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山韩水颂韩公

  余生也晚,未能赶上潮州刺史韩愈在恶溪祭鳄的时刻;今世有幸,生在潮州。这个当年蛮荒瘴厉之地,经韩愈治潮之后,兴学育才,启开民智,自宋以后,成了人文鼎盛的海滨邹鲁、岭海名邦。

  在我的生活中,时时感受到韩愈的影响,潮州百姓,不单以他的姓氏命名韩山韩水,把他留在潮人生活中,更不断弘扬着他的精神品质,他的行为风范。

  在韩山修韩祠,办韩师,这是潮州人最值得称道的举措。韩愈韩文公,是一位功不在禹下的百世宗师。在他的祠旁办学,真是绝妙的选择。他在《师说》中那“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的论述,是那么简练准确地详明了教育的根本。

  我曾在韩山与韩祠一墙之隔的地方读书三度寒暑。宿舍与韩祠隔一道清清的流水,夜静时分,可以听到窗外那轻清的流泉声,这是极度适合夜读之所在。晚饭后,常常走到韩祠门前的台阶上,与同学坐着闲谈,更多时候是独个儿在那里眺望韩江。

  我现在很怀念那时的老师,他们把传道放在第一位,最重视的是学生思想品德培养。作业不多,不像时下的应试教育,课内外作业压得学生和家长都喘不过气来,我记得我们中文系主任陈菲村,毕业于复旦大学,她没授课,但夜自修常常到教室来走走,与学生聊聊几句,我是比较受她关注关心的学生之一。她知道我课余喜欢写点东西,一次曾要我写写韩文公的剧本,还说《剧本》杂志的主编凤子是她的大学同学,若我的本子写出来,她要请凤子给我提意见。这位我尊敬的系主任,心中对韩愈是何其敬重。我觉得,她是一位传承韩愈教育理念的教育工作者。看着眼前这个师长,我想到远古的韩文公。

  多少次在韩祠门口望韩江,暮色茫茫,江水泱泱。想到治潮仅八月就又匆匆别潮而去的韩愈,心中冒出一句戏曲唱词:留不住眼前江水去匆匆。

  我想像,韩愈要到袁州赴任了,潮州官民在江边送别,牵衣顿足,泪眼相对。但此离别,像眼前江水,留不住。

  心中产生一句戏曲唱词,应该是与陈菲村主任寄希望于我写剧本有关。但那时,我在报刊上发表散文、诗歌、短小说,却不敢动写剧本的念头,因为太难了。

  我更没想到,我以后会被安排到剧团去当编剧,更知道剧本在所有文学样式中,竟是难中之难。在潮剧界,历代编剧,几乎都动过写韩愈的念头,但众多著名编剧都知难而退,也有人试过,但至今未有能在舞台上立住,能像《荔镜记》《苏六娘》《金花牧羊》那样的剧作出现,这是潮剧作家的一块心病。

  我不敢动笔编写韩愈的剧本,但对韩愈的情一直萦怀于心,写过几篇小散文聊表崇敬。然而,那一句“留不住眼前江水去匆匆”竟常使我坐卧不安。

  11年前,与老同事、作曲家陈鹏应旅游局之约,写了潮曲《问鉎牛》。那天晚上,忽然灵光一闪:韩愈的剧本一时写不出来,何妨写条潮曲唱词,把对韩愈的心情,对韩公的爱表现出来?那晚,一口气把唱词写出来了:

  橡木花开春意浓,

  登韩祠瞻仰韩文公。

  回眸江水平如镜,

  两岸木棉映天红。

  这姓韩山水美如画,

  谁不怀念韩文公。

  韩公呀,你当年遭贬潮州府,

  八千里风雪路,身如转蓬。

  眼看到潮州山穷水恶,民生维艰,

  你忧心如焚、泪眼朦胧。

  身为命官,心系民瘼,

  安忍大唐子民活在水火中!

  在潮八个月,

  你祭鳄驱鳄,恶鳄无踪,

  你修堤治水,人寿年丰,

  你兴办乡学,耕读成风,

  你赎奴释奴,万民称颂。

  只可惜,你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想当年,江头送别你,

  父老乡亲,牵衣顿足,泪眼相对,

  留不住眼前江水去匆匆。

  韩公呀,你来时把山水改貌,

  你去时,阮将山水改姓,

  潮州人,韩山韩水颂韩公。

  韩水长流你功长在,

  留下了一身正气,两袖清风。

  情切切,意浓浓,

  百代宗师人称颂。

  永记你,一心为民的亮节高风!

  陈鹏老友办事认真,艺术追求精益求精。为这词谱曲,一酝酿就是十一个年头。不久前,他建议我把唱词略作修改,比如现在已有了十一年前还未有的橡木林,于是把首句“遥对韩山望青松”改为“橡木花开春意浓”,还补上一句“百代宗师人称颂。”

  他谱完曲,立即在电话中自己唱给我听。还告诉我,在谱曲过程中,几度热泪横流。

  呵,想起韩文公,云横秦岭,雪拥蓝天的风雪征程,想起他“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的精神,谁不感动?

作者: 
李英群
来源: 
潮州日报(2019.02.26)
浏览次数: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