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印象黄瑞平——序《黄瑞平散文集》

  黄瑞平,古巷孚中人,古巷中学和我同班同学。

  记得他当时在班里,成绩平平,就文科好,常写诗,在学校黑板报发表。黑板报叫《朝霞》, 语文老师李英群主编。

  瑞平特立独行,诗写得好,我们叫他“诗人”,他笑嘻嘻:学写学写!我,则和另外二位同学合作,各从名字取一字合成“藩桂群”为笔名,也写诗,都小有名气。

  当时,有小诗经李老师修改审定发表,心里乐滋滋的!当今,我和瑞平仍喜爱文学,也许,正是对李老师耳濡目染所致!

  瑞平写诗,也写小说。

  一晃四十年,直到2006年10月,古巷中学校庆才见到他。他还是依然故我,谈笑风生,一扫我脑子里他可能萎靡不振的形象。自此,经常有联系,同出游。

  有次,我们问瑞平笔名“阿总”何意,他说他演过敌军总参谋长或总司令,还自我揶揄我的形象演敌人,不用化装,一上台亮相,台下掌声雷动太像了!我们听了,莞尔一笑。

  “阿总”?我有别解:师生同出游,他总是乌灰衣服;合影,他总是站边角;行走,他总是走最后,低调得可以。而说话,则滔滔不绝,旁若无人,管你有听无听。

  李老师说他,“每次出游或相聚,黄主黄瑞平总是座中谈话最多的一位,一开口就滔滔不绝,叫他停也停不住。他讲村里的人和事,很现场,很鲜活,细节多多,夹着野性。”真是洞中肯綮,观察入微。

  去年他出了本小说集,李老师为他写序。今年又要出散文集了,叫我写序。可能是去年他要出小说散文合集,我在电话里告诉他:分开,各出一本。也许他认为,你的建议,我听了,序就要你写。说了几次,我推辞,说一客不烦二主,李老师写好。

  那天,他致电于我,就在我家楼下。见面,他把打印齐整的散文稿交给我。这回,推不掉了,接了他的散文稿。

  他一路走来,磕磕碰碰,诸多不如意。然,从初中写诗,顺境逆境,笔耕不辍,获奖多多。

  低调而言多,矛盾地叠合在他身上,他有话要说,化成他的小说,他的散文,他的诗,他的剧本。

  我通读了他的全部散文稿,为他锲而不舍的精神所感动,为他的散文足足正能量,拳拳爱国心,浓浓家乡情,依依山水恋、深深师生谊击节称赏。

  一座牌坊,为先贤而立,腾起一股正气;文章千古事,一篇小文章,拯救了海蚀林一大片,正面讴歌了文化的力量  。

  “宗山者,是后人为推崇先哲的杰出贡献而称。以山之博大尊喻先贤,古今有之。宗,指林大钦、王阳明、薛侃,为众人所师法的先贤;山,博大高深。”(《宗山怀古》) 。

  “《汕头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救救桑浦山麓古海蚀地貌》的文章。正是这篇不足800字的檄文,迅速出现在有关领导的案头,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海蚀林觅趣》)

  这些篇什的描写,接地气,正能量,充满了正气。

  黄瑞平善于挖掘抗日战争的素材,潮州,尤其是潮安,抗战题材甚多,写得生动细致,煞有其事。

  “守卫在洋铁岭上的英雄们,又到了为国牺牲的时候,他们在日军的新一轮轰炸后,从战壕上站了起来,来不及拍打身上的沙土,进入散兵坑,迎击日军的进攻。” (《梦圆洋铁岭》)

  “在罗林游击队举行的庆功会上,黄致中一次喝了一瓶十二两庄的天津高粱特曲,美美地醉倒在枫江边的木棉树下,身上洒满木棉的花红。(《永远燃烧的木棉》)

  这些绘声绘色的描述,敌我  清晰,爱憎分明。日寇野蛮凶残,英雄舍生取义,拳拳爱国心,诉诸生花妙笔。

  瑞平写了他家乡武状元黄仁勇、将军黄文田的军功、人品。黄氏宗族武状元、将军是怎样练成的?他的回答:皆源于“以儒家思想为立村根基”的家风、家训。他还以“乡愁”的韵味,引出状元桃、状元糕、大传等有别于他乡的特产。家乡情,浓得化不开!

  “潮安区孚中黄氏宗族,七百余年来,其‘端士品,戒贪欲;畏法律,戒妄为’以及‘尊师道,明礼让’等一系列优秀家训、家风,一代又一代培育出无数忠孝爱国栋材。清嘉庆恩科武状元黄仁勇,是黄氏宗族优秀家风熏陶出来优秀人物之一。”(《奕世典范状元家风》)

  “黄文田将军在性命弥留之际,对前来探望慰问他的家乡亲人语重心长地说:“……我虽一生坎坷,但从没忘记家训,没有玷污状元家风,更没有半点对不起祖国的事……”(《射虎将军中华魂》)

  “……孚中村,是一个具有千年历史的古村落,有着很多与状元优秀家风息息相关的宗族文化风俗,代表性的有‘状元糕’、‘状元红桃粿’、‘状元红头担’以及正月十六赏‘大传’。其中的‘状元红桃粿’,更具状元文化风俗特征。”(《 乡情依依状元桃》)

  瑞平这集散文,只有三几篇是外地的,余者都是本地游。游山玩水,自有他的“山水”吟诵。

  “寨下潭那边,风轻轻,月朦胧。秋月照拂下的流水的低徊与空山,交织成一曲动静互溶的山村恋曲。”《寨下潭之恋》

  “此时,湖光潋滟,暗香浮动,美极了。游人纷至沓来,游山、玩水、赏梅。随之,林称梅林,湖称梅林湖,村也称梅林湖村。一个个带着诗意的名字!”(《烟雨梅林湖》)

  “牛头山的壮丽,就像一幅浑然天成的画卷,那旖旎的风光,处处析透出诗的神韵,画的清幽,给人一种置身画中的享受。”(《牛头山神思》)

  如诗如画,山水吟诵。寨下潭,梅林湖,保定楼,牛头山,山水美景,一咏三叹。

  前几年,我们师生一年至少一同游,远近不计较,时间一二天。我们之游不在玩,在于师生叙情谊。

  “  每次师生出游,我总是紧随着李英群老师和老班长邱喜桂,一边照相一边听他们谈古论今,其乐融融。这次踏访灵山寺,自是亦步亦趋……(《灵山寺悟禅》)

  为写此序,我上电脑查了师生同往古巷中学校庆的时间,不经意间,发现了一张师生闲聊的照片,遂复制上手机,发在微信“66师生群”上,黄瑞平说我有架势,引来李老师的一番点评:

  “你说班长有架势,是指他的坐姿,有架势是吗?松德哥和李老师一看就是谦逊有余。庆礼有派头,锐坤有军人气概。德群有校长风度,瑞平总在观察,知知是位作家。一张照片,各展自我风采。”

  李老师如数家珍、如话家常对照片中所有人点评,信手拈来,恰如其分,足见其对学生的熟悉和了解!

  爷爷奶奶级的师生们,都在瑞平的笔下,活灵活现,深情厚谊,尊师爱生,跃然纸上。

  瑞平散文集,我概括为正气篇、抗战篇、家乡篇、山水篇、师生篇,当否?

  瑞平,去年出小说集,今年出散文集,明年,出诗集还是出剧本?

作者: 
邱喜桂
来源: 
潮州日报(2018.11.14)
浏览次数: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