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精神 浩气长存

“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给苏君谦等的回信(詹家镇 供)

蚁光炎纪念亭和塑像

  抗战时期,广大海外侨胞以空前的爱国热情支援祖国抗战,形成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和物质力量。澄海有数十万海外侨胞,他们无论何时何地,都心怀祖国,情系家乡。国难当头,他们奋勇当先,“富商巨贾,不吝金钱,小贩劳工,尽倾血汗”,不分地域,不分阶层,同仇敌忾,共赴国难。  

  苏君谦:毁家纾难赈灾救亡

  1938年9月,澄海县信宁乡旅泰华侨苏君谦、郭子纲、黄奕等,从泰国寄国币200元回信宁乡交给詹欧波,委托其以晨光小学名义,转给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作为支持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和陕北公学培养抗日骨干队伍之费用。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收到捐款后复函致谢。全文如下:“苏君谦、郭子纲、黄奕列位先生大鉴:迳复者顷代收到抗大捐款国币二百元,当遵命转交该校当局。先生等关怀祖国抗战人才之养成,爱国热忱殊堪钦敬。查抗战以来,八路军除挺进敌人后方,实行游击战争,以牵制和消耗敌军之外,鉴于抗日战争民众运动各部门亟需干部人才,故有抗大与公学之设立。蒙海内外人士不弃,纷纷赐予物质精神援助,该两校校务遂蒸蒸日上。最近复大事扩充,决招收大批青年,特别欢迎海外华侨返国就学。关于抗大陕公海外隔阂多有不明之处,盼望先生广为解释,鼓励彼方青年前来学习抗战知识则幸甚矣。谨致民族解放敬礼!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驻武代表周恩来、叶剑英,驻粤代表潘汉年、廖承志。九月廿一日。”原件现收藏于詹欧波后人詹家镇家中。

  苏君谦既是泰国著名侨领,又是澄海进步组织“郁联社”发起人之一。1924年初,在澄海信宁毓秀小学读书时,他就与郭子纲、杨敦礼等同学组织读书会“郁联社”,接受五四运动启蒙,投身学生运动。1928年赴泰国,1938年担任泰国潮州会馆执委,积极参与侨社服务工作。尤其是在蚁光炎被害,陈景川、廖公圃等被捕入狱期间,他毅然协助继任的潮州商会郑寄云会长,不避险阻,与日伪斡旋,竭力推动商会的抗日活动。抗战胜利后,祖国各地灾荒严重,民不聊生。苏君谦与郑午楼组织“暹罗华侨救济祖国粮荒委员会”,发动侨胞捐款购米运往潮汕各地救济灾民,总计达3万余吨。他身体力行,几乎是倾其所有,毁家纾难。为节约运费,增加赈米数量,他争取得到联合国救济总署的支持,赠送米袋30万条,并派遣15艘轮船免费运送全部大米。他还采用“托运赈米”的办法,帮助侨胞按指定地点、姓名,点对点地将赈米送达各家各户,以解燃眉之急。其爱国爱乡之情,令人敬佩。

  陈子谷:“爱国华侨的榜样”

  抗战期间,大批华侨青年投身抗日战场,或上阵杀敌,或发挥自己的技术专长到后方支前。澄海涌现了陈子谷、郑松涛、许泽藻、杜永青与杜鹰扬兄弟等一批归侨、侨眷志士,他们为驱逐日寇,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奉献青春热血乃至生命。

  华侨子弟陈子谷的一生颇为传奇。他出生于南澳岛,4岁被卖到澄海,6岁时养祖母去世,养祖父陈峥嵘把他接到泰国。12岁他又偷偷回国。17岁就读北平大学经济系。19岁在养祖父支持下赴日本留学。他酷爱新诗,参加左联,编刊物,出杂志,深受郭沫若等进步文化人的赏识。他人生的重大转折是在1938年陕北公学读书之后。他捧着有毛泽东题词的结业证书离开延安,投身抗日战争烽火中,成为战斗在皖南的一名新四军战士。1940年初,他接到泰国叔父的信,让其到泰国继承一笔遗产。他这时才知道一直疼爱他的养祖父已去世。这时国民党正推行消极抗战积极反共政策,新四军军饷早已停发,而敌后抗日政权还未完全建成,全军吃穿都没有着落。叶挺军长也为此着急,找他谈话,鼓励他去泰国为新四军立功,要他以叶军长秘书的名义到曼谷宣传、募捐,并处理分家的事。

  陈子谷去曼谷后,利用各种关系为新四军抗日救国做宣传,呼吁各界爱国侨胞捐赠棉衣,支援祖国抗日战士。华侨反应强烈,在不长的时间内共募得上万套棉衣费约合6万元国币,加上他分得的20万元遗产共26万元,回到皖南军部,全款献给了新四军,解决了新四军经费的燃眉之急。叶军长高兴地在一次大会上说,革命胜利后要奖给陈子谷一块金牌,称赞他“富贵于我如浮云”。军部《抗敌报》表扬他是“爱国华侨的榜样”。在部队,他虽是军政治部敌工部的科长,但生活上和战士们一样,每月只领3.50元的津贴费。1941年1月,国民党发动了皖南事变,从1月7日起,国民党反动派以8万多兵力在皖南泾县地区,攻击新四军北撤的军部直属队。新四军奋勇抵抗,至14日,除二千多人突围外,其余六千多人大多壮烈牺牲,部分被俘。陈子谷当时随部队一起行动,进行火线宣传。被俘后和其他同志一起被囚禁于上饶集中营。他始终坚贞不屈,坚持狱中斗争,至1946年才被释放,回归部队。

