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正气留人间

陈卓凡全家(摄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

  我的姑父陈卓凡是著名爱国民主人士,他积极抗日。黄羡章在《潮汕民国人物评传》中称他为“潮汕首席爱国民主人士”。

  我家祖籍浙江绍兴,祖父诸翼臣上世纪20年代从浙江来汕创业,整个家族在汕头共和路葆华里安顿下来。祖父有5个女儿2个儿子,陈卓凡夫人诸霭仁便是我二姑妈。二姑妈年轻时端庄秀丽,为人温和贤淑,仁慈大度。因共同的理想和志趣,她与二姑父于1929年夏天在上海结婚,婚后,在二姑父创办的上海南强书局担任助手。

  姑父是澄海樟林塘西人,早在日本留学期间,便与彭湃、李春涛、杜国庠、杨嗣震、王鼎新等人组织了“赤心社”,传播进步思想,1924年回国后,经彭湃介绍到海丰工作并参加彭湃领导的海陆丰农民运动,开始随同国民革命军东征潮汕一带。1925年,受周恩来委派,任揭阳县长。他是中国农工民主党创始人之一,抗战爆发后,他公开拥护共产党抗日统一战线政策,致使当时九县国民党书记长联名上书蒋介石,称“潮汕地区快给陈卓凡赤化了”……

  抗战胜利后,姑父和姑妈回到汕头,我们整个家族几十人同住在共和路葆华里,住的房子有两层楼高,1-4号连接在一起,面积近1000平方米,建筑风格别具一格,前有阳台,后有露台,入门走廊通道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盆景,一到花期,醉人的清香弥漫整个大院。家族里的长辈来自绍兴,小时候我常常听到大人们口中哼唱着绍兴戏。而姑父陈卓凡喜爱潮剧和潮州音乐,那时他还收藏有一些潮剧和潮乐唱片。1946年,家里安装了一部号码为“1729”的陈卓凡私人电话,那时整个汕头市私人住宅电话还不足30部。

  姑父是一位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对家乡人民和亲人怀着深厚的感情。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便离开人世,遗下年幼的我和母亲、姐姐3人,姑父姑妈对我们孤儿寡母关怀备至,照顾有加。从上世纪40年代后期,诸氏家族成员陆续离开汕头,到浙江、广州、香港等地发展。新中国成立后,姑父也在广州参加人民政权的建立和从事统战工作。由于当时我们年龄尚小,只能暂时留在汕头。离别时,姑父姑妈千方百计安顿好我们母子的生活,还给我家留下一架“胜家牌”缝纫车,成了母亲做手工维持生计的工具。

  到广州后,姑父还时刻关心着家乡的情况,念念不忘在潮汕的骨肉亲人,每年总要托人或邮寄一些物资接济我们一家。上世纪60年代末以后,由于工作关系,我经常要到广州公干,每次到姑父家拜望时,老人家总十分关心潮汕地区的情况,每次都饶有兴趣地询问起家乡的发展建设、农田生产、收成等状况,有几次还特别向我了解澄海韩江水利桥闸的建设情况。平常在家里,老人家还要求家人必须说潮汕话。他和姑妈对5个儿女教育严谨,并以自己的言行为晚辈树立榜样。

  姑父一生匡扶正义,正气凛然,乐善好施。他千方百计、尽心尽力抚养烈士遗孤、赈济灾民、营救革命人士。湖北黄梅人杨嗣震烈士上世纪20年代中期在海陆丰、潮汕一带从事党的秘密工作,1927年8月被敌人杀害后遗下3个年幼的儿子,对烈士遗孤,姑父视同己出,定期寄给生活费用,直到他们长大成人;1936年,彭湃烈士的儿子、少年彭仕禄在潮汕流浪,被国民党潮安当局逮捕囚于监狱,姑父想方设法、四处奔走,将其营救,送至其祖母身边,并派人将其祖孙俩护送到香港;抗日战争时期,姑父在丰顺汤坑担任广东省潮汕地区行政督察专员时,拒收当地恶霸徐名东的家人送来的若干斤黄金,惩治了这个无恶不作、人称“三脚虎”的土豪私枭,被当地群众称为“包青天”,陈专员惩治“三脚虎”的故事迄今仍在丰顺地区流传;抗战胜利后,姑父设法营救了一批中共党员和进步青年……姑父还非常热心教育事业,新中国成立前,他看到家乡澄海苏北一带没有一家完备的中学,遂于1946年倡议创办了苏北中学;移居广州后,上世纪50年代初期又在广州创办了新潮中学(即今广州市九中前身)。

  姑父虽一生经历颇多,但自始至终保持一颗拳拳之心,到了晚年仍非常热爱生活,爱好养花和书法。1976年3月29日,姑父因病去世。

  回想姑父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他以不屈不挠的精神,为国家、民族和家乡作出了很大贡献,他的爱国情怀、革命精神和高尚品格将永远铭记在我们后辈心中。

作者: 
诸长宁
来源: 
汕头日报(2021.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