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仕学与《天后昭应录》

  李仕学,字亨敏,一字松亭,别号逊斋,又号无痴道人,清代早期揭阳著名学者。关于李仕学生平,历来方志语焉不详,后世学者又疏于考证,以致时有错漏。近期,在榕城木坑宫前李氏族人手中得阅旧抄本《李氏族谱》,中录有李仕学家传及李仕学文章多篇,对于了解李仕学生平意义重大。为讨论方便,兹将李仕学家传全文收录如下,以飨读者:十六世祖伯考修职郎讳仕学,字亨敏,一字松亭,别号逊斋,又曰无痴道人,名印私谥献节公。伊邺公冢子,林孺人出。揭阳县在城攀龙坊木坑宫前人。十四岁,康熙四十四年乙酉翁宗科考进泮。四十六年丁亥樊宗岁考取一等,补谢志远缺。四十八年己丑娶室。五十一年壬辰丁母艰。五十八年己亥捐贡。雍正八年庚戌,授新会训导。十年壬子,调崖州训导。十二年甲寅,丁父艰回。乾隆六年辛酉,补顺德训导。二十一年丙子,升直隶天津府经历兼司狱司理、长芦盐院知事、加三级。二十八年癸未,奉旨准归田离任。二十九年甲申九月十三日,自天津起程,由南京江西登舟,至吉安府万安县百家村关口致疾在舟。十二月十四日卯时,归于官舱。三十乙酉正月到家。生康熙三十一年壬申十月十八日巳时,卒乾隆二十九年甲申十二月十四日卯时,享年七十三岁。改合葬揭阳县官溪都赖畔乡双分港检头。粮田一列。三穴,中穴葬亨敏公、沈孺人、关孺人。左穴葬伍男渤长公、方孺人。右穴葬六男卫长公、柯氏妈。公有《逊斋诗稿》《逊斋诗选》,纂有《初学艺引》。衔载入府县志例。

  该传详细描述了李仕学的人生历程,有几点值得注意:一是李仕学生卒年问题。依族谱,李仕学生于康熙三十一年(1692),后于乾隆二十八年(1763)“奉旨准归田”,乾隆二十九年(1764),归乡途中在吉安府万安县百家村关口因疾去世,享年七十三岁。二是李仕学著作问题。除了为学界所关注的《初学艺引》外,李仕学尚有《逊斋诗稿》《逊斋诗选》二种诗集。可见,李仕学在诗歌上颇具造诣。惜其诗集仅见族谱记载,尚未见刊。刘业勤《揭阳县正续志》及温丹铭《潮州诗萃》均收录其五言律诗《梦蓝田》一首:“寂寂蓝田墟,青青松柏树。遥遥千里心,昔昔北山路。山木日以高,游子日以暮。遄归未有期,梦里频趋赴。觉梦知何日,春航鲜来渡。萧萧鸣枥下,惊是恋栈误。不及山中人,年年上邱墓。积此一寸心,老病常交互。”其诗歌风格颇近杜诗,孙淑彦先生评其曰:“诗也可诵,以沉郁缠绵取胜。”三是李仕学出身问题。历来学界一般认为其为“廪贡”出身,张擢士、钟元棣等纂修的历代《崖州志》也认为李仕学为“廪贡”,实际上,时年仅14岁的李仕学在康熙四十四年(1705)就已经考取秀才,在康熙五十八年(1719) 通过捐纳取得贡生资格,并于雍正八年(1730)授新会训导开始进入仕途。这说明,李仕学的身份并非“廪贡”而是“捐贡”。需要说明的是,在担任顺德训导期间,李仕学还推动建设县学修业堂,为推动当地教育事业做出了贡献。

  李仕学才华横溢,“多才多艺,能文善诗”,著有《初学艺引》23卷,入《四库全书总目》杂家类存目。《初学艺引》分六引,即文引、诗引、书引、画引、琴引、棋引。民国初年,揭阳邢万顺书局曾全部刊印《初学艺引》,惜今仅存《文引》5卷,《诗引》3卷,《书引》4卷,《棋引》2卷。虽《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言是书“本为初学游艺而作”,但是就其内容而言,《初学艺引》在体例、校勘、考辨等方面成就颇高。彭妙艳先生评其曰:“《初学艺引》是一部具有创意的著述,于是才能在浩如烟海的书籍中,被眼光甚高的编者选中,为揭阳文界赢得一份光荣。”

