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珏事迹考略——许驸马府史谭之二

许珏像

许驸马墓

  在潮州市古城区中山路葡萄巷东府埕4号,有一座浑朴典雅的古代府第建筑,每天门庭若市,其中有建筑专家学者,有八方游客,也有前来追根问祖的许氏后裔和宗亲。这就是1996年11月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许驸马府。

  关于这位“驸马爷”的传记,现存较早记载且较详些可推明嘉靖四十年(1561)修《广东通志·人物列传三·宋上·许申传》:“曾孙珏,娶太宗曾孙女德安县主,授左班殿直,继闻义知宾州。在宾赐锦袍者六,金带者三。终武功大夫、明州观察使、广南西路兵马都监。”又嘉靖二十六年(1547)修《潮州府志·人物志·许申传》:“曾孙珏,娶太宗曾孙女德安县主,授左班殿直。”

  这里有必要对几个官衔作些解释,按《续资治通鉴长编》《宋会要辑稿》、龚延明《宋代官制辞典》(2017年中华书局)等的记载,左班殿直:武阶名。原名“入内内侍省内侍高品”(简称“高品”),属三班小使臣阶。宋神宗元丰年间(1078——1085)改制,定为正九品。徽宗政和二年(1112),改为“左班殿直”,其阶名易为成忠郎。俸禄:料钱三千,衣赐春冬绢各四匹、绵二十两。考许珏以左班殿直知宾州为元丰中(见万历《宾州志·卷五·秩官》,1990年书目文献出版社),时左班殿直尚名“高品”,则上述志书记载是有些“超前”了。

  武功大夫:武阶名。属诸司正使八阶列。为正七品。俸禄:料钱二十七千,衣赐春冬绢各十匹,绵二十两。

  宾州:州名,唐贞观五年(631年)置,宋元相沿。今广西宾阳县地。

  明州:始置于唐开元二十六年(738)。宋绍熙五年(1194)改为庆元府,元代称庆元路。明灭元后因“庆元”之故,复称为明州府。洪武九年(1376)以明州的“明”字与国号同而改为宁波。今浙江宁波地。

  观察使:唐乾元元年(758)改采访处置使为观察处置使,掌考察州县官吏政绩,举善纠恶,后兼理民事,辖一道或数州。凡不设节使者即以观察使为一道的行政长官,或即以节度使兼领。至宋代,从宋初收藩镇军权后,知州等成为一州的实际差遣,而原来的观察使等成为武阶官后不再有掌控地方的实际权力,但都有所系之州。宋代观察使分正任官和遥郡官两种情形。正任观察使属于贵阶,拥有军功者才有可能获得,否则便需要特旨;遥郡观察使官品比正任稍低,却可以和正任观察使享受同等优厚的俸禄,所以仍然不失为美阶,一般也是授予有军功者或是特旨授予。元代废。(详见虞云国、张玲《唐宋时期“观察使”职权的演变》)

  广南西路:宋至道三年(997)置,治所在桂州(今广西桂林市)。辖境相当今广西壮族自治区、海南省及广东雷州半岛。元初废入湖广行中书省。

  兵马都监:邓广铭《宋史职官志考正》:“都监之总名为兵马都监,其统辖一路者,为路分都监;统辖一州一府者,为州府都监。”宋·马端临《文献通考·职官一三》:“宋朝兵马都监,有路分,掌本路禁旅、屯戍、边防、训练之政令,以肃清所部。”

  据道光《高要县志·金石略二》载:“许珏题名:元祐辛未,许珏监兵罢任,敬观祖父留题。刻在石室大岩。案:右许珏题名正书。《高要志》又有许申留题。申,明道三年(1034,实景祐元年)以刑部郎中任转运使,留题当在此。时以未见,附识于此。”元祐辛未,为宋哲宗元祐六年(1091)。则可知许珏罢任广南西路兵马都监是在元祐六年。此石刻高0.45米,宽0.25米,现存于肇庆七星岩石室岩洞内东壁。

  许珏知宾州为元丰中,在此之前的神宗熙宁九年(1076)方结束和交趾(越南)李朝之间的一场战争,二国讲和。但边境仍不靖,宾州也处在战争前线之列。许珏在任能得到朝廷赐“锦袍者六,金带者三”,可知其政绩昭昭,万历《宾州志·卷六·宦绩志》还记载他在“于州治建荣恩堂”,与叔父许闻义、许并父子“三世守宾,均有惠政及民,称一时之盛云”。《广东通志》记载许珏“明州观察使,广南西路兵马都监”,应是升明州观察使作为对他的褒奖,这里的“明州观察使”是品阶的表示。从地域看,广南西路属今广西地区,明州属今浙江地区,实际出任的地方与所授观察使的地方相距较远,可见明州观察使并不实际到任,只表明许珏的地位和所应享受的俸禄。而“广南西路兵马都监”才是他的实职差遣。

