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诗人颜烈

  月隐空墨,雁归影遥。突传来诗人颜烈先生仙逝的噩耗,顿觉生命无常,不胜唏嘘。不久前,我去看他,他十分高兴。虽已虚弱,但还与我谈文论诗,诉说往事。他拿着一叠文稿给我看,说:“我要写笔记艺事一百则,取名《我和文学》,短小精悍地把我从文以来所经历的趣事、感受等记录下来,如《黄华路文艺学习班》《创办汕头工人报》《岭海诗社十八条汉子》《蝴蝶梦获金龙奖》……这其实也是对我几十年从文的记录。”他翻箱倒柜找出当年的金龙奖奖状、2005年诗沙龙合影等给我看。我在他家从九点多坐到十一点多,他好几次谈着谈着就老泪盈眶,临走时他送我到楼梯口,又眼泪打转,我走下楼梯驻足回头再向他告别,他一直站在楼梯口……没想到这一次却成为永诀。

  回想颜烈老师为文一生,诗作甚丰,出版八部诗集,其中,人生十四行诗《蝴蝶梦》2000年获“国际炎黄龙文化”金奖,该诗把莎士比亚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表达爱情的十四行诗体移用为描写人生、表达大爱的抒情诗,出版后引起轰动,连续再版三次;诗集《珍珠情》在中国城市诗歌评比中,获优秀诗集奖;2008年《红月亮》荣获“安福”桑梓文学奖二等奖;《雪梅香》《颜烈散文诗选》分别获张恭荣、陈伟桑梓文学奖二、三等奖。诗作《城市,在进行手术》被选入广东省作家协会50年文学汇编诗歌卷。颜烈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从《相思叶》到《珍珠情》《蝴蝶梦》《爱之旅》,再跨入新世纪的《雪梅香》《红月亮》《颜烈散文诗选》,很多脍炙人口的诗篇甜甜地流淌在众多读者的心田,2008年度个人获汕头市文艺奖特别奖,公认他是一位诗情澎湃、文风严肃、笔锋犀利、正直不阿的特区诗人!

  万籁俱寂、夜深阑静,四周一片漆黑,只看到金谷园一个窗口的灯亮着,刚过不惑、干练清瘦的颜烈坐在靠窗边的写字桌前,时而凝神沉思,时而泪光闪闪,时而奋笔疾书,一直到东方吐白,他才放下笔,《龙湖,我向您报告》脱稿了。

  这篇当时发表后获好评的长诗,就是颜烈在刚调入特区报社时一气呵成,把沉积了多年的对特区魂牵梦绕和无比深爱现于笔端:“踏上风火轮/驾起吉祥云/追踪龙的行脚/……管委会大楼/像龙首高高向上翘/幢幢通用厂房/像甲鳞金光闪耀/……走龙蛇之笔/写特区风骚/啊!龙湖,我向您报告!”

  汕头经济特区的发祥地就是龙湖。颜烈对特区情有独钟,他放弃了《汕头工人报》副总编的职务,于1988年春调入当时特区报副刊部当编辑,翌年提副主任,后升主任,一干就是十年。他深爱特区,以作家特有的嗅觉、敏锐的洞察力和社会责任感,注视特区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他初到特区时,不只是看到特区灿烂的一面,同时也看到存在负面,他用犀利的文笔激越的诗情讴歌特区,呼唤城市改革。于是,诗作《城市,在进行手术》发表了,他心痛、焦急地指出改革开放之初市区落后的面貌:“这是谁见了谁皱眉的现状/参差不齐凹凸不平的楼房/拉成大牙交错翻来覆去的锯片/锯着青筋暴突脉冲加剧的血管/……”接着,他又描写了进行大整治的场面:“这是一场举世瞩目的治理/铲车吊车推土机压路机/汇成排山倒海摧枯拉朽的力量/……结成攻不破打不烂摧不垮的信念/画出斑马线碧玉带七彩链/……城市在疗治后长出肱三角肌……”让人读后如临其境,倍感改革的深刻!

  颜烈站在迎宾路上,向南仰望新落成的金海湾大酒店,凝神构思,创作灵感来了,汕头第一座五星级酒店在他的笔下栩栩如生地展现出来:“金海湾是一架竖琴/竖在宽宽的金砂路/那穿梭往来的车辆/是你拨动的音符……”

  璇宫是汕头国际大酒店顶层,诗人是这样描写的:“城市托你于掌中/剔透玲珑/有温馨缕缕/琴音琤琮/如临玉顶/如御天风/举杯斟月色/击节听歌吟……”真是惟妙惟肖,多么美妙,多么浪漫!

  他见证并歌颂特区一日千里的变化,在《龙湖,一面铜鼓》中,颜烈满怀喜悦地描写了特区创办25周年的可喜成就:“……二十五载跫音响/一道紫电/在远东口岸掣过/一朵火花/在南中国海闪烁/……利用侨乡优势/发挥潮汕特色/打造品牌名牌/……啊!观海长廊绽千年梨花/金砂大道牵十里金梭/璇宫邀月品一壶好茶/……啊!‘双龙’贯海抱珠掬玉/‘玉带’得天亮出新姿……”颜烈另一首诗《东方,灿烂的一页》被我市著名歌唱演员梁国荣在纪念汕头特区20周年专场晚会上朗诵,引起在场观众的共鸣。

  2008年,在市委宣传部组织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文艺采风活动中,颜烈又创作长诗《三十年龙湖·三十年新津》,把波澜壮阔的汕头改革开放三十年大变化浓缩在八节近百行诗篇中:“……啊!三十年挺立潮头/……汕头,正处于新的起跑线/新津,是新一轮发展的引擎/改革开放,打造腾飞的双翅/科学发展观,是再发展的动能/……”字里行间,蕴含着诗人对美丽璀璨的家园的眷恋和深情。

  还有很多很多,如《特区的熊猫》《珍珠》《雨,落在特区的土地上》《我读海岸线》等等,诗人颜烈充满对特区的深恋,凭着高度的社会责任感,或反思,或赞美,把特区眼花缭乱、色彩斑斓的经济建设、城市发展、生活情景一一入诗,难怪被誉为“特区诗人”!

  颜烈君1990年当选为经济特区作协主席,翌年即编辑出版第一本特区文学《太阳风》;后汕头特区扩展至全市,汕头市作家协会换届,他连续三届当选副主席;他主编特区晚报《龙泉》版十年,带领责任编辑共创“龙泉”品牌,这期间,经他手修改和指导的稿件不计其数;退休后又热心组织“诗沙龙”,吸引了我市大批爱诗写诗的发烧友,很多青年在他的扶持下脱颖而出。诗翁虽已驾鹤西去,但愿在天堂继续赋诗,让我们记住这位名副其实的值得尊敬的特区诗人。

作者: 
林璇
来源: 
汕头日报(2019.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