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写的人 ——印象蔡照波

蔡照波近照

  一口气读完照波兄让侄子平勋带回的新书《欲辩忘言——蔡照波印象》,依然是熟悉的温暖和感动。

  本书不是蔡照波的著作或传记,而是收录近30年来散见于各类新闻出版物或电视媒体的60多篇论述访谈,是批评家写的对他艺术创作的评论与文友师长和记者写下的印象,配以相关新闻图片以及他创作的篆刻书画作品,文图俱佳,鲜活生动,对不同时期的蔡照波作了不同时空的记录。那是时间给他的专属荣誉,平凡却无价的岁月赠与的勋章。

  2017年,蔡照波告别电视台领导岗位转战艺术教育和创作,出任中山大学新华学院艺术设计与传媒学院院长。作为人生的阶段性总结,借此答谢关注他的作者们,曾任岭南美术出版社副社长的中大校友谢耿为他选编出版了这本《欲辩忘言——蔡照波印象》。“一篇文章,一次对话,一段叙述,定格了往日的岁月,留下了一段记忆,拴住了一段往事,沉淀了一段友情,带着被阳光抚摸过的颜色,将温暖我今后的人生,”蔡照波在《跋》中这样写道。读该书,心都会悦动,任思绪在字里画里感受蔡照波作品人品的独特魅力。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这是陶渊明五言诗中的句子,取其谐音做了书名,有点禅意,想要说什么,辩什么都忘掉了,而忘不掉的是真情怀,真情意。文字里有鞭辟入里的表达,也有知根知底的暖意,隐约可见他多年来在不同艺术领域施展拳脚的独门绝活。我认为书里选编的文章所透露的信息是极有意思,极具欣赏价值的。因为不管你对蔡照波的认识与了解是如何形成的,这些文字都会是最诚实的增补。它们透露了主人公的心情、人生的样貌和生活经历、心路历程。游走在本书的字画行间,它们独特的气韵与我熟悉的蔡照波是那么地不谋而合。对,就是我打小认识的照波兄。

  认识照波兄已经有好些年了。童年时少初哥的同学照波兄精灵古怪,眼神清澈。恢复高考制第二年我们同班同学,历届生和应届生一起坐堂复习功课。精瘦干练的他,清澈睿智的眼神一如往昔。每次考试,这位走路飞快,仿佛后面有人在追赶般的大哥哥的试卷总贴在黑板供学弟学妹观摩,终以大潮汕总分前三名走出潮州古城走进中大校园,毕业当年入职广东电视台。

  印象中的照波兄,是个风一样的人,总是步履匆匆,灵动敏捷,俊逸清朗,让我想起《萍踪侠影》里的白衣秀士张丹枫,身上的剑侠气有如风中一疏淡淡的扶竹,侠骨柔情,坚毅果敢。

  1995年,我到广州办签证,刚好他在广州美术馆举办首次个人作品展,送我一本《蔡照波篆刻》,印在封面的书名是关山月、饶宗颐、赖少其、秦咢生四大宗师题签。大学期间,照波兄师从古文字学家商承祚教授研修古文字并被推举为中大篆刻社首任社长,是商老的得意门生,与饶宗颐、秦咢生、欧广勇等名家交往颇深,多有得益。“称心固为好,有情且赋诗”,这是一代国学宗师、西泠印社社长饶宗颐1993年题赠蔡照波的墨宝,饶老当年称“年轻人能有这样孤寂的追求不容易”,对他的捉刀才华很是赞许。省书法家协会主席秦咢生曾说“照波的篆刻在我省青年中是一流的”,还抱病亲自为他挑选出国参展作品。行内人评照波篆刻吸取秦玺汉印精髓,古拙深厚又不失灵动洒脱,线条功力之外边框创意一流,自成一家。那夜我们在广东电视台他的宿舍促膝长谈,说起那些年的人和事,彼此哈哈大笑,不觉天已大亮。我在泰国采写谢慧如传的一个多月间,他往酒店打电话,一聊便一个多钟头,几乎花光那个月的工资,话语满是邻家兄长温润如玉般的关切。

