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知耕读传人隐,更有文章在涧阿 ——吴雨三先生其人其事

吴雨三精于画兰,曾题自作《墨兰》诗:“画兰不可多,多则画成草。数叶两枝花,依稀自然好。”这也是他对书画的见解。

  吴雨三,名汝霖,字雨三,1866年出生于揭邑磐溪都(今揭东区桂岭镇双山村)。童年家贫,其父吴邦士在邻乡新亨墟以写灯笼为生。雨三幼时随父于店中帮写灯笼,与书画结缘。稍长,勤读书史,期入仕途。光绪十六年(1890)考取秀才,自此执教潮汕各地。5年后,至潮郡金山书院师从岭东教育改革家温仲和,一年后返梓,再执教各地。光绪廿九年(1903)参加乡试,文章优异,知县李滋然拟取为第三名。复核时,广东学政朱祖谋见其文中有“改良进步”之句,遂不取。雨三自此无心仕途,从教终老,曾执教于揭邑榕江书院。1917年美国浸信会聘其至礐石,担任汕头礐石中学(男校)、正光中学(女校)国文教席,并教授来潮汕的美国浸信会男女传教士学习中文。

  在中国传统四君子梅、兰、竹、菊中,兰花象征了一个知识份子的气质,孔子称兰花“王者之香”,屈原有诗“滋兰之九畹”“树蕙之百亩”,郑板桥的“横涂竖抹千千幅,墨点无多泪点多”,无不体现这一特质。据可考资料,潮汕地区现存最早的绘画墨迹是潮州枫溪人、明代万历进士吴殿邦所绘一幅墨兰,有清一代,潮汕地区画兰名家辈出,道光时期梅岗都陈寮村秀才吴应凤,画兰名震京华。吴雨三犹喜兰,以画兰为主攻方向,10来岁就开始临摹吴应凤的作品。其居汕头礐石时取室名“在涧庐”,除了地点确实在小礐石山涧外,更寄托了他“空谷幽兰”的避世心态。

  家世卑微的吴雨三,本期望通过科举博取功名光宗耀祖,怎奈生逢乱世,只好选择无道则隐,故其室名曰“人隐庐”。他执教终生,清贫守节,晚年隐居山野,耕读传家。揭阳艺坛名家胡天明先生有联赞其曰“但知耕读传人隐,更有文章在涧阿”。

  而在坊间,至今仍流传着有关吴雨三的轶事。

  据1985年出版的《揭阳文史》第二集记载,辛亥革命后,吴雨三受聘到榕江高等小学堂(揭阳一中前身)当教员,在当时可算是半个乡绅。但他是受过生活贫苦煎熬的人,仍秉持勤俭节约,每次从家中回校,总是赤脚走路,而将鞋子、袜子卷成一个小提包,直行至西门钓鳌桥边一家杉行,才驻步在溪中将脚洗干净,套袜穿鞋,赶赴学堂。有一次,吴雨三从家中返学堂路上,后边小贩挑担匆忙赶路,见他没有让边走,又眼见他赤脚赶路,衣着简朴如乡间农夫,便厉声怒斥吴雨三为其让路。吴雨三面不愠色不改,气度儒雅,默然款身相让。小贩存疑。后来,小贩探明他乃榕江高等小学堂教员,自觉失礼,便提着礼物到学校向吴雨三道歉。吴雨三礼让,亲送其出门。

  吴雨三任教国文和图画两科,作画的用具破盘、烂碟、秃笔、残砚,还是他父亲的遗物。有些顽皮的学生无礼地指着他叫“写灯笼的”,他的回驳也只是红着脸连叫着“啐!啐!”

  吴雨生惯以和睦乡邻为重。据1987年出版的《揭阳县桂岭区志》所记载:桂岭镇双山村与龙岭村毗邻,古时以一条名叫“双龙溪”的小溪为界。双龙溪便是两村村民农业灌溉的唯一水源。旧时相近乡村间常因农田争水之事发生械斗,给村民造成极大的财产损失,也带来生命威胁,影响非常恶劣。1922年,双山乡民在迷信者的蛊惑下,认为双龙溪流向碍于乡村风水,必须改动溪水流向,于是便成群结队跟随“同乩”到面前洋插改双龙溪标杆,以正乡村龙气。龙岭乡民见双山村村民声势浩荡执意孤行改溪,于是立马组织村民准备作出武力对抗。双方隔溪相峙,气氛紧张,一场械斗一触即发。在此千钧一发之际,闻讯赶来的吴雨三挺身而出,躺滚在工地上,以身阻拦双方村民的冲突。随后,吴雨三一声一泪劝求乡民:“双龙溪历来是咱们二村公用的灌溉水源,如若改溪,也应是双方协商妥当,若不听我规劝,可先打死我。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两村和睦相处,不忍看到双方相残的惨剧!”众乡亲皆受感动,便停工而归。一场无妄之灾方不致发生。

  值得一提的是,吴雨三十分器重的二女婿许士翘(1896~1973),是泰国归侨教育家,揭东玉湖浮山人。1912年,许士翘金山中学毕业后,曾执教于汕头礐石小学,1927年赴暹罗曼谷“暹京新民学校”任教。1933年受“新民学校”委托,许士翘带领60多位华侨弟子,到汕头创办“暹京新民分校”,任校长。1938年,因抗战爆发,泰国交通中断,汕头“暹京新民分校”被迫停办。1946年至1949年,许士翘任揭阳真理中学教师,1950年调任揭阳一中总务主任。许士翘晚年曾写过一诗赞其岳翁吴雨三先生,其诗云:“赞我翁笃于仁,抱璞而含真。虚怀深若谷,和光睦四邻。文登秋闱选,书成踵右军。兰香标翰洁,涧泉处独清。神交秋水外,自觉慰平生。友于敦手足,倡随并贤荆。峥嵘儿女辈,成材自陶均。噫呼嘻!我翁吴先生,人称翁是双峰灵秀所钟毓,我谓双峰得翁德艺以扬名。”对吴雨三作了高度评价。

 

作者: 
蔡幼芳 吴晓峰
来源: 
揭阳日报(2021.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