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身革命宁死不屈,巾帼英雄千古流芳

许玉磬故居位置图。阿 龙 制图

许玉磬(右)和彭湃合影照(资料照片)。

榕城区革命老区发展史编辑部提供

许玉磬故居“迎紫轩”。阿 龙 摄

“迎紫轩”许玉磬居室。阿 龙 摄

2018年央视播出电视剧《彭湃》中的许玉磬(张嘉文涵 饰)形象。阿 龙 截图

陈文昭(右)讲述许玉磬革命事迹。阿 龙 摄

许典隆(左一)讲述爷爷许玉书抗日牺牲经过。 李榕芳 摄

  在禁城脚“禁城”市级文物保护石碑处往北小巷通判巷前行26米,就来到一处名号为“迎紫轩”的小屋子前。这是揭阳乃至广东妇女运动解放先驱许玉磬的故居,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许玉磬就是从这间小屋子走出去,追求革命理想,寻求妇女解放道路,最终为中国革命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2020年初秋,我们“行走绿廊,感受水城文化”采访组来到这间小屋里,寻访许玉磬的事迹。

  故居名字的由来

  眼前这座不起眼的旧屋,与周围的老房子并无二致。若不是门上有“迎紫轩”三个字,很少有人知道,这里就是许玉磬居住过的地方。据郭伟忠《揭阳城坊志》中载:“迎紫轩”在禁城脚,轩主许英豪,与榕城黄国榕、林庭等为南枝拳首代传人,是福建南少林武术传揭后成长的一位武师。他把居地“轩”命名为“迎紫”,“迎”即迎接。“紫”即紫气,即祥瑞之气,典出自“紫气东来”,为老子过函谷关之前函谷关呈现的祥瑞紫云现象。“迎紫”即迎来祥瑞。

  “许玉磬,乳名许阿音,又名许冰,玉磬为其学名。她是中国第一个农村苏维埃政权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创立者之一,被毛泽东称为‘中国农民运动大王’的彭湃的夫人,也是榕城许氏家族第一位女共产党员、女红军、女革命者。”据《榕城区革命老区发展史》编委会成员陈文昭介绍,许玉磬出生于揭阳黄岐山下新河村(今属榕城区东升街道)一位黄姓农户。光绪三十四年(1908)2月,许玉磬出生时,由于家境十分贫寒,生父不得不将她卖给榕城禁城脚“迎紫轩”的主人许英豪,许英豪为她取名许阿音。许英豪是潮汕南枝拳的首代传人,是一位开明绅士,不仅没有重男轻女思想,还特别重视养女的培养和教育。许家武德家风,成就了许阿音聪颖、勇敢、刚强、豪爽的秉性。

  参加学生运动,投身革命事业

  1915年,7岁的许阿音被送进揭阳县第一女子小学读书,取学名许玉磬,玉磬是古代一种较为出名的敲击乐器,取此名寓玉质音脆,名声远扬。后来,许玉磬又给自己取了个别名“许冰”,寓“冰清玉洁”之意。

  1919年,“五四运动”的熊熊火焰燃遍全国,粤东各地爱国学生、青年和民众的爱国运动同样风起云涌,热情空前高涨。许玉磬与许多爱国青年一样热血沸腾,毅然拿起笔当枪杆子,奋力批判社会、呼吁男女平等。她还积极参加5月13日的揭阳县高小以上学生代表大会,并登台演讲,号召大家起来,“外争国权”“内惩国贼”,唤起同胞们救国救民的热情。会后,她带领同学们上街游行写标语,还组织了抵制洋货的活动。此后,13岁的许玉磬以优异的成绩考进揭阳女子师范讲习所。后来又到汕头礐石女子学校读书。在学的各个阶段,许玉磬不断得到革命进步思想的洗礼,经常参加进步人士组织的爱国学生运动,小小年纪便向往革命,追求革命。

  与彭湃相识相爱,志同道合参加革命

  1925年6月19日,省港大罢工爆发。为广泛开展宣传工作,唤起广大人民群众的爱国热情,中共汕头市党组织成立一支宣传队,年仅17岁、早已胸怀妇女解放和教育救国抱负的许玉磬被任命为队长。宣传队在她的带领下走街串巷,向群众讲述中国贫穷落后的根源,动员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军阀,为推翻压在自己头上的两座大山而斗争。宣传队为汕头市掀起支援省港大罢工的热潮贡献了一份力量。

  许玉磬不久在香港加入共青团,1926年初,又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粤东地区较早的中共女党员之一。同年春,许玉磬奉命回揭阳担任县妇女解放委员会主席。她深入城镇和农村,将自己人生的革命理想,融入到生动的宣传工作中,让广大劳动妇女豁然开朗。在许玉磬的带动下,许多劳动妇女踊跃加入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促进了全县妇女运动的蓬勃发展。

  1926年1月15日,中共潮汕地方组织根据省委指示,成立广东省农民协会潮梅海陆丰办事处,彭湃为办事处主任。同年夏秋之交,许玉磬调往中共汕头地委工作。在革命工作中,她认识了彭湃。彭湃出身工商大地主家庭,留学日本归来,义无反顾地投身革命;烧毁了自己继承的田契,宣布要为农民争取权益;脱下洋装,走入田间地头,与农民共患难;开办农讲所,向学员讲授东江农民生活状况及开展农民运动的经验……革命理想和信仰犹如强大的磁场,深深吸引打动了许玉磬。她在工作中常常得到彭湃的关心、帮助和教育。在彭湃的亲自指导下,她以顽强的毅力阅读马列主义经典著作,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并广泛地接触工人阶级,进一步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许玉磬在与彭湃共事的过程中,由对彭湃的崇拜之情,渐渐地升华为爱情,两人于1926年冬在汕头举行婚礼,结为革命伴侣。

