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陈波儿

潮州西湖公园陈波儿塑像 郑鹏 摄

1942年5月23日,毛泽东、朱德等与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的同志合影,前排右四为陈波儿。

电影《青春线》剧照

  陈波儿是卓越的人民艺术家,电影教育家,人民电影事业的开创者。她为左翼文化运动、革命文艺特别是人民电影事业的开创作出了杰出贡献。1942年5月,在延安文艺座谈会全体代表的合影中,陈波儿等两位艺术家坐在第一排中央。她俩的两旁分别是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陈波儿参与编写并亲自导演的话剧《同志,你走错了路!》被中央列为延安整风教材。

  陈波儿也是一位具有献身精神的革命家和社会活动家。她与鲁迅等共同发起成立“中国自由运动大同盟”;她与宋庆龄等16人开展营救“七君子”斗争;她与史良、沈兹九、胡子婴等成立“上海妇女救国会”; 她发起并成立了“上海妇女儿童慰劳团”,奔赴绥远前线慰问抗日将士。1938年冬,中央决定由陈波儿率“战区妇女儿童考察团”到华北敌后开展工作,她创造了两渡黄河、6次越过日寇封锁线的奇迹,被誉为抗日巾帼英雄。1949年9月,陈波儿与蔡畅、邓颖超等15人作为全国妇联正式代表出席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随后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开国大典。

  只身远行求学

  陈波儿1910年7月15日出生于潮安县庵埠陈厝街一个华侨商人家庭。父亲陈湘波是做干果批发的商人。陈波儿原名陈舜华。波儿则是她自取的名字,源于“布尔什维克”旧译“波儿塞维克”的词头,以表示她的革命志向,也表示她对父亲的崇敬。

  陈波儿从小向往革命。14岁的陈波儿只身赴厦门集美女子师范学校读书。后又考入南京江苏基督教摩氏中学,1925年转学到上海晏摩氏中学读高中。“四·一二”政变后,陈波儿从上海回家乡。这时,她认识了在庵埠一带组织农民运动的彭湃。稍后,又认识了黄埔军校第6期学员、革命青年梅公毅、任泊生,并相约到上海继续读书。

  左翼戏剧界名人

  1928年,陈波儿考入上海艺术大学文学系,后转到中国公学攻读政治经济系,还参加了中共外围组织“社会科学研究会”。1929年10月,陈波儿加入了恽代英、邓中夏在上海领导的革命团体“中国济难会”,同时,加入中共直接领导的上海艺术剧社,该社后来扩展为“左翼戏剧家联盟”。她在剧社公演的外国进步名剧《炭坑夫》《梁上君子》《爱与死的角逐》中担任主角,成为中国革命戏剧最早的演员和戏剧界名人。1930年2月,陈波儿与鲁迅等共同发起成立“中国自由运动大同盟”, 矛头直指国民党专制统治,遭到当局的取缔。陈波儿也遭通缉,不得不到香港避难。

  耀眼的电影明星

  陈波儿避居香港,在钥智中学任英语教师,并于1931年4月同任泊生结婚。1932年春生子任克。1933年又生次子任干。任干两岁多夭折。1934年,梅公毅在上海创办一所外语专科学校,陈波儿应聘任英语教师。学校因宣传革命被关闭。

  梅公毅建议陈波儿从事电影事业。陈波儿也决定发挥自己的专长,以电影为阵地,开展革命工作。在郑伯奇、夏衍、钱杏邨几位从事左翼电影的“左联”常委帮助下,1934年4月陈波儿正式加入明星影片公司,出演电影《青春线》女主角沈兰,同时,又担纲电通公司《桃李劫》女主角黎丽琳。《桃李劫》主题歌由田汉作词、聂耳作曲。同年12月,《桃李劫》在上海首映成功。她原唱的《毕业歌》迅速流传,鼓舞着千百万青年奔赴民族解放的战场。陈波儿成为耀眼的左翼电影明星。这一年,她还发表了23篇政论或杂文,被誉为“女明星作家”。1936年8月,陈波儿主演了《生死同心》女主角赵玉华,再获好评。1938年夏,陈波儿主演电影《八百壮士》,影片先后在菲律宾、缅甸、法国、瑞士和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公映,她因饰演影片中的杨慧敏而闻名中外。

