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丹青描绘故土风情 ——访画家郑少洲

正在创作的郑少洲。 陈泽楷 摄

活捉孙富    郑少洲 作

渔邨春意浓。郑少洲 作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潮汕画家,他钟情于用手中的画笔描绘南国海滨山水四季不同的旖旎风光,用心去读“懂”故乡大海的神韵;他更擅长于把繁复细腻的戏剧元素化为简约的画面造型,把富于戏剧程式化的美感变成一场笔墨声色的盛筵,潮汕地区家喻户晓的传统潮剧戏曲人物在他的笔下栩栩如生、意趣盎然。其作品带有极强的潮汕地域特色及浓烈的家乡情结,让人们看到一个本土画家对弘扬本土文化的担当。他就是揭籍画家郑少洲,现为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出版有《郑少洲国画小品画集》《郑少洲人物画选》等画集、台历,先后在广州、深圳、珠海等地举办画展,部分作品在泰国、日本等国家展出并被收藏。

 

  作为本土画家的故土情结

  在泰国潮州会馆招待厅,一幅7米×1.45米的大型山水画《潮汕大地沐朝晖》特别引人注目,许多侨领和国内外政要到访,都会在这幅巨作前驻足观赏,合影留念,并对作者的艺术水平啧啧称叹。这幅全景式展现潮汕风物、社会面貌的鸿篇巨制,正是去年郑少洲运用传统国画技法与西洋画色彩画法、耗时3个多月创作而成的心血之作。作品以分布于潮汕大地的韩江、榕江与练江,以及莲花山、桑浦山、凤凰山、大南山、大北山“三江五山”为主体构架,将海湾大桥、广济桥、韩文公祠、进贤门城楼等潮汕地标性建筑一一揽入画中,借助中国绘画独有的散点透视技法,大手笔、全景式呈现潮汕大地壮丽的风光与独特的人文。作品立意高远,境界辽阔,气象恢宏又浑然一体,营造出“咫尺千里”的视觉效果,充分体现了郑少洲驾驭国画大题材的艺术实力,更将画家对故乡的赞美、眷恋之情融入一笔一画之中。

  刚届耳顺之年的郑少洲出生于揭阳产业园月城神山郑乡,其父亲郑侯祥是一名归侨,擅长绘画,上世纪40年代在泰国曾与潮籍著名画家陈望先生一起画过电影广告。受家庭环境熏陶,郑少洲自幼对绘画产生浓厚兴趣。从汕头工艺美术学校毕业后,郑少洲供职于汕头日报社,尽管工作繁忙,却从未搁下画笔。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画家,郑少洲是一位具有浓厚乡土情结的人。采访中他多次强调,作为一名本土画家,必须要有担当,要大力弘扬地方文化。画故乡的山水,体现的正是他对本土文化的担当精神。

  展现南国海滨四季风韵

  印象中,画家画海的不多,画得好的就更少了,郑少洲有关海的作品却常见可圈可点之处,这得益于他对大海细致入微的洞察。

  汕头是大海的故乡,拥有数百米长的黄金海岸线,生长于斯的郑少洲从小对海并不陌生。学画之后,他决心以海这一物象作为表现题材,寄托对故土的特殊感情。细心的他发现,同是海,由于地理位置、气候、地质等差异,南方的海和北方的海呈现出明显的不同。他要画的海,不是人们泛认知的海,而是他生活的这座海滨城市的海。为“读”懂家乡的海,郑少洲一年四季常在海边驻足流连,试过在东方未晞之时便踏着朝露出发,为的是一睹清晨第一缕阳光下海的“芳容”;他曾在暮霭里极目远眺,看落日与霞光辉映,观海鸥与渔帆齐飞,望秋水与长天共一色;也曾在夜色中兀立于焦石之上,临风聆涛,感受海的奔放,海的壮阔……通过悉心观察与琢磨,郑少洲捕捉到大海在晴空、阴雨、起风、涨潮、春季、夏日、秋天等不同气候环境下的迥异呈现。

  海是多变的,海在郑少洲的笔下同样也是变化多端的,通过沙滩、焦石、渔舟、风帆、芦苇、波涛等物象的巧妙组合,以及画面的虚实疏密、色彩的调和变换等,郑少洲生动表现出潮汕的海在不同时节、不同气候和一天中不同时段下的气质风貌,向人们展现了故乡的海或深邃或灵动或开阔或恬静的神韵特征。

  笔下潮剧人物意趣盎然

  近几年,郑少洲推出的潮剧系列人物画受到各界好评,殊不知,这是他长期厚积之后的一次薄发,其中浸透着他几多血汗。郑少洲画潮剧人物肇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那时候,他年轻,精力好,白天在报社上班,一到晚上,哪里有戏就到那里“蹲点”,郑少洲由此也成了大光明、大观园、大同等各大戏院的常客,常坐在台下边看戏边画人物速写,有时没座位,索性跑上舞台,躲在布幕后面“偷画”。

  在郑少洲看来,画戏剧人物,首先得熟悉剧情,熟悉人物,才能画出灵魂。他从大量的戏剧题材中博观约取,撷取人物的典型动作和最具代表性的剧情片段进行创作,让人看后会心一笑。比如画《柴房会》,他抓住了李老三惊鬼后爬梯溜梯的夸张情态,配以“情义无价”为题,凸显这一充满正义感的小贩形象;他画的《活捉孙富》,但见一女子挺立于高椅之上,一手翻背水袖于身后,一手扬袖于胸前,花容素服蹙眉俯视,一项衫白鼻男子跌跪在地上,惊慌失措之态毕现。最令人喜爱的是他画的《桃花过渡》:一白须老叟手执船桨,两腿一高一低,微微弯曲作划桨状;一长辫女子双足踮立,一手提腰带,一手擎雨伞,露出半边粉脸,神态娇俏可掬……绘画本是一门平面艺术,郑少洲通过细心的观察和构思,使画中有戏,画面显得动感十足,给人美的艺术欣赏和艺术联想。

  大致成功的画家,在探求艺术的路上都要经历一个从放到收的过程,早期广泛的涉猎练笔,最后回到某一个题材点上进行精耕细作。郑少洲也是如此,无论是潮汕山水画还是潮剧人物画,他在乡土题材方面的创作已日见成熟、成果颇丰,形成自己的艺术特色。他告诉笔者,将继续着力于本土题材的创作,将潮汕的英歌舞、蜈蚣舞、双咬鹅舞以及游神赛会等民俗活动,通过手中的画笔进行渲染、表现,让更多的人感受到潮汕风土人情之美。

作者: 
陈泽楷
来源: 
揭阳日报(2019.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