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位潮安“妈妈”舍命护养彭士禄

  古有赵氏孤儿,今有彭湃遗孤。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在广东潮安这片红色土地上,演绎了20多位“妈妈”舍命保护彭湃烈士遗孤彭士禄的红色经典。

  彭湃(1896-1929),广东省汕尾市海丰县人。中国农民运动领袖,被毛泽东称为“农民运动大王”。1928年11月当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任中共中央农委书记等职。1929年8月在上海龙华英勇就义。2009年9月,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



彭湃及妻子蔡素屏烈士。

  彭士禄是彭湃的次子,出生于1925年11月。4岁时,其母亲蔡素屏和父亲彭湃先后牺牲。彭湃被害后,党组织设法把小士禄送到革命老根据地潮安彩塘(上莆),隐藏在乡村中,避开敌人的搜捕。前后5年时光,20多位“妈妈”、20多个家族,不怕杀头,舍命相救,接力悉心抚养彭士禄。



1926年2月彭湃与儿子彭士禄、彭洪合影。



1933年,彭士禄8岁时在汕头石炮台监狱被国民党当局列为“小政治犯”并为之照相,在广州《民国日报》上刊登大幅照片,在醒目的位置注有“共匪彭湃之子被我第九师捕获”等字样。

  数十年后,彭土禄成为新中国第一任核潜艇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

  老年彭士禄忆起这些妈妈,不禁哽咽。感慨地说,“我是老百姓花了很大代价才保护下来的呀!我对人民永远感到内疚,无论我怎样的努力,都感到不足以回报他们待我的恩情。”他说:“童年时期,是潮汕人民哺育了我,我是吃百家饭、姓百家姓、穿百家衣长大的。他们对我比亲生子女还要好。有吃的先给我吃,自己挨饿却让我吃饱。有的妈妈为掩护我而坐牢,甚至失去了丈夫、儿子!我永远铭记这段历史,永远铭记这些可亲可敬的老百姓们!”



彭士禄在党的关怀和培养下,成长为新中国核潜艇第一任总设计师。

  彭土禄回忆:当时,抚养我的20多个“爸”“妈”,都是贫苦善良的农民。“他们对我特别厚爱。平时他们吃不饱,我吃得饱;逢年过节难得有点鱼肉,我吃肉,他们啃骨头。最后,我住在红军哥哥陈永俊家,我叫他母亲‘姑妈’,还有姐姐(陈永俊之妹),我们三个相依为命,过着贫寒生活。1933年农历七月十五晨,由于叛徒出卖,我和姑妈被捕,8岁的我成了小囚犯,被关进潮安县监狱女牢房。在女牢房里,我又见到曾经抚养过我的‘山顶阿妈’,她是先被捕的。真有幸,竟有两位妈妈护着我坐牢,生怕我受饥寒。姑妈是那么善良,忍受着残酷审讯的痛苦,宁把牢底坐穿,也不供认我是彭湃的儿子。多么伟大的女性啊!男女牢房几百位难友见我衣衫破烂,共同凑钱给我做了一套新衣裳,我穿上了‘百家衣’”。(杨新英《彭士禄传》前言:彭士禄自述,中国青年出版社,2016年2月)

  当时,士禄跟随着“妈妈”们东躲西藏,两三个星期、三两个月就换一户人家。到了哪一家,就是那一家的孩子,就姓他们的姓,都管叫人家“阿爸”、“阿妈”。所以,在潮安彩塘一带,士禄有20多位“阿爸”、“阿妈”。他曾被转移到彩塘金砂乡在山里的一个村庄。这户人家只有一个中年妇女,在这位“山顶阿妈”家住了几个月后,又被当地红军队长陈永俊领到金砂乡渔民杨嘉清家里。他的儿子叫杨阿孙。士禄称杨嘉清为“阿爸”,称杨阿孙为“阿哥”。后来,又在红军哥哥陈永俊家住了一年多。

  陈永俊是潮安彩塘金砂乡陈厝村人。金砂乡曾是中共潮澄揭县委机关所在地。陈永俊于1925年潮安成立农会时,就带头参加,后又加入共产党,曾到海陆丰参加彭湃领导的农民运动。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陈家成为我党地下交通站。陈永俊是红军队长、中共潮安上莆区委委员、中共潮澄揭县委委员。他的母亲潘舜贞,丈夫早逝,她积极支持子女干革命。当组织决定把士禄由她收养时,她愉快地接受,叫士禄称她为“姑妈”,并把彭士禄改名为潘保禄。

