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情趣里的欣喜——蔡垂政书画印杂说

悠悠二胡声(国画) 蔡垂政 作

祖国万岁(篆刻) 蔡垂政 作

  在画界有“黎八哥”之誉的湖南老画家黎政初有一段话,我很欣赏。他说,“看画论画,首先应着眼于作品艺术的风貌和品格,画面的大小在高手笔下同样是精品。”此语是真知灼见。

  当蔡垂政说,他的书画印都是一种业余的状态时,我会心而笑。业余的状态,只是相对于专业,不是好与坏的问题。有时,不刻意的随心所欲,反而能创作出佳作。

  蔡垂政钟情于艺术,其实很好,可以陶冶性灵,提高个人品位,正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他的身上自然地洋溢着一种书卷气的温润气质,令人亲近,即之温温。他喜欢篆刻,他的篆刻是肖像的题材,或者,某些意义上,他是借此而作画。他刻有潮剧人物,每年还坚持刻一种当年份的生肖,已经坚持好多年了。

  他的人物印和生肖印,是以高度的概括代替具象的描写,遗貌传神,在不犹豫的下刀里,表现一种情态的灵动。篆刻章法的要求很高,留白与布局,很具匠心。而年复一年的刻,虽是不同的生肖,如何避免不知不觉中可能出现的复制和雷同,是很费一番心思的。或者,只有真正的爱,才能乐此不疲,并且甘之如饴。然而,努力终有收获。我们披读他的人物印和生肖印,常常有意料之外的感动。比如潮剧人物印,他的敏锐和洞察能力是让人敬佩的。总能抓住人物在舞台上最具光彩的刹那,这稍纵即逝的瞬间,要眼紧眼亮,迅速抓住,印在脑海,然后赋于创作。当然,创作不是复制,创作又是一种艺术的提升。所以,它是艺术品,是物我碰撞和交融的结果,是一种崭新的艺术意境。他的生肖印,也是如此精彩。我发现在创作的过程,他把民俗文化也融进艺术之中,有时是概括性的简约,有时是有意的夸张;或漫画化,或抽象性的象征手法,总是不拘一格,形式多样而活泼,有一种动人的盎然。

  近两年来,篆刻的同时,他又尝试绘画。其实,这是顺理成章的,无非把人物印换个形式,表现在宣纸上。我欣赏他近时写在扇面上的人物小品,感到有一份欣喜,跟阅读他的篆刻,有相同的感受,就是充满着情趣。

  蔡垂政的画,他自谦曰:是涂鸦。但是,因为有情,所以涂鸦亦妙。这是他对艺术理解的表现,是他借此表达对人生的看法。他所涂鸦的当然还是小品,有篇幅的局限,所以,更具挑战。必须要少而胜多,画面不能繁杂,人物也须简约;要重情趣,而能妙趣横生;同时画外要有深意,耐人寻味。

作者: 
林伟光
来源: 
汕头日报(2019.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