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正宜反 亦古亦今 ——记著名潮剧小生陈文炎

陈文炎在潮剧《救风尘》中饰周舍。 通讯员 摄

  1958年投身梨园的陈文炎是一名性格演员,在潮剧舞台上的男小生中,无论是唱腔和做派,他都属于别有一格的一个。他在师承的基础上大胆尝试,多有突破,饰演的近百个角色中,有正有邪,有悲有喜,各种不同性格的人物都能胜任,好人演得感人落泪,坏人演得入木三分,为潮剧舞台贡献了众多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给海内外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翁銮金的唯一弟子

  陈文炎生于潮安凤塘镇,一向声好,人也长得英俊,17岁考入潮安正天香潮剧团,后被推送到汕头专区戏曲演员学习班(汕头戏曲学校前身)“深造”。戏校的黄玉斗先生教唱念,林白师傅辅导表演程式,文炎学得如鱼得水,进步也快,声腔渐渐被“归条”(定型)下来。1960年毕业进入地区青年潮剧团,1961年进入广东潮剧一团。

  陈文炎是著名小生翁銮金收下的唯一弟子,这个很多人并不知晓,文炎从不借用师父的光环去营销自己,倒是在艺术上师承得有模有样。翁銮金是潮剧头牌小生,以唱声优越、表演大气著称,曾与姚璇秋携《扫窗会》《辞郎洲》两度晋京在怀仁堂演出,享誉南北。文炎进一团的时候,翁銮金已开始改演老生,小生需要有接班人,领导觉得文炎不错,希望翁銮金能收为徒弟,銮金师傅并没马上应承,他对待艺术有自己的原则,得自己认为值得收的才肯收。经过一年多的观察,加上名丑叶林胜的引荐,收徒之事才定了下来。按照传统惯例,文炎行了拜师礼,从此跟着师父学戏。銮金师傅告诫文炎,虽拜他为师,但不可一叶障目轻视别人,要注意博采众长,艺术上要做到精益求精。

  銮金师傅教给文炎首本戏《扫窗会》,这出戏表面看起来简单,要做得好难度很大。文炎每天5点钟便准时起床,一个多小时吊嗓,后便练动作,边唱“举目云山……”,边起云手、起脚站立,单这一个动作,一练就是两三个小时,练到动作定型为止。累是很累,但文炎不敢偷懒,一有空便练习,决心要学到“工课”,以免坏了师父的名声。一个愿教,一个勤学,效果自然就出来,出台的时候,行内人都说他有师父的影子,师父对他的表现也满意。

  艺术的黄金岁月

  艺术才刚起步,便碰上动荡岁月,不少人感到悲观,文炎也被下放到供销社当仓管员,可他没有灰心,潮剧是传统艺术,他坚信好的东西总会得到恢复。果然,十年过后,他被人从角落里“发掘”出来。这个时期的男小生非常紧缺,当年的师辈老的老、退的退,30多岁的陈文炎成了难求的人选:有经验、有阅历,正值成熟期,而声线样貌还年轻。

  20世纪八九十年代是文炎艺术的黄金时期,回到二团后,仿佛要把蹉跎的岁月给追回来,他以前所未有的爆发力,饰演了一大批叫座又叫好的角色,《谢瑶环》的袁行健、《袁崇焕》的崇祯皇帝、《告亲夫》的盖良才、《香壶案》的文奉廉、《血溅南梁宫》的管叔贤、《救风尘》的周舍、《秦香莲》的陈世美……一个个人物拿捏得当,演得各具风采。他在《七尸八命九重冤》中饰演的苦主梁天来,让人看后为之掬泪,1992年在广州展演时,他凭此角色被评为“舞台与银幕”杯优秀演员。陈文炎不仅演正生,也演花生和老生,各种不同性格的人物都能胜任,不但好人演得感人,演坏人同样入木三分。他演盖良才,“恶”得连他的父亲都看不下去,忍不住提醒他“不要再做这类角色了”;演陈世美,“枭”得被人唾骂,在泰国演出时到市场买凉茶,店主认出他后不肯卖;演崇祯皇帝,对人物的把握十分到位,特别是通过含而不露的眼神变化表现人物复杂的心理活动,在广州会演时,京、穗专家称赞他“有一双鹰一般犀利的眼睛”,由此还夺得演员奖,并受到汕头市表彰记功。陈文炎演起喜剧又是另一番作派,《救风尘》里的周舍,人物轻浮荡检,诙谐滑稽,可恨之中又带有那么一点点可爱。

  舞台上的多面手

  管叔贤是文炎广受称道的一个角色,这是他艺术生涯中第一个老生人物形象。那时文炎也就40出头,演惯了“帅帅”的小生,突然来了这么一个中年角色,他觉得这个角色有发挥的余地,又能拓宽自身的戏路,于是毫不犹豫地接下了。“髯口功”是表现老生人物的重要艺术手段,没挂过须的文炎为此认真地揣摩,结合此前掌握的帽翅和水袖功,综合运用在人物身上,结果他演得游刃有余,观众也看得很过瘾。《血溅南梁宫》共有三集,管叔贤从上集的“夜遇”开始出场,到了中下集完全成了戏中的主心骨,剧情随着他设下的“计谋”步步展开,观众对管叔贤这一足智多谋的刑部尚书也充满期待,都等着看他如何层层解开梁宫悬案。这一个角色,当年陈文炎在泰国连演了两个月,演得深入人心,走在大街上,观众都招呼他为“管叔贤”。后来后辈演员演此角色,一排戏一唱曲,才知难度很大,像文炎那种举重若轻的表演,着实需要有唱做并重的实力支撑,无论是高文举的“正”,梁天来的“苦”,袁行健的“刚”,还是陈世美的“枭”,盖良才的“恶”,朱由检的“疑”,管叔贤的“智”,无不体现出陈文炎精湛的人物塑造功力。

  好的演员不怕没戏演,在人才济济的潮剧院,文炎演过近百个角色,古装、现代都有,一生过足了戏瘾,由此也圈了不少“粉”,站中台的时候,他到哪里演,有观众便跟到哪里看,现在虽然退出多年,不少人还在念着他。

作者: 
陈泽楷
来源: 
揭阳日报(2020.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