  然而,李仕学的成就不局限于此,他在民俗学研究上同样成就斐然,成书于乾隆十五年(1750)的《天后昭应录》则是一例。《天后昭应录》是一部研究妈祖信仰的重要文献,较少为潮籍学者所关注。该书由海阳人林世   令其子林梦龙编辑、其外甥李仕学参校而成,为林世   在福建龙岩任上所刊。李仕学将此书赠与霞漳候选知县吴登培,吴氏得以重刊此书。惜《天后昭应录》原本已佚,厦门市图书馆及台湾北港天后宫各藏有吴登培重刊本一部。

  《天后昭应录》的纂刊缘由载于该书卷首林世    序、李仕学跋、林梦龙序。该书编撰的缘由大概有三:一是祖籍地的情感。林世    在《天后昭应录》序中称其祖上来自福建莆田,故在书中自称“吾莆”“海阳龙溪裔嫡孙”。李仕学在《天后昭应录》跋中也称其祖籍为莆田涵江白塘李氏。林世    与李仕学为舅甥关系,加之祖籍均为福建莆田,而莆田又是妈祖信仰的发源地,或许出于祖籍地的情感,他们才合力纂刊成书。二是感恩妈祖的庇佑。李仕学跋云:“余少好游, 由恶溪溯闽滩,经章贡,下惶恐, 达彭蠡,入溢口,沿西塞,上襄城……而行李屡出,绝无戒心者,此何以故?盖皆仗我涵江故里天后圣灵之所庇辅,故能侥幸于不测之渊以保微躯也。”林世    也认为其“驾三江而跨五湖,闽滩、浙水、黄河、渤澥,凌波若坦途”的宦途生涯,深受妈祖佑护,“荷恩孔多”。在妈祖大爱精神的感召下,刊行广布此书。三是觅得底本。依照林梦龙序言,林世    于京师中拜访闽地族亲“都谏先生”,见其案上存有闽僧照乘所刊《天妃显圣录》一书,而此书“粤海人家少有藏本”,弥足珍贵,因此乞赠回梓,共宝传之。因该书在编纂上存在诸多瑕疵,故催生重新编纂之念。

  诚然,如林梦龙所言,《天后昭应录》是以《天妃显圣录》为底本改编而成的,《天妃显圣录》因前书未备,且编者照乘“不娴忌讳,编次未妥”,林梦龙乃受父命,续编该书,“乃抄录令典”,校梓该书。适逢时任顺德训导的李仕学游访龙岩,林世    命李仕学做最后编辑,“使董其事”。可见,《天后昭应录》最后由李仕学“虔心考订”而成。需要说明的是,林梦龙、李仕学在编校过程中所使用的《天妃显圣录》并非原本,而是康熙六十年至雍正二年(1721~1724)之间重修本。

  《天后昭应录》较《天妃显圣录》内容略作增补,体例上做了较大调整。全书分首、上、下三卷。首卷内容为清朝制诰御书祀典,上卷为历代诰敕祭典,下卷为天后本传圣迹。首卷前编次序跋,依次为林世     、李仕学、林梦龙三篇新序,以及林尧俞、黄起有、林兰友、林麟焻、林嵋五编旧序。序跋之后刻妈祖绣像和湄洲岛图。首卷较《天妃显圣录》增补了雍正十一年八月十三福建总督郝玉麟奏折,呈请朝廷完善地方官主导的祭祀制度,并且“其祭祀动用正项钱粮,造册报明户部核销”。但卷首却不录《天妃显圣录》重修本一书中康熙五十九年(1720)海宝、徐葆光奏疏。上卷和下卷内容与《天妃显圣录》重修本相差无异,仅增加部分个别考证。

  《天后昭应录》一书是研究妈祖信仰的重要文献,也是李仕学等人对妈祖文化传播所做出的贡献,对此后妈祖显圣资料的编撰影响颇大。当然,其思想主要体现了地方官绅对中央皇权的认同过程。

作者: 
欧俊勇
来源: 
揭阳日报(2021.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