  出色的社会活动家

  1935年,陈波儿与史良、沈兹九、胡子婴4人发起成立“上海妇女界救国会”。陈波儿与宋庆龄、何香凝等16人发起营救沈钧儒、邹韬奋、李公朴等“七君子”运动。宋庆龄、陈波儿等12人赴苏州高等法院请求与“七君子”一道坐牢,弄得当局无可奈何。最终,蒋介石不得不将“七君子”无罪释放。陈波儿的斗争精神赢得了人们的钦佩,受到宋庆龄、何香凝的赞扬。

  1936年11月,傅作义部队一举收复“百灵庙”。陈波儿即率“上海妇女儿童慰劳团”,赴绥远慰问抗日将士。途中,她先后会见宋哲元、傅作义、汤恩伯等抗日将领。回程经北平,陈波儿应邀观看了斯诺举办的陕北红军摄影展。“卢沟桥事变”爆发,陈波儿参加名剧《保卫卢沟桥》演出。1937年8月,陈波儿到南京八路军办事处,在李克农和叶剑英介绍下秘密入党。

  1938年11月陈波儿来到延安,参加话剧《延安生活三部曲》演出。不久,党中央决定组成由陈波儿任团长的“战区妇女儿童考察团”,到华北敌后去开展工作。考察团历时一年零三个月,舍生忘死,历尽艰辛,两渡黄河,6次跨越日寇封锁线,出色完成任务。她们在晋察冀军区司令部、在120师师部、在太行山八路军总部分别受到聂荣臻司令、贺龙师长、朱德总司令的接见。1940年2月陈波儿来到重庆,广泛开展抗日宣传活动。陈波儿在渝期间,险遭国民党特务毒手,她随时做好牺牲的准备。幸得周恩来、邓颖超及时救助,她才幸免于难。

  革命文艺的典范

  重回延安后,陈波儿导演了话剧《马门教授》《新木马计》《俄罗斯人》。1942年5月,出席延安文艺座谈会。在延安文艺座谈会全体代表合影中,陈波儿坐在第一排中央,显示了她在延安文艺界的地位。陈波儿与姚仲明合编,并由她导演了话剧《同志,你走错了路!》。彭真、罗瑞卿、陈赓等都对她的导演工作给予大力的支持。该剧演出后轰动整个陕甘宁边区。剧本被列为延安整风教材。周恩来关心抱病工作的陈波儿,赞扬她、祝贺她。《同志,你走错了路!》在延安解放出版社出版单行本,新中国成立后在北京、香港等地又陆续出版,一共出了十几个版本。还出版了英文和法文版。1944年11月和1945年初,陈波儿先后被评为陕甘宁边区甲等文教英雄、马列学院模范工作者、中央党校模范党员。

  人民电影事业的开创者

  抗战胜利后,陈波儿向中央建议成立延安电影制片厂。1945年冬,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陆定一亲自同陈波儿谈话,告诉她,中央同意她的建议。该厂隶属中共中央西北局领导,并成立以习仲勋为首的董事会。党的第一个电影厂——延安电影制片厂,就是在她的奔波与呼吁之下建立的。其开山作《边区劳动英雄》,她是编剧,也是制片人。该部作品成为解放区第一个电影剧本,陈波儿成为我国第一个电影女编剧而载入史册。陈波儿还筹划组织了《保卫延安》等文献纪录片的拍摄,拍摄了党中央、毛主席转战陕北,指挥全国解放战争的镜头,成为珍贵的历史资料。

  1946年8月中旬,陈波儿任东北(长春)电影制片厂党总支首任书记兼艺术处长,开辟电影红都。她组织、策划、拍摄出《民主东北》,剪辑成《收复四平》《解放东北的最后战役》等17集。这是我国新闻纪录片的划时代之作,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中央领导都给予高度评价。