  在迎紫轩里屋,一间东窗面巷的小房子,摆放着旧式木橱子、嵌镜衣柜等物品,许玉磬的一位侄孙女说,老辈人流传下来说,当年许玉磬就住在这间房子里,结婚后也曾和彭湃来这里小住过几天。

  阳光从屋顶的天窗和东侧的窗子里照进来,不宽敞的屋子里撒落一片光彩。当年那位追求革命理想的女孩子,也就是在这间屋子里走向革命征途的。

  彭湃牺牲后,许玉磬重回潮汕继续革命,直至被捕牺牲

  1927年2月,许玉磬出席在汕头召开的潮梅海陆丰的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4月,党组织派她往香港,化名刘碧清,开展革命活动。5月,又到武汉参加中国共青团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在全国各地疯狂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5月1日,彭湃领导海丰、陆丰两县工农群众举行武装起义,宣布成立海陆丰县临时人民政府。8月1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南昌起义爆发,起义军挥师南下。彭湃率领海陆丰工农兵前往迎接南昌起义军入粤,并与之汇合。11月,陆丰县、海丰县苏维埃政府相继成立,宣告了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成立。从武汉返回香港的许玉磬赶回海丰,与彭湃一起,参与根据地的拓建工作。在此后1年的时间里,她和彭湃参与了海陆丰革命根据地东南片大南山苏区的建设和斗争工作,两人的足迹遍及大南山苏区的各个角落,在今天的普宁、惠来和汕头市潮南区一带,都有她和彭湃的活动遗址。据陈文昭介绍,近两年在编的和已经成书的榕城区、普宁市、惠来县和汕头市潮阳区、潮南区的革命老区斗争史,都记载有两人在当地的革命事迹。

  1928年11月,按照党中央的安排,许玉磬随彭湃离开大南山抵达上海,在当时的国民党统治区开展革命工作。次年8月24日中午,因叛徒出卖,彭湃不幸被捕,30日便被敌人杀害。出于安全考虑,同时也为帮助许玉磬早日走出痛失亲人的悲伤,党组织安排许玉磬到莫斯科学习。这本来是一个十分难得的进修机会,但许玉磬化悲痛为力量,表示要“继承彭湃同志的精神,遵从他的遗嘱……踏着他的血迹,坚决地到群众中去磨利我的刺刀……”她坚决请求党组织让她重返大南山继续参加革命斗争。

  1930年夏,许玉磬将一对亲生儿女寄养在战友家中,轻装上阵,回到了大南山,担任东江妇女解放运动委员会主席。1931年春,许玉磬当选为中共东江特委委员,负责东江特委妇运工作,继续在大南山革命根据地开展战斗。尽管刚刚痛失爱夫,一对儿女又不在身边,但这时的许玉磬革命信念更加坚定,几经革命风暴洗礼的她,也显得更加成熟和富有战斗经验。急行军时有她为女战士让鞋的感人场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有她布哨查岗的身影;在两军对垒相持不下之际,有她出奇制胜,打垮敌人的飒爽英姿……在粤东革命活动区,到处闪现着许玉磬的身影。

  1932年2月初正是农历壬申年春节的前夕,农民们正在为迎接新年的到来而忙碌着。此时,由许玉磬带领的东江革命小分队分散住在普宁杜香寮村(今属大坝镇)的农户家中。一天晚上,敌人出动大批兵力对杜香寮村搞突袭,将该村团团围住。在危急关头,许玉磬沉着指挥队伍突围,但终因敌众我寡,力量悬殊,许玉磬不幸陷入敌手。一开始敌人并不知道许玉磬的真实身份,但从她的举止气质中,判断出应该是一名重要的人物,于是连夜对她进行审讯诱降。面对敌人的花言巧语和威逼利诱,许玉磬毫不动心。见劝降不成,敌人便对她施以毒刑。在酷刑面前,许玉磬备受折磨,肉体上忍受着无比的剧痛,但信念依然无比的坚定,绝口没有泄露党和部队的机密。绰号“潮汕杀人王”的张瑞贵对她施以割去双乳等酷刑逼供,均一无所获,最后将许玉磬押往汕头,把她杀害。许玉磬牺牲时年仅24岁。

  2018年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电视连续剧《彭湃》,许玉磬手握双枪驰骋疆场的女英雄形象跃上荧屏,让其革命事迹广为流传。

  许玉磬之弟许玉书牺牲于抗日战场,姐弟同为革命烈士

  出于对革命先烈的缅怀,同时也出于对这位巾帼女英烈的崇敬之情,记者在探访许玉磬的亲属中,见到了许玉磬的侄孙许典隆—— 一位朴实且显得低调的青壮年男子,他一再向记者强调“不事张扬”。许典隆是许玉磬之弟许玉书的孙子,经过一番交谈,记者也了解到许玉磬之弟、同为英烈的许玉书的感人事迹。

  许玉书,字晓明,18岁在金山中学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国民革命军南京空军学校,毕业后又被选送到美国留学。“七七事变”后,许玉书愤然回国归队参战,在沪淞会战中击落日机3架,后参与国民党军“敢死队”,炸毁日本军械库和兵工厂,屡立战功。1943年,在四川上空迎击日寇中,击落10余架敌机后,终因寡不敌众,受击坠机牺牲于嘉陵江中,年仅28岁。国民政府批准许玉书为抗日阵亡之烈士,并追升三级,葬于重庆黄山空军烈士公墓(当时中国境内最大的阵亡抗日空军实葬墓地,现为南山空军抗战纪念园)。

  一门两英烈,迎紫轩光彩耀人。

作者: 
池妍
来源: 
揭阳日报(2020.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