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宗颐先生的家国情怀 ——读《选堂书札——致曾宪通》

  潮州饶宗颐学术馆正门的左右两侧,刻着饶宗颐先生的诗句“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饶老在接受采访时也多次谈到这两句诗。他说,“万古不磨”,就是他常说的“三不朽”,即立德、立品、立言;“中流”是指水的中央。大潮中,要有定力、有智慧、有忍耐,要保持一种“自在心”。也就是说,要先立德、立品,再做学问、做艺术,要立足学术主流,追求博大而深远的大智慧。这是一种境界。他自认为达不到这种境界的万分之一。我们只觉得,饶老是大智慧,而他所说的这种境界,我们更是难以体会,只觉得很是抽象,很是深奥。

  最近,收到中山大学曾宪通教授寄赠的《选堂书札——致曾宪通》一书,如获至宝。可能是因为对饶曾两位大家的仰慕,便迫不及待地翻阅起来。欣赏饶先生的一封封书信,聆听大师真诚的对话,如饮甘泉,真有一种“既使人惊叹,又叫人舒服”的感觉。一遍不够,再读一遍,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便在书的最后空白处写下了:伟大的学者自有伟大的情怀!细品饶老的书札,领略他的人格魅力,我若有所悟:他一生追求,一生修为,“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不正是他真实的写照吗?

  曾宪通教授在征得饶公家属的同意后,将饶公自1980年1月至2003年10月二十多年间写给他的书信73封汇集成册,并附前言叙述缘起,释读信件,使《选堂书札——致曾宪通》成为学者研究“饶学”的珍贵资料,也成为普通读者了解饶宗颐的难得读本。读了此书,我感受到了饶老那炽热的家国情怀。我们从未听过饶先生大谈爱国爱乡,而他对家国之爱,却是非常深沉。

  1979年冬天,饶先生应邀参加在广州举行的中国古文字研究第二届学术年会。这是他离开大陆三十年后首次回来参加学术活动。次年他又邀请大批汉文字专家参加第三届年会,使中国古文字研究会真正成为国际性的研讨会。之后,饶老便趁机推动粤港大学交流合作,聘请内地年轻学者到香港作学术交流。“(香港)中大学校当局欲借重吾兄(饶老对曾宪通教授的尊称)一年,盼与贵校当局了解,希望双方可以达成协议”。其时我们的改革开放刚刚起步,一切都摸着石头过河,让年轻学者跨出国门,实属难能,但出境手续仍十分繁琐。这可急坏了饶老先生:“公文旅行,手续需时,惟有等候,无可如何!”焦急之情,表露无遗。由于有吴南生书记和饶宗颐先生的全力推动,曾宪通教授的香港访学才能顺利成行,才有了饶宗颐、曾宪通合著的《云梦秦简日书研究》、《随县曾侯乙墓钟磬铭辞研究》和《楚帛书》三本著作的问世,也掀起了楚文化、楚帛书研究的热潮,“今年(指1984年)古文字学界可说是帛书专号之年……真奇迹也。”

  1985年,马王堆出土文物将到香港展出,而那时的香港还属英国殖民统治。在香港举行这样的展览,不仅仅是一次文物知识普及,更重要的是让港人认识中华文化,增强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自信心。他充分地利用这样的一次机会,进行大力的宣传。“拟在《中华文化》专栏作一次特别对楚文化与帛书的宣传工作。请兄拨冗写一二篇浅近而带吸引力文章介绍楚帛书研究经过及本书出版之意义与价值,从速惠寄,以备刊登,至感至感!”“浅近而带吸引力”面向的是全体香港市民,“从速惠寄”可见饶老对此事的重视!不久,曾宪通教授的《漫谈楚帛书》在香港《大公报》发表,马王堆出土文物展览在香港引起强烈反响。为筹备在香港举行的敦煌学年会,饶老亲赴上海,“商借丝绸之路有关文物”。而早在1974年,饶老就在香港《民报月刊》发表了《海上丝绸之路与昆仑舶》,第一次提出了“海上丝绸之路”的学说,开创了对“海上丝绸之路”研究的先河。我想,饶老他们对敦煌的研究、对丝绸之路的研究,于现在推行的“一带一路”战略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饶先生的爱国情怀不仅表现在对国家、对民族文化的热爱,还表现在他对家乡潮汕的深厚感情。1981年,潮汕地区第一所综合性大学——汕头大学正式成立,便喜不自胜:“汕头大学正式成立,目前已见报,可贺可贺!”1988年,潮州市拟把原饶家油厂旧址改建为“饶宗颐学术馆”,饶老极力支持,并提供了大量珍贵的文物资料,也在给曾宪通的书信中交流了自己的打算:“我甚希望以后有吾乡青年继起至法京学习他国之古代语文,勿以汉学自囿。此馆之设,我意将来以我所校读书籍选出一些,包括不同文字,上面有批注,保存之,以供后人参考,鼓励来兹,似较有意义。倘卖画有所获,我愿设置一点微小奖学金……”我们凡夫俗子,平时妄加猜测,饶老的书画造诣高深,每一件书画作品,价格不菲,单书画收入,就完全可成为一个富人!可在饶老心里,想的不是自己,而是想着别人,想着年轻一代!

  细品饶老书信,同样也能让我们领略到他勇立潮头,在浩瀚的知识海洋中自在遨游的风采。正如曾教授在前言所说的:“他的书札,也同先生的其他精神产品一样,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他的睿智和风范,是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和珍惜的。”         

作者: 
曾奕绵
来源: 
潮州日报(2021.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