴沛霖和高燮。……此后姚光也参与了讨论,……商兑会的韩愈之论,涉及秦汉唐宋明清及当代散文,涉及道与文之关系,就其讨论本心,不能排除其总结古代的得失,为共和国的散文提供借鉴的动机。”

  其时,吴沛霖与南社发起人之一高天梅的酬唱也成为一段佳话,他们被誉为“南北二枝梅(吴沛霖号梅禅)”。1912年高天梅作诗《寄吴泽庵》:“揭阳吴子振奇士,文笔诗才画复工。千里闻声擅三绝,相思何奈蓼花红。”吴沛霖和《赠钝剑·用钝剑见赠韵》曰:“大笑狂呼高剑公,新诗吟就夺天工。会当携酒乘风去,醉取梅花两朵红。”吴沛霖诗文也得到高天梅的叔叔高燮的称许,称其“七律奇气横溢” ,这也是吴沛霖的诗书画走出揭阳、走出岭南后得到的诚挚赞赏。

  创办守约学校:守先待后,约礼传文

  1910年,吴沛霖与其兄吴汝霖、龙岭乡卢通诵等筹创石母守约学校,越明年(1911)学校开学,吴沛霖为首任校长,集和十三乡(村)及白塔、玉湖、新亨等地学生慕名而至,学校共设5个班,学生近200人,有教职员工12人。吴沛霖为学校题写了冠首联:“守先待后,约礼传文。”

  吴汝霖、吴沛霖虽为晚清秀才,但其思想却走在时代前列,深明“育才造士,为国之本”之理。他们办学开启民智,嘉惠一方,在学生中播撒下追求真理、追求民族独立进步的点点星火,这点星火,指引了一大批学生勇敢向前,最终成长为国家民族利益而奋斗的革命人才——王猷建(1894~1976)揭东桂岭客洞村人。早年就读桂岭双山村石母“守约学校”,后毕业于燕京大学。1924年创办汕头民强中学并任校长。抗战时期任国民党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的秘书,期间往南洋募捐抗日经费,著有《南洋考察记》;十九路军解散后,王猷建与蔡廷锴游历西欧并著有《游西记》。后定居香港,任香港《大众日报》经理。让乡民深感其德的是,1935年农历六月二十九日,国民党何宝书部属廖营长带领大队人马到客洞村一带“清乡”剿共,并抓捕31个乡亲囚禁于榕城。王猷建闻讯后,从香港赴揭阳面会何宝书,极力担保,使被捕乡亲终获释放。

  吴让教(1907~1931),桂岭双山村人。1924年在石母“守约学校”参加共青团,1927年加入共产党,在白塔金沟学校、小北山一带参加游击活动,曾参加著名的汾水战役。

  吴龙光(1912~1995),又名吴刚,桂岭双山村人。石母“守约学校”毕业后,吴龙光就读榕江中学,期间参加共产党。毕业后先后在澄海、南侨、龙山中学,以教书作掩护,搞地下工作。后赴柬埔寨、泰国等地,从事华文教育和抗日工作。新中国成立后任暨南大学华文学院副院长。我们在《瑞联村革命斗争史》中查阅到吴龙光1938年在瑞联村南侨二校参与革命斗争的事迹……

  守约学校至1941年迁至大头岭集义祠办学。1948年4月20日,中共潮揭丰边县委在守约学校旧址召开为期7天的扩大会议,6月上旬,叛徒周彬引来畲下联防队及国民党洪之政部数百人,围剿双山村的揭丰边县委机关,放火烧毁房舍,守约学校被毁。

  改革开放后,双山乡海外侨胞、港澳同胞、在外工作人员等热心人士合力捐资在守约学校旧址重建新校舍, 1982年,学校落成时,改名为“双峰学校”。揭阳书画名家郭笃士书联为贺,联曰:“博学以文,富而好礼”,并跋:“先师吴雨三先生与其介弟泽庵先生依双峰古寺创建守约学校,嘉惠一方。沧桑卅载,屋宇荡然。兹者乡中侨胞集资重建,奂然旧观。彰前流后,洵称盛事,谨集鲁论为联,奉书志庆,并质大雅。”

  吴沛霖所处的时代,正是清末民初社会大转局之际,列强侵略,内忧外患,民不聊生,他忧国忧民,坚守着民族气节,并以笔当枪,用诗文书画揭露社会的黑暗,唤起民众的觉醒。正如揭阳知名书画家胡天民先生在《集吴昌硕诗题吴泽庵先生画梅》中所写的:曾伴梅花宿涧阿,诗成愁对破山河。此中别有真天地,清气乾坤出啸歌。

  这真切地概括了吴沛霖的人生际遇,也是其艺术成就的评价。

作者: 
蔡幼芳,吴晓峰
来源: 
揭阳日报(2022.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