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许申的登第历程

  许申是北宋知名的贤臣循吏,潮州前八贤之一。明、清三部《一统志》以及本地大部分的典籍辞书、姓氏族谱均有他登科第的记载。但内容不尽相同,如他“举贤良方正”的时间就有祥符初,祥符间和祥符三年三种说法;登进士第的时间也有祥符二年和祥符三年两个说法;有的资料甚至还称许申是“会元”、“正奏第一甲第一名进士”和“状元”……



宋 - 许申画像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奇怪的现象呢?原因之一就是宋代登记举子详细资料的登科录大多早已失传,由于缺乏系统、完整的原始资料,后来者只能根据各自手头资料进行整理,演绎至今变成多说并存,莫衷一是了。

  值得庆幸的是《续资治通鉴》、《宋会要》、《文献通考》、《太平治迹统类》等宋代文献均有涉及许申登科的记载,综合这些史料,我们还是能了解到许申登第的大概。



续资治通鉴长编 - 宋刻本

  许申是唐初著名儒将、漳州首任别驾许天正的十三世孙,其祖上原居今福建诏安,五代后周显德二年(960年)其父许烈迁移到潮州城东韩山山前乡(即今韩山师院一带)居住,便成了潮州人。许申得家教熏陶,幼而好学,识见通敏,年轻时备受潮州通判陈尧佐的器重。陈尧佐兼任今惠州地方长官时还特地带许申一起过去,悉心教导。珠三角脍炙人口,广为流传的《姚娘庙》传说的主角就是陈尧佐和许申。后来许申参加制科考试应该也是得陈尧佐的推荐才得以参加的。

  宋代的科举,制举和贡举并存。制举是从汉文帝创设的“举贤良方正”发展而来,是由皇帝下诏开科才得以举行的不定期科举考试。当时士人心目中,制举高于贡举,有些举子虽在贡举科考已高中了状元进士甚至已被授官,但一旦闻知朝廷开制举,仍是欣然应诏赴考,所以制举有“大科”、“特科”之称。方志和族谱中有关许申“举贤良方正”的记载其实就是说他参加制举考试意思。宋真宗时的制科考试分“中书门下程试”和“殿试”两步进行,真正开设的科目只有“贤良方正能极言直谏”、“才识兼茂明于体用”和“秀才异等”三科。



《太平治迹统类》书影

  彭百川的《太平治迹统类》有许申参与制科考试经过的记载:祥符元年夏,中书试“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草泽刘若冲、周启明;“才识兼茂,明于体用”大理寺丞吕夷简、草泽许申皆中等。诏申等虽敏赡可赏,而理道未精,不副召对。若冲、启明、申并许应举,仍免取解。夷简优与亲民差使。时上封者言两汉举贤良,多因兵荒灾异,所以询访阙失,今东封西祀,受瑞建封,不当复设此科。于是悉罢,吏部科同。

  这段史料告诉我们四件事,第一,许申是祥符元年(1008年)夏参加制科考试的;第二,许申报考的科目是“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第三,许申等四人通过中书门下秘试之后不久,因为有人向真宗皇帝进言,说汉朝时开贤良科是因为兵荒马乱,现在天下太平,朝廷不应该设置这样的科目,制举考试遂被废弃,才导致许申没得再参加御试;第四,朝廷为弥补亏欠,给许申和刘若冲,周启明三人“免解”的优待,即免经过家乡的解试,直接参加下一科期的省试。(宋代的省试如同明清时候的会试)。

  《续资治通鉴卷六十八》和《宋会要辑稿》也有和这段史料近乎相同的记载,《续资治通鉴》还将时间详尽为当年的四月份。读《宋会要辑稿》我们还可知道这一科除通过中书门下秘试的刘若冲、周启明、吕夷简和许申四人外,还有都昌知县江任,草泽徐陟、高间、徐奕,进士陈高、陈宏六人,但这几位“文理无取,听其从便”。



《宋会要辑稿》

  获得免解之后 许申有可能是为了参加第二年春的贡举科考而留在京都,因为这年的十一月,真宗皇帝到泰山封禅时他还和数百个(有些资料说是三百人)读书人沿途遮道献赋,后来真宗皇帝命近臣遴选出最优秀的许申、洪矩和祖高三人进行面试,赐给他们科名。《宋会要辑稿》记载了这件事的始末。

  “大中祥符三年……六月九日,赐草泽许申、进士祖高进士及第,进士洪矩同进士出身。先是东封,邀车驾献文者数百人,帝阅申等文有可采,召试,赐科名。既而以高即监察御史之子,坐奸赃死,高不合齿于科第,命补三班借职”

  《续资治通鉴》也记载这件事:“东封岁,献文者甚众,命近臣考第,得草泽许申,进士祖高、洪矩。令两制试所业,差第奏闻。壬辰,赐申进士及第,矩同出身,高父吉坐赃伏法,补三班奉职。”



宋 - 许申画像

  拜读上面两段史料,我们不难发现:

  第一, 许申不是通过贡举(即常科)考试的正奏进士,而是真宗皇帝特赐的进士,属于恩科“特赐第”。宋代的“特赐第”一如古代赐爵制,是皇帝笼络有功臣子和有识之士的惯用法器。

  第二,许申是朝臣在数百位献赋颂者中精选出来的三位佼佼者之一,又经过翰林院和中书门下考试,再至真宗皇帝召试,才被赐进士及第的,可见他确是出类拔萃的优秀人物。

  第三,宋代恩科“特赐第”分进士及第、进士出身、同进士出身……等好多个等级,进士及第是最高的一个级别。和许申同获真宗皇帝赐“进士及第”的只有一个祖高,即使祖高后来不被除名,排名也在许申之后。因此本地文献和族谱称许申是第一名进士之说是有依据的。



《宋登科记考》

  不能回避一个问题是,《宋会要辑稿》和《续资治通鉴》两份宋代重要文献虽然同记许申是六月九日获赐科第的,记录内容也相近,但两者记录的年份却有出入。《宋会要辑稿》和大多数方志、族谱一样,将此事系于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续资治通鉴》却又别作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因为两说同见宋代重要文献,孰是孰非,学者专家,看法各异,笔者更是囿于学力,无法判断,只是因为近年编成《宋登科记考》和《宋代登科总录》两部大型宋代科举辞书也均将许申列为大中祥符三年进士,所以个人感觉许申是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六月初九获赐进士及第的可能性比较大。

  许申登第之后,立马被任命为将仕郎,秘书省校书。其仕宦历程,已在题外,且周修东老师在《宋潮州七贤年谱丛刊》中已备极详载,不复赘述。

  笔者才疏学浅,文中不足之处,还请专家学者和许氏宗亲多多赐教!

作者: 
许俊亮
来源: 
微信公众号"家在冠山"
浏览次数: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