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瑞英:演员导演两相宜

《春草闯堂》中饰春草

《续荔镜记》中饰益春

  “花旦迈步特别细碎,婀娜, 左手插腰, 右手则随着举步节奏而左右摆动, 动作虽细密而实际台步走得并不远……若两位以上旦角出场, 竟会如同二方连续图案一般, 以单纯的节奏与纹样而无变化地律动, 把俊俏, 利落, 扭捏的小家碧玉活灵活现地描画了出来……”

  这是香港著名画家金东方关于潮剧花旦表演的生动描述。每当读到它,眼前总情不自禁地浮现起潮剧艺术家黄瑞英的舞台风姿。潮剧的花旦也称彩罗衣旦,是剧种最具特色的行当之一,多扮演天真活泼,且略带喜剧色彩的婢女或村姑角色。如文中所言,花旦应工的黄瑞英,因成功扮演了《苏六娘》的桃花、《续荔镜记》的益春、《春草闯堂》的春草、《闹钗》的小英、《王熙凤》的平儿等诸多角色,凭着细腻真挚的表演艺术,轻盈伶俐的人物形象,折服了海内外众多观众,成为屈指可数的潮剧花旦的佼佼者。

  功底深厚永葆艺术青春

  几年前,当我第一次走进瑞英姨家时,年逾古稀的她亲切地招呼入座,热情地泡沏工夫茶,优雅的微笑,不时的寒暄,消弭了初次见面的陌生感。随着她娓娓道来的话语,一幅属于她长达50年的潮剧画卷,徐徐地打开。

  黄瑞英1940年生于潮阳,13岁考入玉梨潮剧团,师承林和忍先生,开花旦学行;16岁调入广东省潮剧团,在卢吟词等名师的悉心授教下,她的唱腔和表演艺术得到长足发展。1988至1992年任广东潮剧院一团团长;现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戏曲导演学会会员、汕头市非遗项目潮剧代表性传承人。

  她唱腔清脆甜美,明亮委婉,流畅自如,韵味浓郁;做工细腻传神,丝丝入扣。《春草闯堂》的春草、《续荔镜记》的益春,是恢复古装戏后,黄瑞英最负盛名的两个角色。看过此戏的人,无不惊叹于她炉火纯青的表演艺术。那时候,黄瑞英已人到中年,为突破年龄局限,她每天坚持走碎步、爬楼梯、运眼神、练眼功,让身段变得轻盈,让双眼传神有戏。两个聪慧烂漫的妙龄少女形象,在她的细致刻画下呼之欲出,令人拊手,也使黄瑞英在舞台上焕发“艺术青春”,在香港、泰国、新加坡等地演出时,不少观众沉醉在她表演之中,压根儿不知道,台上的柔美少女已是一位“阿姨级”的人。

  戏曲表演的核心是塑造人物,结合花旦唱腔较少的实际,黄瑞英通过深刻入微的眼神、动作、念白,表达人物情绪和内心活动。尤其是她的出手很“圆”,形体很美,花旦12个简单的基本动作,经她的点缀连串,“活”化成戏,演绎出迷人的风采。正如梅兰芳所言, 传统程式虽美,却也必须通过演员的创造发挥而赋程式以生命力。黄瑞英对人物性格、角色定位和表演分寸,把握得十分得当,她饰演的春草、益春,虽然俊俏伶俐,灵巧明嶷,但却是“俏亦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在戏中始终不忘自身的奴婢身份,让角色看起来显得贴切真实又惹人怜爱。

  不但花旦让人难忘,黄瑞英跨行演起反面人物,同样不遑多让。1960年广东潮剧院一团赴港演出,她在《闹开封》中出演逞刁使奸的诰命夫人王氏。老旦非本行,与既学行当相去甚远,黄瑞英同样跨越过来了,演得有模有样,从现有的录音中,还能领略到她的王氏那股咄咄逼人的“泼辣劲”。

  演而优则导

  “演而优则导”这句话用在黄瑞英身上再恰当不过。算起来,黄瑞英的导演生涯滥觞于上世纪60年代,1965年她在中南汇演中担当现代戏《万山红》的场记,始涉导演艺术;1977年又参加现代戏《彭湃》《蝶恋花》导演组;上世纪80年代初从上海戏剧学院进修归来后,黄瑞英正式从台前转入幕后,担当导演工作。

  演员与导演是两个迥然不同的领域。演员是角色的扮演者,最重要的是要塑造好人物,而导演则是整个剧目的组织者和调度者,关键是要抓住剧情要领,启迪演员去领悟人物。一出戏下来,往往体现了导演的思想内涵、文化素养和艺术风格。

  黄瑞英深知“文化”的重要性,从青年时期便养成了好学的习惯。在繁重的排戏、演戏之余,她广读戏曲理念、诗书名著,在古典文学中吟哦浸淫,涵泳优游,还寄情翰墨,提升自身的文化内涵和艺术修养。她手书的一幅《红氍毹之梦》,作品雄浑沉稳,遒劲有力,飘逸大气,纸落云烟,让人不敢相信此乃出自一位女性之手。在剧目导演上,她传承了郑一标、吴峰等前辈的风格,对兄弟剧种的导演手法,多注重理念的汲取提炼和融会贯通,绝不囫囵吞枣、生搬硬套,强调保持潮剧自身的特色,独立执导出一批广受称誉的“潮”字号剧目,如《王熙凤》《飞龙女》《终南魂》《古琴案》《陈三两》《银锁怨》《老兵回乡》《武则天》等,同时与人联手导演了《张春郎削发》《金花女》等名剧。1987年,《张春郎削发》一剧赴京参加首届中国艺术节演出,揽获嘉奖;1993年《终南魂》参加第五届广东省艺术节荣获导演二等奖;由她执导多部剧目被各级音像出版部门录制,发行海内外,黄瑞英由此也荣膺二级导演职衔,在艺术生涯中实现了从名演员到名导演的华丽转身。

  扶掖人才乐传承

  “春风化雨育桃李”,这些年,潮剧剧目的传承和人才的培养,少不了黄瑞英忙碌的身影,浸透了她不少的心血。黄她把数十年的舞台经验,言教身传地传授给后来者,用辛勤的汗水为潮剧梨园浇灌出美丽的花朵,辅导培育出蔡明晖等蜚声遐迩的潮剧名花旦。李玉兰、丁华、戴淑刁也得其传授。

  近几年,黄瑞英与姚璇秋等老搭档,不顾年事渐高,联袂为青年演员传承复排了《荔镜记》《续荔镜记》《金花女》以及折子戏《认像》《泼水成亲》等经典戏出,让潮剧薪火得以代代相传。此外,她还远涉重洋,到新加坡为揭阳会馆导演潮剧《红丝错》,让潮剧在大洋彼岸落地开花。

  黄瑞英很低调,除了戏事,平常极少出现在公众视线之中,生活中与邻家老太无异,邻居们大多不清楚她是潮剧界的名人。每当有人夸她的花旦戏,她总是谦虚说,那是肖南英、陈馥闺等师姐没在剧团才排到她;每当有人称赞她导演的戏,她却认为那是郑一标等前辈教授的功劳。

  从名演员到名导演,从剧团当家人到剧种传承人,黄瑞英把毕生的精力都献给了心爱的潮剧,在美丽的梨园中抒写着艺术人生……

作者: 
陈泽楷
来源: 
汕头日报(2019.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