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湃在南昌起义前后的故事

  彭湃是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创始人,是“农民运动大王”;他还是南昌起义的组织者之一,为人民军队的诞生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一、痛斥张国焘

  1927年7月27日,彭湃离开九江,抵达南昌。他赶到南昌江西大旅社,参加周恩来组织召开的南昌起义中共前敌委员会会议。根据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中共前敌委员会,由周恩来、李立三、恽代英、彭湃组成,周恩来为书记。

  7月30日,中央代表张国焘赶到南昌,在前敌委员会紧急会议上,提出起义没有绝对成功的把握不能举行,没有张发奎的同意不能举行等主张。周恩来与前敌委员会委员们与张国焘进行了坚决斗争。彭湃愤怒站起来痛斥张国焘:“如果延误出事,你将会成为历史的罪人!”争论数小时,双方意见无法统一。原定30日晚起义的计划不得不推迟。7月31日,经前委长时间争论,张国焘不得已表示服从多数,起义遂决定于8月1日凌晨2时举行。后来,发现叛徒告密,前委又临时决定将起义提前两小时举行。闻名中外的南昌起义取得了成功。

  二、智擒反共密探

  彭湃为中共前敌委员会委员,又是革命委员会委员,同时还被任命为农工委员会委员。起义部队撒离南昌,南下广东,进入了江西的地盘。有一天,农工委员会在江西于都附近一个地主庄院内宿营,彭湃在院内巡查发现一个年轻人对这支四五十人,而且多是干部、缺少警卫的队伍反复窥视。彭湃马上走过去和他攀谈,感觉此人不是农民,遂假意表示出对革命的种种不满。没想到对方真的上钩,告诉彭湃他自已是反共组织的成员,说还有四个同伙在附近树林等他打探的消息,他要彭湃入伙做内应,还要彭湃去和他的头子见面。彭湃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彭大胆”,决定单刀赴会。

  在树林里,彭湃见到四个腰插手枪的壮汉。他们双方进行了攀谈,彭湃趁他们不备,瞬间掏出手枪对准他们,他们怕挨子弹,只好缴枪,乖乖被彭湃押回农工委员会驻地。

  一审问,大伙吓一跳:当地的反共组织已经组织了二三十人,准备在夜里偷袭庄园,把农工委员会这支队伍消灭掉。大伙惊怯之余说:亏得了彭湃,要不然晚上就要出大事!

  三、巧计应对土匪

  张国焘是农工委员会的主席,该人肥胖,偷懒不想走路,提出要坐船顺江而下奔长汀。好不容易租来两条船,但找不到船伕驾船,只好自已人划船,船顺流而下,行驶60华里左右,船碰撞到江中石头,一条船翻到江中,另一条船被冲到岸边搁了浅。好在这一带江水不深,没有淹死人。

  这里很荒凉,大家又饥又渴又冷,队伍向墟镇的方向开去。这里已是福建的武平地区。在途中,遇到几个从镇里跑出来的人,他们说:镇里住有好几百名土匪,他们几个是逃出来的。

  怎么办?大家把眼光投向彭湃,只有他才能拿出主意,彭湃说:土匪历来是以保存自已的实力为原则,有机会的情况下占些小便宜,向来害怕和大部队冲突。倒不如虚张声势吓唬他们一下,反而可能安全。

  张国焘领教过彭湃的厉害,也就同意了。于是,农工委员会变成大部队的“打前站小分队”,随着郭亮的口令声,大摇大摆开进一家豆腐店,让全体人员坐下来吃饭。

  彭湃知道,能在土匪出没的地方开店,如果没有与土匪有关系是做不到的。

  于是,彭湃安排人高体胖的张国焘对老板和“两个伙计”训话:你们可以去告诉这里的司令,让他到这里与我们见面,如果他想要个什么名义,我们可以委任。对方回答:我们一定传达长官的意思。

  当夜,豆腐店附近有二三个背枪的土匪监视巡逻;而我方也把子弹上了膛的步枪放在床头,才睡觉。

  一夜相安无事,第二天土匪头还主动派来一个向导。农工委员会队伍“顺水推舟”,随向导到了汀江边。彭湃笑对“向导”:“后会有期!”

  经过这一番遭遇后,农工委员会这支队伍才到达上杭,与大部队汇合。

  四、妙摆“空城计”

  南昌起义部队扺达广东大埔县三河坝,进行了分兵,主力部队南下潮汕,留下二十五师扼守三河坝,阻击来犯之敌。朱德受前委派遣留在三河坝加强二十五师的领导。张国焘、彭湃的农工委员会也还留在三河坝。此时三河坝我方有三十多人和三十多支长短枪。而主力部队南下,二十五师还在上杭,要二三天才能到。为此,他们变成了“孤悬”。

  地下党组织给彭湃传来消息:钱大钧部的一个团已开到三河坝附近,三河坝的民团50多人准备包围消灭我方,钱大钧部的暗探也在三河坝活动。他们处在敌人包围之中。

  肥胖的张国焘被吓得满头大汗,不知所措。

  彭湃对张国焘说:“先解决民团,由我负责!”接着对朱德说:“我带二十人,各十支长短枪,剩下的长短枪和人员你带队,请你做接应!”

  朱德微笑说:“好咧!”

