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璇秋在东路

  屈指一数,42年过去了。

  近期清理资料,一段尘封的往事,激起我深沉的回忆。

  1977年,在海南岛东北部的国营东路农场,那是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双重匮乏的年代。在农场说广州话的珠三角和湛江青年,与说潮汕话的来自揭、潮、汕不同地域青年,平时偶有闲暇,那些喜爱家乡剧种者,各方都会拉出粤剧、潮剧彼此的一代宗师邝健廉(红线女)、姚璇秋互相比拼一番。但不同剧种的精英,争论总是有始没终,结果总是不分高下。

  终于有了让潮汕青年欢呼雀跃的日子,汕头地委(当时包括揭阳、潮州、汕头三地)是年派出慰问团,专程赴海南慰问垦区潮汕青年,并带来了经精心准备的汕头青年实验潮剧团,团长和主角均由姚璇秋领衔。时间一个月,海南当时的两大主流媒体,《海南日报》和海南广播电台,全程铺天盖地跟踪报道。

  到文昌县慰问演出属中段时间,文昌境内共有4个国有农场,按分配每个市县安排演出一场,当时文昌县所定地点正好在东路农场。消息一经确定下来,我接到的电话真不少,其中印象较深的是时任南阳农场党委副书记江奕深,早早就打来电话,电话内容自然是要给南阳的潮汕青年分个好地段,他是潮剧迷,老家揭阳云路。没问题,文昌县境内这4个国有场,东路和南阳潮汕青年占最多,那天用白石灰给南阳划出了很理想的一大块地方。

  演出开始,潮剧《小刀会》扮演男主角刘丽川气场爆棚,真想不到这个当天下午还到我工作队宿舍聊天,谈话彬彬有礼的他,时下舞台挥舞大刀,嚎叫如雷贯耳的健将,又给人另一番全新的感觉。

  姚璇秋太累了。连日来环海南岛演出的舟车劳顿,又担任剧团团长,还是潮剧《江姐》的女主角,再加上她是著名潮剧表演艺术家,曾多次受过毛主席、周总理接见,全琼各地慰问演出时,过海潮汕游子,尤其演出地有潮汕人任要职的,非请她加演加唱不可。她也盛情难却,几乎是有求必应。她谈感受、看到潮汕热血青年在第二故乡披星戴月,披荆斩棘,我能怠慢吗?当到达东路农场时,她是吃着感冒药和清爽药上台献艺的。

  姚璇秋献唱的是《江姐》系列选段,用潮曲引吭。唱腔高昂激越,字清声坚,节奏收张有序,潮味纯正音韵双展,情感飞扬酣畅淋漓。系列选段中也有表白之处,念白抑扬顿挫,字字珠玑,言之凿凿,直抒江姐凛然正气,热血激荡视死如归的大无畏气概。农场宽阔的大戏台,对着戏台渐渐升高的坡地,席地而坐的过海潮汕游子,吸吮着第二故乡大氧吧的清新空气,如痴如醉,每个人都烙下了人生永世不忘的美好记忆。因为大家知道,时下要在潮汕大地看姚璇秋演出已经不易,况且在异地他乡呢。

  第二天送别汕头慰问团及随行的潮剧团,我们与姚璇秋还有一起吃早餐的一次聚会。我的左侧正好紧挨着姚璇秋,右侧是我们工作队的李队长,同桌对面是东路农场的符场长,还有汕头慰问团的领导和文昌县领导,这一桌属嘉宾桌。大家边用餐边畅谈,这次谈话也出现戏剧性变化:我们给慰问方讲文昌县冠琼冠国的“八个之乡”,我们主讲,客人听讲,与昨晚观赏演出正好颠倒。“文化之乡”讲到文昌一大批文艺家活跃在全国文坛教坛,海南话的标准发音就来自文昌时,姚璇秋竟像小学生般听得十分入神专注。讲到“将军之乡”在抗日战争中,国共两党以张云逸大将为首,文昌县籍有好几十位将军指挥千军万马酣战抗日沙场,甚至将军人数比大陆某县的“将军之乡”人数还要多时,姚璇秋感叹得直点头。讲到“国母之乡”有孙中山夫人宋庆龄、刘少奇夫人谢飞…… 姚璇秋出于女名人特有的心理凝视仰叹回响而发出了惊赞声。

  握手惜别了,挥手再见了,我握着姚璇秋这潮剧泰斗的“兰花手”,盼望她能有机会再来文昌献艺。她也谦诚回应,好呵,希望有机会下次再听你们讲文昌冠琼冠国的“八个之乡”。

作者: 
江龙光
来源: 
揭阳日报(2019.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