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商人许钟民

    许钟民是一位在音像界、饮食界都很有建树的潮州人,初次见许钟民先生,很难与旗下拥有着雪村、韩红等一大批中国实力派签约歌手的就文唱片有限公司总经理、京城餐界一个响当当的品版“潮水好味”董事长兼总经理联系起来。眼前的许钟民看上去很年轻,一副简单的黑框眼镜,米黄色的衬衫,深色的西裤,书生气十足。尽管在北京呆了十几年,但乡音依然难改。许先生爱笑,笑起来很大气,在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许先生那健谈、幽默的话语,透着很强的感染力。他说,自己能成功,跟他的性格是分不开的:“我的性格不适合做跟在别人后面的事儿喜欢做创新的事儿。我就是这种性格,有时候成功有时候失败。” 许钟民的经历也充分证实了这一点。 
   1965年,许钟民出生在广东潮阳市一个七口之家的农民家里。上学的时候,许钟民的成绩很好,但由于家里太穷交不起学费,十三四岁的时候就辍学四处跑跑做点小生意。十五岁那年,许钟民离开了家乡。他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更不知道等待着他的是什么。现实使得他立志要出人头地,最起码是解决温饱问题。最早,他去煤矿打工,后来赶上改革开发办特区,许钟民豪不犹豫就去了深圳——这个他至今还心存感激的城市。在别人羡慕的眼光中他成为了深圳一家公司的厨房火夫,他很知足,至少能吃饱饭了。 
   在那段时间里,已经深知知识重要性的许钟民,在繁重工作的同时还抓紧时间学习,晚上8点多去夜校补习,早上两点多就得起来劈两个多小时的柴,足够一天用的才行。然后烧开水、做早餐,接着去采购后做午餐,只有中午才能补会儿觉。许钟民笑说自己现在体格不错,还真亏了那个时候的锻炼。   一年之后,勤奋的许钟民得到了公司的认同,公司决定要将他的农村户口转为深圳户口。这时,许钟民却反而递上了一份辞呈,这使许多人无法理解,原来他在报纸上看到了一个消息,深圳市要取消统购统销,那就意味着深圳人要吃高价大米了。二是他想,把特区外的大米运进来不就挣钱了吗?!就是这个消息使他鼓起勇气辞了职,去江西捣腾大米,而且真的挣了第一桶金。 
   由于经验的欠缺,大米成了许钟民生意中昙花一现的辉煌。之后办服装厂,同样以失败告终,后来他接触到音像原材料,就一头扎进了中国的音像产业,从此无论怎样都没更改过方向。   许钟民是1986年到北京的,在很多人南下的时候,他就凭着一种直觉北上了。最初是推销录音带盒子,一点点做起来。到了1994年,他觉得光做原材料不行,于是就有了京文唱片,而1994年是音像行业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当时盗版已经开始大肆吞并正版市场了,用许先生朋友的话来说就是“人家都走了你还来?”许钟民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始建立他的音像王国。谈到当时的心情,许先生说:“以前是全不懂全不怕,只是存在一个信念,就是要把事情做好。1994年有了一部分积累,就想涉足有意义的事。”   当时,别的唱片公司主要是签歌手,可许钟民考虑的是签了歌手也得卖带子。于是,京文开始建立自己的销售渠道,做了最直接、最实际的工作,同时也堵住了一部分盗版的渠道,或许这就是京文至今在恶劣的大环境下依然自下而上的原因。 
   许钟民曾说:“我最忌讳人家叫我文化人,其实我是一个文化商人,充其量只能说我的产品是文化产品。他确实是一个文化商人,具有商人的眼光和冒险家的精神,很多旁人认为没希望的事在许钟民眼里却都是商机。 
   许钟民带着京文真正上了一个新台阶,是因为成功地把格来美等欧美唱片引入中国市场。而在真正的盗版浪潮峰拥而上时,深感冲击的许钟民却在1997年开了“潮好味”潮州特色菜馆,偷偷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从某种角度上说,保证了低迷的市场条件下,京文不会后续不足。许先生说他是拿“潮好味”挣的钱来养“京文”。如今,5年过去了,许先生的潮州菜馆已开了五家分店,而他也同时成功引进了全球最优秀的科普品牌——“Discovery探索”,“国家地理杂志”,阳光文化,传奇,与美国华纳、百代等全球著名唱片集团签定欧美及港台系列音乐产品的发行合作协议。现在,许先生的精力又全部投入到了唱片业来。
    早过了而立之年的许钟民心存很多梦想,或者说是理想。也是个很传统的人,但骨子里有很强的创新精神,不愿意按部就班,总在做一些别人认为做不了的事情。当初做“潮好味”,正赶上亚洲金融风暴,可他只花了几个月就做起来了。感触最深的是他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们是在绝对没有任何背景靠山,在别人不信任的态度下白手起家发展起来的。” 
   许钟民常说,只挣自己有能力挣的钱,没有能力挣的钱,要让别人去挣,因此,京文签过那么多的歌手,到今天为止,从来没有与歌手有过纠纷。  
    金钱在许钟民生活中的概念是模糊的,他说自己没有多少钱,只是不缺钱花。自己是商人,但利润的最大化做得并不好,还经常犯些小错误,乱投资,总做些别人眼里很奇怪的事情,其实,多开一个“潮好味”就能多挣点钱,但他反而把精力投到不太挣钱的“京文”里,尤其他在圈子里连滚带爬这么多年,已经具备条件做一些能挣很多钱的事情。许钟民感叹说,也许真的能挣钱,可同样也会推动自己的梦想与原则。他笑着揶揄自己是最不会理财的人,有钱就晕,没钱反而清醒,有钱就瞎投资,然后莫名其妙就没了。他说“我没有挣大钱,但我每年都迈向一个新的台阶,踏踏实实,我想,我是充的。” 
   许先生的心态很好,他从不隐瞒自己的出身。他说:“我原来只读几年书,后来才到北京大学读书,我从来不怕跟人说我在农村读书的。后来在北大读书是带着问题去读书,不像在你走入社会之前的那种教育,是补习的。我曾经带过一些朋友去过老家,有人说不能过来呀,咱们只是个小村子怎么能让名人去呀,可是我还是带他们去了。我的那些朋友王继文呀、郭峰呀,甚至崔永元呀,都去过我们老家看看。我觉得人出身高低并不重要,也不应该用出身去看死一个人。只要你去努力,你去奋斗。我跟我们公司的年轻人说:“我们公司可能我的学历最低。我是处在那种特定环境下成长的,那时候放开,机会很多,但是,处在现在改革开放年代,各行各业的分工越来越细、越专业、越明确,现在要是没有专业知识肯定没机会。”许先生很会吸取别人的经验,他说:“我认为,光靠吃苦耐劳对本人的生活只能改善而己,作为企业家,光靠这些是不够的,必须去接受新经济、去创新、要靠头脑,假如你自己的知识不够要会去借用别人的脑子。”为迎接WTO,提高员工素质,今年许先生还特意引进三位MBA,以研究公司的现代化管理和战略发展。
    许先生活得也很坦然,他说挣的每一分钱都要经得起推敲,这样起码晚上能睡个安稳觉。他追求的是生活质量,周末,与三五好友聊聊天是他最大的享受。这样虽然失去了许多迅速积聚财富的机会,但他从不后悔。 
   许钟民给人的印象很健康,他不抽烟、不喝酒,从他身上总传达给人一种信息——快乐、自信,因为他为自己筑造了一个精神家园。在那里,他可以无拘无束地放飞自己的梦想和快乐。

作者: 
NULL
来源: 
北京潮讯
浏览次数: 
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