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汉宽:正气犹存老寿星

市有关部门登门为陈汉宽(中)送上国家颁发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  陈小红 摄

  12月23日下午2点多钟,寒风裹着细雨飘向市区东风广场,一位89岁高龄老人准时来到这里散步,平时很是热闹的健身场所此时变得空荡无人,但老人依然按计划一步一步前行,左手举起雨伞,右手紧抓拐杖有力地敲打着硬地,目光犹如70年前奔赴异国战场般坚定。

  这位不畏寒冷的老人,就是抗美援朝老兵、原揭阳县交通局局长陈汉宽。近日,记者来到东风广场附近一幢旧式楼房里,采访这位年轻时为共和国立过战功的老兵。

  英勇杀敌,冰天雪地冻坏双脚

  一本抗美援朝期间由我军高级将领签发、写有陈汉宽名字的荣立大功证书,已经在半个多世纪的漫长岁月中退化泛黄,而今还静卧在陈汉宽家中的柜子里,仿佛还在向世人诉说70年前那场震惊世界的惨烈战争。

  1950年10月,19岁的陈汉宽从家乡揭阳县肇沟村(今属揭东区磐东街道)参加解放军。新兵集训后,奉命开赴抗美援朝战场。

  据老陈回忆,当时,他们从驻地潮安出发,步行4天4夜到达东莞樟木头火车站,搭乘列车前往几千里外的辽宁丹东,跨过鸭绿江。抵达朝鲜境内时,前方的铁路已被敌机炸断,部队只能改道,走了两天的路,才按时到达预定战场。

  虽经过连续多天的长途奔波,体力消耗极大,但身强力壮的陈汉宽仍精神抖擞,端起钢枪冲向敌阵。乘车转移途中,突遭敌机轰炸,同车10人中,有7人被当场炸死。侥幸生存下来的陈汉宽直面战争的残酷,更加憎恨以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

  1952年,一次在上甘岭山下,陈汉宽所在部队3000多人,同加拿大、南非组成的一支敌军激战,并击败了敌人,当场从敌方阵地缴获了一箱箱罐头。

  陈汉宽打开一罐,里面有鱼肉、酒和干面,闻起来真香。上战场2年多了,还未见过这么好吃的美食。当时的志愿军,时常以几把干炒面、炒豆和白雪搅拌后充饥,武器装备更是比不上敌方。但就是供给精良、装备先进的敌军,照样被我顽强的志愿军打败。

  还有一次冬天转战途中,夜宿当地一户百姓家里,陈汉宽与11名战友仅靠一个炭炉取暖,他实在太累了,坐下就睡。一觉醒来时,突感双脚麻木,失去知觉,没法起身。

  战友们发现陈汉宽双脚严重冻伤,急忙将他扶上汽车送往医院抢救。经一个多月住院治疗,才把他的双脚保住。

  伤愈归队后的陈汉宽,再次拿起武器英勇杀敌,荣立大功一次。

  1953年,抗美援朝胜利!陈汉宽与战友们一起,帮朝鲜人民重建家园。陈汉宽凯旋归国后,他由战士提拔为班长,并特意向部队请几天假,千里迢迢从外地赶回揭阳,看望久别的家人。

  那时,当兵前因家穷没读上书的陈汉宽,从战场中倍感文化的重要。归队后,他想方设法报读文化班,见缝插针向人请教,衣袋里时常塞满识字、练字的小纸片。晚上熄灯后,他还时常打开手电筒钻进被窝学习。有时,还点起煤油灯,在摇曳不定的灯光下看书……凭着顽强意志,陈汉宽很快学会4000多个汉字,还在全师识字比赛中拿到第一名,荣立三等功。家乡政府派人敲锣打鼓将部队寄来的立功喜报,送到陈汉宽的老家以示祝贺。

  坦荡做人,清正为官留好口碑

  1956年,陈汉宽当上排长,随后逐级荣升。从1970年先后担任师招待所所长、师司令部管理科科长到转业回家乡工作,这长达23年的时间,陈汉宽均是军队和地方行政和业务部门领导,手中握有一定实权,可他仍保持抗美援朝老兵身上的那股浩然正气,权力只用于谋公从不谋私。

  1970年部队首长想让陈汉宽接任师招待所所长。前三任所长均因犯错误被撤职,单位严重亏损。“那我将凑成第四个遭免职的所长。”陈汉宽提出自己的顾虑。首长拍着他的肩膀说:“你是不会的,我们几位领导已考察过你,作为经受朝鲜战场考验的老兵,你一定能干得比几个前任好!”

  这番信任胜过千言万语。陈汉宽进行大刀阔斧的人事和经营策略调整。仅用4年时间,就使招待所扭亏为盈,为公家留下1.5万元的家底,轰动全师。

  随后,陈汉宽逐步升任师司令部管理科科长,成了副团职领导干部,任职几年,他干得出色,留下了好口碑。

  1978年,从军28年的陈汉宽脱下戎装,被安排担任揭阳县公交线政治部副主任,分管人事。

  当年已随军的爱人一同回揭阳工作,两名子女也长大成人。任职几年,他先后按规定给几十名职工子女安排工作,唯独没给爱人调换一个更舒适待遇更高的岗位。儿子陈夏、女儿陈小红高中毕业后,陈汉宽没有利用权力给他俩安排到系统内轻松的岗位,而是让兄妹俩先从基层普通职位干起。陈夏先到一线当工人,再当10年汽车修理工,时常一身油污。

  后来,兄妹俩靠自身努力考上市政府有关部门当公务员,始终没沾上父亲的光。

  1984年,陈汉宽升任揭阳县交通局局长,享受副处级领导待遇。这时候,他手中的权力变大,受诱惑的机会也随之增加,但他心无邪念,坚守法纪底线。任局长近10年,他先后经手建造众多道路桥梁及其他配套项目资金总达两亿多元,经有关部门审核,每一笔均是“明白账”,其所在单位曾被省评为先进单位,陈汉宽也成了全省先进党员。1993年,63岁的陈汉宽退休。

  问心无愧,日子过得轻松踏实

  年轻上战场忍饥挨饿受冻,拼命杀敌,身体严重透支,如今已近90的陈汉宽,头脑依旧清晰,说话有力。

  退休前,陈汉宽一位部下因意外身亡,当了解到该部下遗孀和3名子女均没有工作、家庭陷入贫困时,他设法帮助其家人全部安排工作。陈汉宽此举让全局干部职工深受感动。

  1993年退休后,赋闲下来的陈汉宽觉得有愧于当时汕头市交通局一位上级领导。以前,他对原揭阳县交通工作非常关心和支持,可陈汉宽从不给他送礼,总想找机会表示感谢,了却心愿。

  得知这位领导的爱人想吃揭阳咸菜时,陈汉宽特意叫车到10多公里外出产咸菜的新亨镇选购,还往车里塞上一条扁担。

  买到一坛净重50斤的咸菜后,陈汉宽带上一人同往汕头。当时天热,两人用扁担将这坛沉重的咸菜抬起,一步步登上8楼,送到这位领导家中。其爱人看到陈汉宽全身汗湿并获悉他还是抗美援朝老兵时,当场被他真诚待人之举感动得掉泪。

  如今,四代同堂的陈汉宽,后代共出了4名大学生,其中外孙孙嘉辰现为中山大学在读博士生。陈汉宽注重培育好家风,后代均走上正道,有出息,家族和睦相处,这也是他倍感欣慰、终得长寿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作者: 
林春晓 林冰冰
来源: 
揭阳日报(2020.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