  彭湃和长短枪队员都摘下红领带,冒充钱大钧部。傍晚出发,在我地下党员林火的带领下,到了民团团部。我10名长枪队队员马上上房屋掩蔽,枪口对准操场。彭湃找到麻团总,提出要他们配合军事行动,检阅他们的团丁。彭湃装得逼真,一时蒙过麻团总,他真以为彭湃是钱大钧的团长。50多名团丁集合于操场,彭湃训完话,突然我两名队员用枪抵住麻团总,屋顶上的枪口也对准了他们。这时,他们才知道上当了,在威逼下只好缴械投降。

  他们押着俘虏走在途中,朱德领着接应的队员来了!

  钱大钧部一艘电轮船向三河坝开来,敌人准备登岸。朱德带领十几个队员向电轮船开火,并投掷手榴弹,吓得敌电轮船调头往上游逃去。要是一船敌军上船那就难对付了!

  随后,在我地下党的帮助下,也将几个装扮成当地人的暗探抓获。

  为了蒙蔽敌人,张国焘拿出主席的架子,连连接受当地绅士的拜访,并对他们说:“我们的大部队就要到了!”借此将消息传出去。

  在三河坝这场“空城计”中,熬过两天,第三天周士第、李硕勋带领二十五师到达了!

  彭湃和张国焘带着农工委员会的成员乘船,去追赶主力部队。

  五、显示影响力

  在艰难的南昌起义部队南下的路上,官兵都被疲劳和溽暑所苦恼,而彭湃好像一个不知疲倦的人,有时装成蹩子,有时用怪声怪调唱一段海陆丰情歌,引起官兵们一阵欢声笑语。有时他在路边写标语,有时又在画画,以鼓励大家前进。为此,大家称他为“快乐神”!

  一进入潮汕,这个“快乐神”,变成了“彭菩萨”。只要他站在大街喊一声,奔走响应的老百姓就会挤破街巷。可见他在潮汕地区的威望。

  从潮州到汕头连通一条铁路,起义部队到来之前,中共地下党怕反动当局利用这条铁路,运兵攻打起义部队,对铁路进行重度的破坏。起义部队扺达潮州,要用这条铁路运兵,眼看遭受破坏的铁路,一下犯愁了。周恩来更是焦虑。

  彭湃回来了!他找到周恩来,对他说,修复铁路的工作交给他。周恩来求之不得,十分高兴把工作交给了他。

  第二天一早,杨石魂跑来向周恩来汇报,经过一个晚上,在彭湃带领下就将铁路修复了!周恩来一下楞住了:有那么快吗?

  原来经彭湃一发动,傍晚来了七八千人,他们从两头上路对着干,协助铁路工人忙了一夜,就完全修复了!

  1927年9月27日,揭阳汾水战役开始了!

  南昌起义部队的二十军一、二师,十一军的二十四师共6000余人开赴前线,参加战役的战斗!

  在彭湃的发动下,揭阳人民形成巨大的支援前线的洪流,成千上万的工农群众组成了运粮队、运弹队、担架队随军前进。一、二、四区的两千多名农会会员和赤卫队员,也随军开拔,以协助战勤和外围警戒。他们打着农会会旗、赤卫队队旗,和起义部队官兵一起汇成了滚滚的铁流。

  贺龙看到这庞大的支前队伍,对彭湃伸出大拇指,说:“一天的时间就组织了这么大的支前队伍,你这个农民大王不简单!”

  彭湃打趣地说:“你神龙发威,我和揭阳党组织不敢怠慢!”

  六、指导抢救南昌起义领导人

  “八一”南昌起义部队根据党中央指示,领导人从海陆丰转移到上海分配工作;起义部队转移到海陆丰,与地方武装相结合,坚持武装斗争。在普宁军事会议召开之前,起义部队已派员到普宁流沙设接待点,为转移做好准备。

  彭湃在普宁军事会议召开之前,他通过地下交通站,通知湖东农会领导、共产党员陈宗尧前往流沙。陈宗尧一接通知,马上动身,一个晚上徒步来到流沙,见到了彭湃。他俩都是富家子弟,而且都是大学生,有着共同的志向和目标。彭湃交代,很快有起义部队领导人要从湖东港转移出海,要他返回湖东以后准备保卫队伍,雇用渔船和备用有关物资。

  就起义部队和起义领导人转移,彭湃对普宁党组织做了安排,并迅速成立了一支保卫和向导的队伍,帮助起义部队。

  1927年10月3日下午2时,普宁军事会议在进行之中,敌13师对我军突袭,我军仓促应战。在这十分危险的时刻,彭湃首先想到的是代总指挥贺龙,因他是蒋介石、汪精卫的心头大患,要抓的头号首领。他利用自已对当地熟悉的优势,与夫人许冰带上了贺龙,随后又带上刘伯承、廖乾五、林伯渠、徐以新等人,安全抵达湖东港,在陈宗尧的组织下,他们一行安全出海。周恩来、叶挺、聂荣臻等循彭湃行进的路线到达湖东,叶挺、聂荣臻恐怕患重病的周恩来在海上有危险,于是转移至南塘兰湖。

  南昌起义领导人转移,在陆丰党组织和革命群众掩护下,没有一位被捕被杀,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这与彭湃的有力指导有直接关系。

作者: 
刘汉升
来源: 
汕尾日报(2019.01.31)
浏览次数: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