  《广东通志》言许珏 “娶太宗曾孙女德安县主”,县主:亲王女封号名。汉代已有县主之封号,北宋沿置。县主之夫当然称“县马”。宋·欧阳修《归田录》(2003年三秦出版社)卷二:“宗室女封郡主者,谓其夫为郡马;县主者为县马。”近来热播的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有一情节:小公爷齐衡为婚姻与母亲平宁郡主杠上了,小公爷不吃不喝,就是要用生命来威胁自己的母亲,非盛家六姑娘明兰不娶!而平宁郡主宁可和自己的独子撕破脸皮、闹出人命,也不同意小公爷娶明兰,她到底是属意谁或是忌惮谁呢?这个人到底是多强大的背景,才能让平宁郡主赌上母子情分和独子的性命?剧中有一个踩在下人背上看马球表演的嘉成县主,就是这个人,日后嫁进了齐国公府,成为了平宁郡主的儿媳妇。这因为“县主”是皇亲贵胄,地位尊贵,不是寻常的公侯伯爵可比的。并且剧中这个嘉成县主是邕王的女儿,而邕王和兖王正在争夺未来的皇位继承权,也就是这个县主的父亲有可能是以后权倾天下的君王,县主就可能是日后的公主。所以更是跋扈,嚣张不可一世。考宋太宗赵光义有子八,除次子昭成太子赵元禧、五子越王赵元杰无后外,长子恭宪汉王赵元佐、三子真宗赵恒、四子商王赵元份、六子镇王赵元偓、七子楚王赵元偁、八子周王赵元俨均有子 。那么这德安县主除不是真宗赵恒之裔孙外,有可能是余五王之后了。但仍需有待考证。以此推之,这位德安县主与宋英宗同辈,许珏居官时的神宗、哲宗是要呼其为姑父、祖姑父的了!

  又百度百科介绍许珏有“监兵罢任而谪戍儋州 (今海南省),事因今难追觅”之说,这可能是苏轼《酒子赋》中提到“潮人王介石、泉人许珏,乃以是饷余,宁其醅之漓,以蕲予一醉”而产生误解,正德《琼台志·游寓》(2006年海南出版社):“许珏,字君瑶,泉(福建泉州)人,久寓儋(州),年九十余。精于易、书,论灾祥有验。苏文忠公喜与谈论,往来甚密,每以醴饮。公曾有赋赠,称‘泉人许生是也。’及还,以茶盂惠,且属曰:‘无以为清风明月之赠。盂,聊见意耳。’许康民,字廷惠,珏之子。从游儋,久居城东。” 今人不察,遂有张冠李戴之嫌。

  许珏长子许仲礼,官武节郎,为东南第十一将。《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百十一:“(元丰四年)东南诸路团结诸军为十三将:淮南东路第一,西路第二,两浙西路第三,东路第四,江南东路第五,西路第六,荆湖北路第七,南路潭州第八,全、邵、永州准备广西应援军第九,福建路第十,广南东路(今广东)第十一,西路桂州第十二,邕州第十三。”东南十三将的编制一直延续至南宋,为州兵马都监部属。次子许仲进,官韶州教谕。

  许珏卒葬于桥东洗马桥,墓于2011年1月列为潮州市文物保护单位。每年农历十月廿四,是一年一度的扫墓祭祀日,散居各地的上万裔孙都云集拜祭。现墓碑作“宋敕封宾州观察使驸马国玺许公、皇姬郡主赵氏墓”,上面已知许珏是尚德安县主为县马;又葬后封土前,立小碑,宋代时期不分士庶通行。宋·司马光《书仪·丧仪三·碑志》(文渊阁《四库全书》本)载:“志石刻文云:某官姓名,某州某县人,考讳某,某官,某氏,某封。(无官封者,但云姓名或某氏)……墓前更立小碑,可高二、三尺许,大书曰某姓、名某,更不书官。”这里的“墓碑”,指类似今日各地习见的墓上小碑,即司马光所谓“高二、三尺许”只书“某姓、名某”等简要信息的小碑,而非神道上的丰碑巨制。《书仪》载墓内有圹志,“墓前更立小碑”,一般平民亦可为之。世俗崇尚“封土立碑”的观瞻,当然不限于少数人。从考古文献中可知,宋代以前碑文大都为单行字,夫妻合葬墓极为少数。到了明代方流行夫妻合葬。如位于潮州归湖神前山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宋代王大宝墓,碑文就只阴刻“宋礼部尚书大宝王公墓”楷书字样。故万历《广东通志·郡县志二十八·茔墓》记载是:“殿直许珏墓,在城东洗马桥旁。尚太宗曾孙女德安县主。”乾隆《潮州府志·古迹·茔墓》:“殿直许珏墓,在城东洗马桥旁。”但到了光绪《海阳县志·古迹三·冢墓》记载则是:“尚宋德安公主、殿直许珏墓,在东厢洗马桥旁。”饶宗颐总纂《潮州志补编·古迹志》卷十:“宋尚太宗曾孙女德安郡主、殿直许珏墓(申曾孙),在城东洗马桥旁。前有石墓道一座,民国二十一年(1932)十二月许氏子孙重修。”可见此墓碑并非宋代之物,在清光绪之前已为人所更换了。光绪《海阳县志》更将“县主”升格为“公主”,这也难怪,在旧时处于“省尾国角”的州郡人士能与皇家攀亲者毕竟是凤毛麟角,到后世难免产生有攀高接贵之念!但作为史实,是不能以讹传讹而有所贻误的。

作者: 
陈贤武
来源: 
潮洲日报(2019.05.05)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