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溪先贤吴殿邦诗轴

  据《海阳县志》载:吴殿邦,字尔达,号海日,海阳枫溪(今潮州市枫溪区)人。博学能文,工诗赋,善书法,才名籍甚,年三十中万历壬子(即万历四十年,1612年)解元,癸丑(即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进士,官通政司参议。天启元年(1621年)辽阳失守时,御史房可庄接连上疏,请求起用李三才,吴殿邦当即详细辩论李三才不可用的理由,见识出众。五年十二月吴殿邦奏参樊王受贿赃银10万两,追回赃银,因而被提升为尚宝卿。六年六月御史李灿然论列徐绍吉事件,吴殿邦因失职获罪,罢官归家。著有《浮云吟》30首。他还著《古欢堂集》《匏谷诗集》,每刻成后,旋即自毁其版,不传于世。

  吴殿邦是在艺术史上值得研究的人物,特别在潮汕艺术史上是不能绕开的人物。但其存世作品却凤毛麟角,目前仅知有书法墨迹三幅,墨兰一幅,石刻几处,诗歌数首而已。

  吴殿邦博学多才,能文善书,名噪历代书坛,他的书艺活动影响化成民间传说甚多,在《潮州民间故事集成》中就有十三事,不比状元林大钦、尚书黄锦的传说逊色。但吴殿邦遗留下来的笔迹并不多,雕刻字迹散见于家乡各地的有:“山国枫芘”“枫老山门古,溪深国泽长”“见位闻声”“枫溪”“尺木居”“白云关”“入门思敬”“读书处”“三世尚书”“四朝元老”“戊辰八贤”“理学儒宗”“大理少卿”“经略边务”和“孝发”碑34件等。

  吴殿邦书法与同时代全国名书家王铎笔法颇相似,他们都是学习宋代的书法家米芾而自成一家。纵观现有笔迹,可以看出,吴氏学米书最显著的特征是结体欹侧,而且发挥很精彩。他的额匾“入门思敬”四字,每个字都有明显动势。本是平正的“门”“思”字,也因欹侧取势而产生动感。另一方面,为了额匾整体平稳庄严,右边“入门”两字朝左,左边“思敬”两字朝右。左右各字动势向中央集结。“入”字造型特别奇妙,缩小右撇,夸大左撇,这一变态夸张,使该字管领全局,也与“敬”字取得对称平衡,得到整体稳重的效果。欹侧取动势在吴殿邦其他作品中同样存在。这一技法冲破平正字形而取得活跃的生命力。吴殿邦书法艺术之高,在当地书坛中遥遥领先,列入全国书坛也毫不逊色,在潮州书法史上是一颗照耀古今的明星。

  蔡仰颜先生曾在《潮汕古代书法名家——吴殿邦》一文中评介:“吴殿邦深得宋人之法,其书兼有苏东坡之沉厚苍劲、豪放天真及赵孟頫之平整匀齐,秀媚圆润。平易近人,雅俗共赏”,“笔致清劲苍秀,骨韵兼擅,融合赵、苏神韵,又具董其昌天真平淡,率意为之的意味”,“结字以欹侧为主,用笔藏露结合,提按分明”。

  吴殿邦的书法墨迹,经数百年天灾人祸,几乎泯灭殆尽,今能见到的只有分别藏于澄海和汕头博物馆中两件纸本立轴。前者书五言诗一首:“耕牛无宿草,仓鼠有余粮,万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署名殿邦。后者书七言诗一首,因作品年代久远,保存不善,不少字墨色脱落,极难辨认,历来只注释后两句为:“诗思欲狂遨不得,粉情名壁浑漫题。”此诗轴现藏汕头市博物馆,尺寸为154.5×46.5cm,内容应是七绝一首,末盖二印,一为“尔达玺”,另一为“吴殿邦印”。

  笔者近日翻阅丘金峰、丘玉卿主编的《潮州历代美术家辞典》中介绍这件作品时也见其文说:汕头博物馆藏其行草书一幅,书七绝诗一首,后二句为“诗思欲狂遨不得,粉情名壁浑漫题”。

  2018年12月13日吴晓峰、陈嘉顺联名在《潮青学刊》第一辑第290一294页刊登了他们撰写的一篇题为《吴殿邦诗轴释文》的文章,他们认为一直以来大家对汕头博物馆吴殿邦诗轴的上述释文是不完整和不准确的,就诗轴内容以论,他们觉得“诗思欲狂遨不得,粉情名壁浑漫题”释文似有不妥之处,全诗文字也有必要加以考释。因此,他们对照原作,反复推敲,查阅资料,参照历代书家的草书写法,并请教方家,试图将整首诗尽可能准确地释读出来:

  首行第一字,查《草书字典》“鸟”字的苏轼、赵孟頫和王铎写法;第二字起笔的墨脱落,很难辨认,而似王羲之和陆游“声”字的写法,第七字,《草书字典》的“谿”字,文徵明和王铎写法,加上中间四字不难辨认,第一句释为“鸟声花气满山谿”。

  第二句前六字不难看出是“中有山翁醉似”,唯末一字难识,此字粗看似为“仙”字,意思上亦说得通,但“仙”在诗韵上属下平声“一先”,与属上平声“八齐”的第一、四句末字“谿、题”不同韵,因此应该排除,在诗韵“八齐”中有“泥”字,不仅符合诗意,从现存的墨迹笔划中,结合颜真卿、苏轼、米芾的写法,似可以认为此字便是“泥”,故此句释为:“中有山翁醉似泥”。

  第三句则容易辨认,为“诗思欲狂遨不得”;第四句若释为“粉情名壁浑漫题”,则“粉情名壁”令人百思不解其意,笔者觉得“情”应为“墙”、“名”应为“石”,在《草书字典》中,此“墙”字,与欧阳询、赵构等的写法基本一样,而“石”字与欧阳询、孙过庭的写法相合。结合该诗之语境和诗意,“粉墙石壁浑漫题”应该较为恰当,此正合古代文人士大夫题壁之风,正如李白诗云“起来向壁不停手,一行数字大如斗”。潮汕民间传说,当年有次游神赛会,乡民依吴殿邦所嘱,备大如扫帚的丈二毛笔及墨汁一桶,于游神日当众挥毫,邻里乡众闻讯而来。吴殿邦手执如椽大笔,在高墙上挥就一笔书巨幅“神”字。其中最后一竖,自上而下,气脉连贯,极具大匠之风,围观者莫不为其咄咄逼人的气势所震动。汕头市澄海区莲花古寺内墙壁上现仍可见的“福”“寿”两个高近3米的大字,传说亦出自吴殿邦之手。这些都可以说为“粉墙石壁浑漫题”作了佐证。

  综上所述,他们释义该诗轴的内容是:

  鸟声花气满山谿,

  中有山翁醉似泥。

  诗思欲狂遨不得,

  粉墙石壁浑漫题。

  基本恢复了吴殿邦这首诗的原貌。

  笔者闲时反复吟诵,总觉得遨字用意难解,若以煎熬的“熬”字代入却十分贴切。于是查阅“熬”字草书结体,发现草书的四点水确实常有一笔带过的写法,因而认定遨字应为“熬”字。这样读起来就能理解当诗意大发不可抑制地在粉墙和石壁上泼墨题写的那种情景了。故释此诗轴如下,以慰先贤:

  鸟声花气满山谿,

  中有山翁醉似泥。

  诗思欲狂熬不得,

  粉墙石壁浑漫题。

作者: 
吴丹勇
来源: 
潮州日报(2019.03.24)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