  蚁光炎:“爱国亡身”的海外侨领

  澄籍的爱国侨领一直站在抗日斗争前列,组织发动华侨参加抗日救亡运动。蚁光炎、蚁美厚、陈守明、陈景川、廖公圃等人,都是杰出的代表。

  抗战伊始,泰国侨领、中华总商会主席蚁光炎坚决主张抗战到底,反对一切妥协投降,并以反对侵略、全力救亡为己任,号召华侨抵制日货,使日货集散地力察大马路成为冷落的死市,使日本对泰贸易从1937年9月的630万日元降为1938年4月的270万日元,给日本侵略者以沉重打击。组织认购抗日公债和募捐等活动。在他带动下,先后筹款600多万元支援祖国抗日。1938年初,国民党元老黄兴的夫人徐宗汉到泰国宣传抗战,组织募捐,蚁光炎亲自接她到家中居住并陪同到各埠与华侨代表开座谈会,影响很大。蚁光炎多次汇款到香港华北银行给宋庆龄、廖承志转交八路军、新四军。1938年秋,蚁光炎与陈景川、廖公圃等在暹罗创办《中国日报》与《中原日报》,团结华侨,披露日本侵略中国暴行,宣传抗日救国,增强抗战信心。1939年5月,蚁光炎赴韶关参加广东省参议员第一次会议。在会议上他传达侨情,为民请命,提出保护归侨、救济贫民等问题。归途回梓,恰遇汕头及潮州部分地区沦陷,他关心潮汕沦陷后侨汇不通的问题,特意转道惠阳到香港,向香港银行界商洽驳汇,同时请广东省主席李汉魂协助解决这一关系潮汕广大侨属生活的大事。他又亲赴重庆,向国民政府反映侨情,提出了“加强抗日,开发西南”的建议,临走又捐献2万元为抗日军费。为实现建设西南的愿望,他亲自到四川、云南各地考察实业,带头在云南边境佛角投资兴建一个垦殖场,引导海外侨胞回国,共同投资开发,加强抗战实力。

  蚁光炎坚决主张抗日,在侨界享有很高的威望。日伪采用挑拨、威胁手段,企图拉拢,均未奏效,遂派遣在曼谷的特务机关布置暗杀。风声越来越紧,蚁光炎却正气凛然地说:“职责所在,何能辞卸!”又说:“若为国家侨社之事,则何处非险地,大义所在,岂敢以性命自私乎!”

  1939年11月21日晚,蚁光炎在曼谷惨遭日伪刺杀,壮烈殉难。时任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为其题词“爱国亡身”。

  陈守明:忍辱负重危局斡旋

  陈守明是黉利家族的掌门人,1936年,陈守明被中国国民政府委任为外交部驻泰国商务专员,后又当选为中国国民参政会第一届和第二届参政员。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陈守明除认购大量抗日救国公债外,还从香港西环黉利栈房拨出1000吨大米支援祖国抗日。1939年5月,陈守明到重庆参加国民参政会,并捐献国币85万元作为抗日军费。同时,为开发中国西南资源,便利战区物资供给出资出力。1941年冬,日军入侵泰国,整个侨社陷于危难震撼之中,陈守明被迫出任第18和第19届中华总商会主席。他悯念侨众安危,忍辱负重,在危局中斡旋,竭力维护侨界商界利益,深孚众望。

  1945年8月15日,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翌日下午4时,他在总商会筹备欢迎盟军事毕,车抵英哥码头时突遭暗杀身亡。国民政府明令褒扬,蒋介石题词“忠诚爱国”,以志痛悼。

  年轻海外翘楚:同仇敌忾共赴国难

  蚁美厚、陈景川、廖公圃等一批活跃在泰国曼谷华侨社会的年轻翘楚,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他们参与中国“劝募公债暹罗分会”的组织工作,带头认购大量公债。1938年潮汕遭受自然灾害,米粮奇缺,价格暴涨。他们设立“潮州米业平粜公司”,从泰国购买大米,运回潮汕平价出售,稳定粮价,安定人心。1945年12月,“暹罗华侨各界建国救乡联合会”成立,蚁美厚担任总会会长,会员达10万多人,成立伊始即捐得泰币100万铢。在他们的努力下,“建救会”为救济祖国难民和支援祖国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抗日战争是一场伟大的、全民族的反侵略战争。澄海千千万万海外侨胞对抗战的贡献,将永载史册,浩气长存。

作者: 
陈跃子
来源: 
汕头日报(2019.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