镌刻印章讲述老埠故事

丁明传授印章镌刻技艺

  在汕头,刻印业曾有过一段风光的历史,从侨批上可以看出,印章使用曾在潮汕地区乃至海外盛极一时。然而,随着印章雕刻机、激光雕刻机等设备的出现,传统手工镌刻技艺日渐式微。

  尽管如此,总有一批艺人坚守付出,使它代代相传,印章镌刻技艺非遗传承人丁明便是其中的佼佼者。30载如一日,丁明用手上的刻刀,不断赋予印章新的表现形式和意义,在古与今的碰撞和交融中,演绎出令人惊艳的效果。

  匠心创新玩出花样

  采访丁明时,他刚参加会议回来,捧回本“金平区优秀拔尖人才”的证书。初次见面,丁明给人的感觉是质朴谦和。只见他从书柜里摸出一本小画册说,“请多多指正。”记者接过一看,是《汕头·小公园游玩指南》。翻开画册,小公园吃喝玩乐,一网打尽,其中特别吸引记者的是,贯穿全书的经典建筑印章拓印,有百货大楼、胡文虎大楼、小公园中山纪念亭等汕头老城代表性建筑以及汕头市博物馆、侨批文物馆、开埠陈列馆、大埔会馆等建筑。承载儿时记忆的建筑物尽入方寸之中,惟妙惟肖,趣味盎然。

  这套目前已积累了24个印章的作品名叫《汕头印记》,正是出自丁明之手。丁明说,小公园开埠区一直以来有着“潮人精神文化家园”之称,他精心创作了这套印章,就是为了追忆乡愁、留住乡愁。

  “这些老建筑背后的故事我都进行了认真了解,领悟当时的老城文化”,丁明说,为了维护历史文化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创作前,他往往要花费数周时间去阅读相关资料,然后再进行构思。丁明坦言,建筑物用印章来表现是比较少数的,而且要表现出精细和完美,更要结合技法,包括构图、包括印章特有的特性,包括拓后的效果等。“有一些建筑物画了十多份稿,单纯拍照就拍了上百张”,丁明说,把老建筑的气势、整体形象保留下来,通过印记的方式再现老建筑往日风采,延续文脉。

  汕头的小公园开埠区是汕头老市区旧城区重要胜迹和历史商业区繁华的见证,透过一枚枚印章,人们收集着属于他们的老埠记忆。“一方好印不仅能体现出篆刻家的笔法、刀工,更能体现出艺术家的修养与文化”,丁明说,用印章讲述城市故事,一方面可以弘扬汕头的镌刻艺术,另一方面也“印”出了家乡美,让老市区焕发出新的生机。

  倾心镌刻潜心学艺

  丁明与镌刻结缘还要从三十年前说起,他从小就对文化和艺术十分感兴趣。丁明9岁学书法、10岁开始学习国画和篆刻,13岁又学起素描色彩。“镌刻和其他艺术形式一样,都需要灵性和天赋,同时悟性也很重要,但这些一定要和勤奋结合起来。”回忆自己学艺的经历,丁明至今都觉得自己很幸运,他17岁时随汕头市刻印厂的郑灼光师傅学习镌刻,19岁正式进入该厂工作。

  几十年来,他对镌刻艺术情有独钟,刀耕不辍。历经二十多年的静心悟道和勤奋实践,他完整掌握该技艺,并成为吴来华老一脉相承的第四代传承人。30年磨一剑,丁明从未间断对印章镌刻技艺的打磨,技艺精湛,他的作品既有体现豪壮飘逸的书法笔意,又有优美悦目的绘画构图,还兼得刀法生动的雕刻神韵,可称得上“方寸之间,气象万千”。

  不遗余力传承技艺

  “1956年,汕头市政府以汕头川月刻印社为班底,将20多家刻印作坊组成汕头市刻印厂”,丁明说,最初职工70多人,最多时达300多人。

  说起印章,丁明如数家珍,他告诉记者,印章生意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比较吃香,那时候大家的生活基本都离不开印章,家家户户都有。无论是收取信件、银行取款,还是粮票、猪肉票的领取,都要用到印章。“在很多侨批信文称谓上方和信尾落款处,可见一个红色醒目的小印章,这就是如意章,以寄愿远方的亲人如意平安”,回忆起以前的日子,丁明双眼放光、喜上眉梢。

  然而,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电脑刻章的兴起,人们对印章的需求逐渐减少,传统手工刻章逐渐没落,甚至后继无人。对此,丁明认为,用雕刻机刻一枚公章仅需几十秒,但电脑刻章缺乏灵性,更无法谈镌刻艺术之美。也正是因为传统镌刻技艺能够体现优美的书法艺术,所以还是有很多人找他“私人定制”一枚独一无二的专属印章。

  为保护和传承这一传统技艺,自2015年以来,丁明每年定期为全省印章行业开设讲座,传授知识,并开设工作室及技艺传习基地,设立技艺展示厅,收集、整理、编辑潮汕刻印名师的作品资料集,希望让印章镌刻技艺得到有效的保护和传承。2017年,丁明把印章镌刻技艺带入汕头二中女生素养课堂,让学生感受印章镌刻的魅力。近期,丁明在市文化馆举办印章镌刻技艺公益课,受到市民追捧。

  作为印章镌刻技艺非遗传承人,丁明希望通过自己的视角和感受,继承发扬这一传统技艺。他告诉记者,“希望将其传承下去,让更多的人喜欢上镌刻,以便能刻出更多的精品。”

作者: 
陈文兰
来源: 
汕头日报(2019.05.13)
浏览次数: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