  那是段特别温暖的日子,他是个特别有趣的人。他忙,总是忙,忙着做节目,出专栏,忙里偷闲打通电话聊个话题能成文章,真正的才子性情让人着迷,跟他聊天特别开心。常常是他在电话那头就着剩饭喝着小酒,聊些广州、潮州的人和事,不经意间围绕一个话题,说着不是闲话的闲话。忙里偷闲的他生活情思中的吉光片羽弥足珍贵,奇思佳句耐人寻味。“天高地远的事,都在梦中得以圆了。”“一夜的倾诉,写在风中。”“声声风铃摇动了烦躁的尘俗,沉淀为心头的宁静。”“春末的日头在天顶挂着,野地里黄灿灿的花放肆地绽开,疯狂了满岛的树。”“多少情感的正负值,连成了心灵轨迹的曲线。”“人生就像船,总要寻找港湾去抛锚。”他说“多彩的人生,多姿的世态,一例在我的寻像器里抽象为黑白:黑白的人生,黑白的世界。所谓铅华剥尽留下朴素……我爱这黑白的天地——教人看得真切”“当我困了倦了,当头顶的蓝天消失了,我便爱拿起刻刀,向着小小石章,倾诉心曲。怪了,这方寸的天地,也只有两种颜色——血红雪白。”金石刀斧式的简短话语,细腻飘逸韵味无穷,极具画面感,惜言如金去繁就简的笔触犹如他的书画印文般精彩,教人沉醉。电话聊完,文章也完成了,他会完整的念一遍,认真地讨论为这个话题定个题目。这些他不经意间变换语态风格创造出来的美丽句子,至简至纯的笔墨表达,四处留白余音缭绕的文章,隔些天便成铅字见于报刊上。“来吧,来吧,定格欢乐的瞬间,在人生的屏幕上时时闪光,让岁月流成诗行”广东电视台庆祝澳门回归文艺晚会那首《濠江之歌》也是由他填词。偶尔出访归来,便能觅得他游踪掠影的《域外散曲》随笔、摄影系列发表,欧洲的鲜花、北美的牧场,威尼斯宽阔水域、温哥华片片枫叶、罗马圣彼得广场、神奇的中东、多难的柬埔寨……镜头中才情意境兼俱,构图、用光、色彩、点题甚是专业,文字的想象和心灵的升华呈现的精神魅力如梦中弹奏的生命和弦,散发出无法抵挡的诱惑。这些作品后来被收入散文集《渡你过海》。这些年,不时从若干报刊读到他的篆刻书画作品和书艺评论文章,艺术造诣是日臻成熟了。他为各大电视理论专刊撰写的电视语丝、学术随笔、艺术散论,结集成了《我的电视主张》。作为同行,我是他忠实的粉丝,长期追踪他追踪的电视踪迹,关注他关注的社会热点难点。从他的《学讲普通话》《观众之友》《珠江夜谭》,到他担任总监制负责广东电视新闻评论部《社会纵横》《珠江直击》《是是非非》《两思访谈》四档栏目每个月50多期节目的“海量”选题制片播出,《人性·金钱·罪恶——深圳特大杀人劫车案透视》等社会影响巨大的一系列作品斩获大奖……无数次我关注着他触碰的敏感话题,感动于他为百姓仗义执言伸张正义的勇气,解读着他每一期真实公正,客观鲜活,尖锐犀利的报道,跟他分享着同为新闻人的喜悦和担忧。在这个电视人淡淡的抑或热烈的文字里解读走过的日子时,我感觉好些情绪在悄悄蔓延,好些追求在悄悄滋长。在他兼任总监制的七个年头间,获“首届中国新闻名专栏奖”、“中国新闻奖”、“中国广播电视新闻奖”、“全国优秀电视法制节目专栏类一等奖”等国家和省级奖励竟达一百多项。

  无数个匆忙的日子,蔡照波和他意气风发的伙伴们并肩战斗,飞扬激情,挥斥方遒,共同参与一起见证电视团队的成长,携手打造出南方电视的独特气质。大家“相聚一盆火,分散满天星”,作品异彩纷呈,令海内外同行为之击掌赞叹。

  从大学生到电视人,中国改革开放40年巨大历史进程彻底改变了蔡照波的人生轨迹,成就了这位电视界传奇人物的辉煌。从记者编辑、栏目总监、部主任、副台长到台长,无意为官,却被委于重任。近30年间,广东电视台经历过的6任台长伯乐识马,不约而同给他调整了相应的岗位或职务,接地气的蔡照波果然不负众望,长袖善舞,步步生辉,每一步都走得坚实。

  在蔡照波看来,电视人一直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奔走,飞扬着激情也折射出辛酸,当然还有着许多期待。单讲有社会效益、有社会反响却不能带来划算的投入产出比例的电视节目,在市场经济体制下是不足以奢谈效益的。一次成功的活动营销是一种社会行为、公众行为,新闻的同步策划是不能被忽略的,更何况事件本身就是社会热点,做得好,便是一种喜悦的共享。在他担任广东电视台副台长兼珠江频道总监的2006年,单频道收入3.2亿元,收视率连续多年独占全省鳌头,频道揽得南方广电传媒集团的百万大奖。

  2010年8月,蔡照波走上省台掌舵人的高台,接棒南方电视台台长,他带领团队打造了一批具有地域特色,人文关怀的优秀节目,活力四射,业绩辉煌。上任三年,节目、经营管理突破瓶颈,凸显民生内容,独家新闻特色解读,侧重小人物关注小事件,甚至把新闻触角伸向世界范围的重大事件,在电视行业屡次斩获大奖,南方电视台再次成为全国电视界新锐媒体的代表。