  在“东影”,她编导了我国第一部木偶片《皇帝梦》,摄制了第一部动画片《瓮中捉鳖》和第一部科教片《预防鼠疫》,制作了第一部译制片——苏联故事片《普通一兵》和第一部故事片《桥》。在她领导下,完成了《中华女儿》《白衣战士》《光芒万丈》《赵一曼》等8个剧本。“东影”被誉为“人民电影的摇篮”。

  1949年3月,陈波儿当选为全国妇联执委。同年7月,她当选为全国文联委员和中国电影工作协会常委。新中国成立后,陈波儿任中央电影局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兼艺术处处长。在她的组织领导下,仅一年时间,中国即拍成了《白毛女》《赵一曼》《钢铁战士》《翠岗红旗》等26部故事片和一批新闻纪录片。1950年,为配合“镇反运动”,毛主席交办拍一部揭露反动会道门“一贯道”罪恶的电影。陈波儿与著名女作家颜一烟共同完成了剧本《一贯害人道》,但陈波儿只让颜一烟署名,自己执意不署名,稿费分文也不要。许多编剧、导演和演员都和颜一烟有相同的经历和体会。陈波儿的革命精神和高尚人格令人钦佩。

  同年,在陈波儿的努力下,影片《中华女儿》参加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荣膺电影节“自由斗争奖”。她为新中国电影赢得第一枚国际奖牌。

  新中国电影教育奠基人

  1950年,陈波儿为实现“建立一所我们自己的电影大学”的夙愿而奔波,创建了电影表演艺术研究所(北京电影学院前身)。这是一个划时代的贡献,新中国从此开始了自己的电影教育事业。表演艺术研究所成立后,陈波儿抱病工作,亲自主持办学和管理工作,亲自给学生讲课,为表演艺术研究所的创办作出了重大贡献。1990年2月,著名电影导演谢铁骊说,“当我们回忆北京电影学院的最初历程时,波儿同志的形象,随着我们的笔触,不时出现在面前,已经40年了,但对她的思念反而越来越深了。”1994年6月,中国当代著名作家、文艺评论家,文化部电影局原局长、文化部原副部长陈荒煤提出:“应该拍摄一部陈波儿的传记故事片,让波儿同志这位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明星’,可尊敬、可爱的光辉形象闪耀在世界银幕上。” 2011年11月8日,北京电影学院领导和师生代表,前往八宝山革命公墓集会,祭奠北京电影学院创建人、人民电影教育事业的奠基人陈波儿之陵。师生们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追忆她的动人事迹,深切缅怀她为中国电影教育事业所作的巨大贡献,学习她的崇高品德和伟大精神。北京电影学院《祭陈波儿同志文》云:“缅我学府,波儿肇始。六十甲子,雄居东方。声震天下,木本水源。唯我波儿,精神永光。”“人民电影,亲手所创。经此伟业,功德无量。”北京电影学院乃至中国电影界的老一辈电影人一致公认陈波儿是北京电影学院的创始人,电影教育的一代宗师,伟大的电影教育家,新中国电影教育的奠基人。

  1951年11月,陈波儿到广州协调珠江电影制片厂建设事宜,回程经上海,11月9日晚,陈波儿在上海与专家会谈时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11月10日零时30分在上海同济医院逝世,葬于八宝山革命公墓。那一年,她只有41岁。11月13日,中宣部、文化部、解放军总政治部、全国妇联、全国文联举行了陈波儿追悼会。周恩来、邓颖超等送了花圈。田汉主祭,胡乔木、周扬讲话,邓颖超致悼词。上海、长春、沈阳、武汉、重庆和西安等地,各电影制片厂和发行部门、各有关文化部门、文艺界、戏剧界、电影界,都分别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有着卓越才能的电影艺术家”陈波儿的逝世,“这是我们党的、人民的、妇女的一个损失!”陈波儿的名字永载在史册上!

作者: 
谢锦澍
来源: 
潮洲日报(2019.04.21)
浏览次数: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