  1932年冬,中共东江特委政治保卫局长林苏等两位同志调往中央苏区工作,同时带上了彭士禄同行。乘船至丰顺留隍时遇到巡查的国民党兵,林等2人被捕,士禄又被船夫送回陈永俊家。永俊有个堂弟永辉,比士禄大二三岁,他们很要好,经常在一起嬉戏,一起拾柴放牛。尽管陈家境贫寒,春节来临还为他添新衣,村里做“大戏”、闹元宵,士禄要出门看戏,“姑妈”还给他两个铜板,买杨桃、“鸟梨”等零食吃。潘姑妈家里很穷,以绣花为生。彭士禄记忆犹新:“只有过年时,才有鹅肉吃。‘姑妈’叫我吃肉,却叫她7岁的亲生女儿啃骨头。”士禄在这个和蔼可亲的陈家,度过一个相对安定的年头。

  1933年9月,彭士禄与潘舜贞等10多人一同遭捕入狱。不久敌人要将士禄押往汕头石炮台监狱。时同监的政治犯刘斌(刘光涛,潮州城培英小学进步教师,潮安东津乡人)、许美勋(潮安彩塘人,左联作家)等人,获悉只有七八岁的革命后代要离开亲人单独发配异地时,特发起为烈士遗孤“捐一个铜板”的活动。当难友们知他是彭湃的孩子时,大家都踊跃捐献,全狱300多人共捐十多元,给他做了一套新衣服,剩下的钱也留给土禄。

  转到石炮台监狱几个月后,彭士禄又被送往广州感化院,一年后才把他释放送回汕头。这个未满十岁孩童举目无亲,又不得不再次来到陈厝村,但陈永俊家门锁已生锈,永俊哥,小姐姐又不知去向,“姑妈”还在牢里。只好跟“婶娘”(永辉母亲)乞讨度日。“婶娘”感到这不是办法,后来便带着士禄去投靠她的二姐夫蔡锦清。蔡是个石匠,生活也很苦,士禄不得不上山割草和学绣花来帮生活。

  1936年夏,士禄又被敌人抓进潮安牢狱。这时流落在香港的祖母周凤(彭湃的母亲)得知其下落,通过彭泽民、陈卓凡等人的关系,前来潮安认领孙子。要离开时,彭士禄与舜贞姑妈抱哭成一团,含泪忍别。潘姑妈为保护彭湃遗孤坐了4年牢,到了1937年国共合作抗日时才被释放。



(左图)彭湃的母亲周凤;(右图)彭湃次子彭士禄,1939年参加革命。

  彭士禄在祖母照顾抚养下,长大至14岁时,就投奔中共领导的东江纵队,成为抗日小战士。党中央领导同志一直在寻找彭湃遗孤,1940年周恩来得知彭士禄下落,特派副官龙飞虎把他接到重庆,再由贺怡(贺子珍的妹妹)送到延安读书。1951年又把他派往苏联学习。

  1937年,红军哥哥陈永俊在揭阳一次战斗中不幸牺牲。潘舜贞走出牢狱,返回家乡,已是孤身一人。解放后,士禄特将她接到海丰彭家居住,奉养这位保护过自己的革命母亲。后来潘姑妈又重回潮安老家,士禄每年都寄钱来赡养她。1962年秋,82岁的潘舜贞病逝时,士禄因从事绝密的核潜艇科研工作,无法前来奔丧,只好寄来丧葬费安葬她老人家。

  革命老区人民把对党对革命的忠贞化作掩护、培育烈士遗孤的具体行动,用鲜血和生命筑起一道保护线。反动派多次围剿桑浦山革命根据地,要对彭湃的后代斩草除根。潮安党组织、潮安人民、潮安20多位“妈妈”,20多个家庭,先后接力舍命相救,保护烈士后代。他们对党、对革命是何等的忠贞赤诚!桑浦山革命根据地、潮安苏区人民是多么好的人民!

(参考:《红色潮安记忆》,中共潮州市潮安区委、潮州市党史研究室、潮州市社科联编写,2016年8月出版)

来源: 
微信公众号“广东老区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