  2011年,嗅觉敏锐的经营者蔡照波在质疑和观望中果敢地选择了单频道广告总代理制这一当年最适合南方电视台发展现状的经营模式,从内部激发出更多的生产力和创新力,使南方台这一年轻的电视媒体实现自我蜕变,当年广告收入净增3亿多元。在这里,“品牌也是生产力”既是观点,更是按照电视产业化标准陆续推进的具体体现,以活动树品牌推动产业升级,南方台的品牌影响力在业界深入人心。南方影视盛典、南方华人慈善盛典、南方阅读盛典、南方时尚盛典等“盛典系列”光彩夺目。“南方多媒体短片盛典”成为中国首个多媒体短片节,有一流评委助阵,被列入广州(国际)纪录片新媒体短片奖项目。这些盛典品牌竞相推出“媒介仪式事件”,聚人气,扬正气,把主旋律、向上的力量凝聚在一起再传播开来,在扩大南方台品牌影响的同时扩建了经营平台。电视剧制作在业内堪称经典,南方台立项、投拍、出品的电视连续剧《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潜伏》等作品既叫好又卖座,双双囊括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和“飞天奖”、“金鹰奖”等中国电视剧所有奖项并在中央电视台播出。蔡照波带领的团队成功地抓住中国电视剧走红的脉搏,成为南方电视掌控资源,创建品牌的一着高棋。

  做电视这么多年,蔡照波深信,人性的大爱是媒体的担当,记者的责任。新闻是易碎品不像名著耐读,但人文关怀是不变的,只有融入人性的作品才能经得起历史的拷问。披露人才受到不公平待遇新闻获奖、救治白血病女生催生出广州骨髓库、独家特色解读武钢职工“被精神病”事件、佛山“小悦悦”死亡悲剧引导舆论呼吁良知与义举的回归……与其相关的电视节目因为浓浓的人情味倍受关注。他最大的心愿是这个社会美好再美好一些,不再有不公平不公正的现象,不再需要《社会纵横》。善良的他还亲赴藏地高原公益创作等慈善募捐活动,携一路风尘,抛一路凡心,捧一颗真心,拍卖作品,筹集善款,托举西藏儿童生命的希望。凭着这份人性大爱,电视作品获得“中国新闻奖”“中国电视新闻奖”“五个一工程奖”“金鹰奖”“飞天奖”,国际纪录片大奖等国际性、全国性大奖40多项;2003年个人荣获广东省优秀新闻工作者最高奖“金梭奖”。2014年被省委组织部、宣传部、财政厅等六部门评为“广东特支计划”宣传思想文化领军人才。

  在中国电视界,才子蔡照波很特别。四十多年艺术之路每一次看似不经意的偶然和邂逅,成就了他的卓尔不凡。他游刃有余于南方电视领军人物与岭南印坛中流砥柱两个角色之间,善治印,工书法,涉丹青,擅文章,而以绘竹最见洒脱,才情兼俱,感性通达。艺术滋润了他的新闻事业,新闻给他的艺术提供来自现实的灵感,他用他的作品倾诉生命的欢愉体悟,里面流淌的情感音符总让人心灵一片澄澈纯净。一个镜头、一行文字、一方石章、一张宣纸,都承载着他对现实人生的思考探索,电视与篆刻绘画在他身上结合得近乎完美。我们会从他看似漫不经意的图像中寻找到他独具匠心的意蕴,一种人性智慧对生命虔诚的信仰,看到一个奋发有为的潮州男儿“以出世思想干入世事业”的积极心态和豁达淡定的处事原则。著名作家雷铎评价照波是“用金石精炼了生活细节,用刀斧勒刻了情绪,将生活演绎到极致”的人。那些或瞬间引发或长久积累的人生感悟,滋养着他的电视节目,对社会对未来带有理想主义的思考和憧憬,也给他为文从艺带来更高层次的灵感和顿悟。他说,传统文化不仅仅是一篇报道、一档栏目、一台电视、一部连续剧,不仅仅是一幅书画、一首诗文抑或一方印章,传统文化应能传导出一种民族的精魂,民族的灵气,让人感触到的应是时代勃勃生机的脉动。仗着年轻的不羁,好好做艺术的态度,他做出了中国气派的电视,时尚传统兼容,诗书画印俱佳。曾任广东省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理论研究会会长,第24届、26届、27届中国电视艺术最高奖“金鹰奖”评委的他,如今还是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广东南方印社社长等。出版著作《中国电视新闻评论类节目发生和发展探微》《蔡照波国画作品》《蔡照波墨竹篆刻集》等10多部书籍论著。个人书画篆刻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大展并在美国、韩国、日本、马来西亚、港澳台、北京、南京、广州、潮州、敦煌多地展出。

  有人说,诗是说话的画,画是静默的诗。蔡照波说,老是读名著的人,就不俗。艺术天地里,多少次邂逅与寻觅,凝成深深的情感,渗透入他的事业团队里,融汇进他的基因血脉里,定格在他的人品作品里。他把青春,情怀,灵魂融进他挚爱的事业,实现了人生嬗变的每一次华丽转身。沧海桑田,不忘初心,情怀依旧,蔡照波睿智儒雅的眼神一如当年那个我熟悉的少年般清澈。

  把电视做成精品,做出南方特色的中国高度,新锐大气,青春时尚,把业余爱好的书画篆刻艺术做出专业水平,当成一个抒情写意的爱好,丰富人生,滋润事业。性灵蔡照波,这就是书里写的这个人的独特气质。

作者: 
谢小曼
来源: 
潮洲日报(2019.04.21)
浏览次数: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