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创新让潮州歌册重焕活力

  采访鄞镇凯是在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眼前的他一脸的笑容、风趣的谈吐、不紧不慢的语速,眼镜后面的温静目光透露出内心的平和,即便是回顾往昔的岁月波澜,也是那么地从容淡定。

  半个世纪以来,在鄞镇凯的笔端流淌出来的潮州歌册不计其数。从少年时开始创作潮州歌册,到搁笔中止,再到重燃创作热情,办班带徒,鄞镇凯对这种说唱艺术的热爱,贯穿了特区建设40年。

  潮州歌册是一种用潮汕方言编写、有着整齐音韵和完整故事情节的说唱艺术。“年华易老,技艺永存。希望我们的抢救性工作,能够唤起人们对于潮汕方言保护的紧迫感,不辜负时代使命”,鄞镇凯说,“我现在最缺的是时间,我要跟时间赛跑”。

  流行乐冲击,潮州歌册遭遇尴尬

  自明代以来,潮州歌册是潮汕妇女生活及生产劳作当中喜闻乐见的曲艺文学形式。“潮汕妇女吟唱的歌文,有历史故事、有民间传说,题材丰富”,说起潮州歌册,鄞镇凯显得很兴奋,“歌册情节生动,通俗易懂。”

  为什么潮州歌册进入了低谷?上世纪80年代初,汕头建立特区,内地乐坛的大门逐步向世界敞开,欧美流行歌曲开始出现在收音机里,如迈克尔·杰克逊的歌曲催生众多“粉丝”,港台流行歌曲更是在大街小巷风靡一时。随着特区经济的发展和文化多元化的冲击,潮州歌册开始进入一段时间的沉寂期。

  谈起当时潮州歌册面临的尴尬境地,鄞镇凯说,作为一种地方方言说唱艺术,它对创作者有特殊的要求,首先要有感人的故事,生动的细节和情节,这造成潮州歌册精品、新品难求。至今,鄞镇凯还记得,1980年他的一篇短篇潮州歌册《罢宴》刊登在《汕头日报》,还被评为当年的优质稿件,但在当时文化界,有人却认为潮州歌册落伍了,应该退出历史舞台。“种种原因,我后来很长时间不写歌册了”,谈起这些,这位潮州歌册市级非遗传承人很是感慨。  

  说唱艺术,丰富群众精神需求

  “潮汕三江滚滚流,流归大海向五洲”……三五知己相聚一起,听故事唱歌册,不亦乐乎。潮州歌册为何让人醉心其中呢?从读小学时便开始写歌册的鄞镇凯自有他的答案:潮州歌册是潮汕方言叙事诗,故事是其灵魂。“歌册如同小说一般,具有情节发展的开端、发展、高潮、结局等各要素。”坊间有言,“听一卷歌册如同赏一出大戏”大抵如此。

  “我出生寒门,当时家中有时连买盐的钱都没有,自然不能与其他同龄的伙伴一般上学,母亲的歌册是我的精神食粮”,鄞镇凯说,他的母亲很会唱潮州歌册,经常有一些阿姨来他家听歌册,凳子不够坐,有的就站着或者干脆坐在地上。从小耳濡目染,鄞镇凯对这些动人的歌文很感兴趣,小小年纪,不仅会唱,而且还能写。

  潮州歌册是不是真的没人喜欢了?答案并非如此。虽然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潮州歌册这种富于地方特色的艺术形式日渐式微,但在中山公园假山等地方,人们又确确实实感受了它曾经的万丈光芒。有一班粉丝风雨无阻,在那里坚守、传唱。“曾有过辉煌,但多数时候是沉寂的,就这样起落兴衰,虽经历了许多风雨,潮州歌册始终顽强地生存着,满足群众的精神需求,至今绵延不绝”,鄞镇凯说。

  与潮州歌册打了50多年交道,鄞镇凯对歌册如数家珍,信手拈来,便是一段精致的百度百科和巧妙的专家点评。他告诉记者,为追求艺术效果,使歌册唱起来更朗朗上口,歌册写作还必须讲究押韵、转韵。歌册文多为七字句,四句为一节,第一、二、四句押韵,且两节之间不同韵,末字一定要是平声字,以便拉长声音,押韵和转韵增强节奏感和新鲜度。  

  传承创新,重整旗鼓迸发活力

  历史悠久的潮州歌册,在2008年列入国家级非物资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眼看着潮州歌册日渐式微,老一辈传承人相继离去,而新人却迟迟难觅,鄞镇凯突然意识到,保留传承古老的歌册,是迫切的使命,一刻都不能耽搁。“潮州歌册不仅有深厚的民俗文化底蕴,而且还承载着保护潮汕方言的重任。”鄞镇凯说。

  2000年,鄞镇凯重燃创作热情,《高绳芝》《血泪侨批情》等长篇歌册作品相继面世。2008年,鄞镇凯创作的潮州歌册作品《四人五脚进汶川》参加第二届广东省民间歌会,受到评委和观众的好评,荣获银奖。近几年来,《寻找捐款人》《烽火婚约》《海岛虎痴》等作品分别获广东省和汕头市的群众文艺创作一等奖。

  在创作的同时,鄞镇凯还不遗余力进行传承培训工作,比如收徒重点培养。桂花小学教师麦微纯是他的得意门生,她如今会写会唱会教,成为鄞镇凯开展传播工作的得力助手。与此同时,开班招生培训。自2016年以来,开办了多期培训班,其中成效最大的是2019年由汕头市文化馆主办的“潮州歌文创作培训班”,学员作品参与“2019年度汕头市群众文艺创作评选”,取得不菲的成绩。

  鄞镇凯把这些写作种子组织成一个创作团队,进行常态化的培训、创作活动。在抗疫期间,鄞镇凯组织这个团队创作了20多篇歌颂抗疫好人好事的潮州歌册,制成音频,在各个网络平台上传唱,鄞镇凯创作的《今日重走侨批路》还传到新加坡。

  至今,鄞镇凯带着他的团队成员,到过很多学校和社区推广、教唱歌册,目前已把月季小学、海棠中学、同平中学·红桥三小教育共同体、鮀东小学打造为潮州歌册培训基地。为了让学生们更乐意接受这个艺种的熏陶,鄞镇凯组织他的团队将中小学语文书上的一些内容改编成潮州歌册,比如《歌唱英雄王二小》《邓爷爷植树》《小英雄雨来》《草原英雄小姐妹》等20来篇。鄞镇凯认为,要保护传承潮州歌册,关键要活态,这就必须多举办培训班和演出活动,推出新人、新作,提升潮州歌册在广大群众中的知名度。而他的最终目的,则是为了保护、抢救潮汕方言,让更多人特别是少年儿童既会唱、又会讲,“教给孩子们才是最好的传承”,鄞镇凯如是说。

  40年弹指一挥间,从受多元文化冲击到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到重焕异彩,鄞镇凯见证了潮州歌册的兴衰浮沉。如今,这一濒临失传的民间文化不仅得到了传承,而且实现了创新发展,绽放出了新的时代光彩。鄞镇凯说,他不仅是潮州歌册的守望者,也是潮汕文化的传播者,更是潮汕方言的保护者,因此,他更加愿意为之倾尽所有。

作者: 
陈文兰
来源: 
汕头日报(2020.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