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作曲家李廷波

  作为地方戏曲音乐艺术,潮剧历史悠久,渊远流长,是南戏的一支。潮剧流传有许多优秀的经典剧目,其唱腔美妙,弦鼓乐曲精彩,自成一格。我11岁加入汕头正顺潮剧团至今,从事潮剧艺术60载,在我的演艺生涯中,初识李廷波作曲的第一个戏是上世纪70年代初期,我在《苹果树下》剧中扮演一位刚从解放锦州战役中被我军改造过来的贫苦士兵。当他换上人民解放军服,戴上五角星军帽后激动地唱:“手捧红星一股暖流涌心田”,这段唱腔的板式就是传统与时尚的结合,非常微妙,让我印象深刻,那时便开始称他为“波仙”(先生)。他比我早出道两年,既是我的师兄,也是我的同事、挚友,我们曾经共同生活,同车下乡演出,吃夜宵,喝啤酒,谈艺论戏,他还为我提了不少表演上的意见。他的人格品德都受人尊重,与他有缘结识,甚是荣幸。

  国家一级作曲李廷波是演员出身,工丑行。自1957年参加源正潮剧团,到从事潮乐潮曲创作至今,对潮剧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他和我一样,年少时因家庭经济所迫加入剧团,从感兴趣到付出一辈子的热爱。如今,我们依然都在为潮剧事业繁荣发展勤奋耕耘。

  潮剧作曲没有专门的教科书传授,但潮剧作曲是一门综合性最强的艺术。潮剧作曲过去叫教戏先生,是集演、作、教、导、编、鼓师于一身的绝对权威人才。李廷波天赋聪颖,在“身教重于言教”的背景影响下成才。他对潮剧的板式、曲式、曲牌、腔调、调性、调式、感句、鼓介、鼓点、锣弓、弦诗反线、轻力、重力、活五、小调等音乐知识以及潮剧的作曲法和乐器法都非常熟悉,术有专攻,业有专精的他,创作多年,名篇斐然。他与大作曲家黄钦赐、杨其国、黄玉斗、马飞等先生一样,都是在教戏先生身边偷师学艺,天赋异秉构成自己的学养,成为一代天才作曲家,在潮剧界和社会上影响巨大。

  李廷波的音乐曲调优美动听,管弦乐和打击乐配合得当,善于表达感情的变化。我唱过不少由李廷波作曲的作品,如《无意神医》、《古琴案》、《春草闯堂》、《飞龙女》等潮剧潮曲有30多部,还有不少像《海边夜情》、《潮汕功夫茶》等小调方言歌曲。李廷波作曲的潮剧作品至今不止300部,我在潮剧舞台上表演的只是他创作的一小部分。

  灵性、韧性和悟性,是李廷波与生俱来的,我赏识他的《无意神医》,凭借此剧,我获得上海第七届“白玉兰奖戏剧大奖男主角奖”,该剧由沈湘渠担任剧本改编,由我担任导演以及主演剧中人物张无意,其中很多唱段一直传唱至今,里面的音乐唱腔流畅,恰到好处,有特殊魅力,难能可贵,特别是三板曲式同样非常精彩,是潮剧曲式板式艺术的创新和发展。同时,曲式铺排得好,给表演留下充足的空间,同时给表演者启发和开拓起了重大作用。

  李廷波作曲的每一部戏,一般都有几个优美的唱段让人传唱,这倾注了作曲者的感情心血,也是他长期沉淀、厚积薄发的结果。例如《古琴案》第六场“人生在世数十秋”、“进退两难无计施”唱段,《春草闯堂》第二场“两座大山齐压顶”特别是“送贵婿上京”全场用活五调式的运行。活五曲一般用于悲剧,这是一种反常规的处理手段,因有福德词的乐句衬托,场面活跃热闹剧场效果极佳,尤显壮观。

  潮剧的作曲基本是遵循传统的音乐程式,以丰富的传统戏曲音乐为基础,对于作曲者,首要的条件就要懂得自己本剧种传统创作手法的借鉴和运用。李廷波不仅是这方面的佼佼者,而且他还具有推陈出新的工匠精神。1996年,我执导李廷波作曲的《大河情》兼主演剧中人物河伯,很多唱段舒展开阔,朗朗上口,演员易学、易懂、易唱、易入情绪。唱腔音乐设计精彩至极。作品旋律优美,在唱段整体内蕴的把握也恰到好处,创作构思和表现人物时,有时剧本中有些词用得不太恰当,韵脚有问题,他能根据自己的理解感受,重新加工润色,使唱段整体更加顺畅协调好听突出。

  李廷波凭着勤奋与天赋创作了诸多美妙的潮剧音乐唱段并且能在民间传唱,每个唱段都熔铸成他自己的风格。他博采众长,吸收外来音乐元素融汇到作品中,例如《张春郎削发》就有上海越剧的味道,《常青指路》有琼剧的东西,而他却信手拈来,游刃有余地融入到自己创作的潮剧中来,使人一听,便知是出自李廷波之手,我非常赞赏。他不仅懂得汲取其他作品的精髓,又能从众多曲牌中调度最合乎情理的曲目,再经过转化糅合,特色鲜明的“廷波曲”便活生生跃然纸上,流行民间。所以称他为当代潮剧天才的作曲家不为过。

  除了旋律优美,李廷波的曲子对人物形象的性格和情绪变化的表达亲切到位,每个唱段都凸现了舞台人物的性格特点和内心感情及行当特点。或许是演员出身的缘故,李廷波在设计唱腔上抑、扬、顿、挫、喜怒哀乐、轻重快慢、刚柔并济,非常讲究。他强调行腔的圆润,发字收音行腔入韵,转调自如清晰顺听。李廷波对唱腔的节奏变化,以及舞台上每个行旦人物中的每一个情节,都能够用结构整体的音乐设计把人物性格及场景气氛淋漓尽致地从音乐中表现出来。

  有人说音乐是戏曲灵魂,我认为,音乐也像神龙,深不可测,缥缈绝伦,给人带来快乐,也让人深思回味。潮剧音乐的精髓集中在唱腔旋律设计上,唱腔艺术的旋律柔美是潮剧最显著的韵味,包括传统曲牌、板式、鼓介等程式。李廷波的作曲在音乐的铺排上有独到的精妙之处,他精通音律,也借鉴了外来音乐的元素,在继承古老潮剧曲式基础上跨越时空,历久弥新。他的作品整体结构严谨,唱腔朗朗上口,不装腔造作。不太懂潮曲的人也喜欢听他的作品。

  李廷波集演员、作曲和导演于一身,对潮剧艺术有着透彻的理解,对潮剧唱腔音乐的设计下了一生的功夫。他爱岗敬业、锲而不舍的戏曲精神值得我们学习,他让古老的潮剧生命不断延伸,我们要以弘扬和传承优秀潮剧艺术为己任,共同为推动潮剧艺术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作者: 
方展荣
来源: 
汕头日报(2019.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