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婴:鲠直狂放,睿智慧心



岭东著名书法篆刻家陈世婴

  陈世婴是岭东著名书法篆刻家、文物鉴赏家为世人所熟知,但他还是一名革命老战士却鲜为人知。

  陈世婴(1917—2003),字静山,别号小山,斋号憨猿云洞,澄海上华冠山村(今属澄华街道)人。他出身于地主家庭,父亲是一名国民党的团级军医,他家宅第连同花园共占地17亩,村民称之为“花园内”。优裕的家庭环境,使他从小就得到良好的文化教育。陈世婴初在澄城景韩小学读书。1928年,景韩、凤山、女子三校合并为澄海县立学校,陈世婴便继续在该校就读。

  1938年,陈世婴入南侨中学分校求学。当时的南侨中学,实际上是中共潮汕中心县委为团结抗日进步力量,建立农村革命阵地,培养抗日干部而创立的。校本部在揭阳,陈世婴就读的分校在潮阳两英,校长是林之原。南侨中学的学习和生活,使陈世婴接受了革命思想,特别是林之原的影响,使他走上革命的道路。

  1940年,他积极投身抗日民族救亡运动,成为“边纵”一名战士。在“边纵”中,他是交通员,他的妻子则利用自己的住所,设立地下交通站。凭着他们的聪明才智,一次次地掩护同志,一次次地传送情报,为抗日作出贡献。

位于冠山陇巷的花园内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当局把为抗日立下汗马功劳的“两纵”视为“匪类”。性格鲠直的陈世婴感到无比愤慨,居然只身来到国民党潮州市政府,要与当局对话、抗争。结果被投入监狱,囚禁在一个窄小、潮湿、恶臭的厕所间。由于他的身份没有暴露,凭着父亲的关系,陈世婴完全可以被保释。但考虑到他的特殊身份和他的灵活多智,组织要求他继续留在狱中,掩护和帮助其他入狱的同志。陈世婴性格豪放,学识广博,很快结识了一些狱友,他们当中有和尚、道士、医生,陈世婴利用狱友的一技之长,为受伤的同志治病疗伤,抢救了一些生命垂危的同志。他还编造了一些巧妙的供词,提供给入狱同志,帮助他们蒙过国民党当局的盘问,隐蔽了自己的身份,尽量地减少牺牲,保存革命的力量。就这样,他在狱中蹲了3年,最后由同乡人、潮州商会会长郑拱如保释出狱。对于这一段传奇经历和为革命作出的贡献,他讳莫如深,只有少数知情的老同志还偶尔提及。

  解放初,陈世婴被任命为潮安县看守所所长。当时社会治安比较混乱。有一次,公安部门送来一批作案的年轻犯罪嫌疑人。陈世婴对他们进行审问,问他们当中谁作案犯科家中父母知道了,谁家中父母尚不知情。了解情况之后,把家中知道自己作案者收监;家中不知情况者可以回家报知父母,明天上午8时以前回看守所接受拘禁。那些获准回家的人自然是感激涕零。第二天一早,那些人也许是慑于政府的威力,也许是感念这个看守所长的恩情,都无一例外地依时回到看守所。



曹操诗  陈世婴书法

  1952年,陈世婴转到文化部门,长期从事文史研究和文物鉴定工作。由于工作和他的志趣十分投合,他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埋头进行学术研究而成为岭东著名的文物鉴赏家,特别是对于陶瓷的制作工艺,有精深的研究。文革期间,他在一家陶瓷厂捡到一个罐坯,征得该厂领导同意拿回家中,经过一番修整之后,请人拿到厂里烧制,烧制后拿回家上釉,再托人拿到工厂去烧,出炉之后,他觉得无论是器型、成色都十分满意,便埋到家中花盆中,一段时间后拿出来把玩。一位同事见到了,向他说:“借我玩几天。”结果却把这个罐子送去潮州博物馆收藏。不久,省里来了一支文物考古队,认定这个罐子是汉代文物,说陈世婴作为文博部门干部,私藏文物,硬要他交代出土的地点。陈世婴多次申明这是“自己做起来玩一玩的”,省考古队的人硬是不相信。最后,陈世婴请来3位相关陶瓷厂的人作证,这件事才算了结。

  1985年,陈世婴荣获国家文化部颁发的“参加文博工作三十周年证书”。1986年,他于潮州市博物馆离休。

苏轼句  陈世婴书法

  陈世婴曾说,维系他一生的是祖国和书法。他热爱祖国,热爱人民,因而才舍弃丰厚的家产和优裕的生活,投身革命,出生入死,但他从不邀功,无怨无悔,觉得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而已。陈世婴酷爱书法,艺术的追求始终如一,矢志不渝。他是一位智者,在纷繁斑斓的书法领域,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成为一位有骨气、有灵气、有才气的书法家、篆刻家。

  陈世婴在书法上有扎实的功力,早在革命队伍中已小有名气。解放初,人民政府在西湖公园建革命烈士纪念碑,“革命烈士纪念碑”数字便是陈世婴所书。这一时期应该是他独特书法风格形成的酝酿期。1952年他到文化部门工作之后,更着力于书画艺术和篆刻艺术的研究和创作。陈世婴长期浸淫于六朝碑版,对《好大王碑》、《爨宝子碑》、《张迁碑》尤为潜心研究,特别是《好大王碑》。《好大王碑》是东晋碑刻中屈指可数的佳作,碑高6.39米,四面环刻,计1765字,堪称巨制,碑主好大王为高句丽王朝第19代王。此碑体在楷隶之间,笔法不事雕琢,高古圆浑,天真质朴,多有周秦篆籀遗意,对陈世婴独特书法风格的形成影响最大。陈世婴藏有《好大王碑》原拓本,他珍爱有加,每日均拿出来揣摩,从未间断,就是晚年他在病榻上最后的日子里,对于《好大王碑》也是每天必读。在临习的过程中,陈世婴并不追求“形似”,而是注重怎样学到范本的神韵。这种学习方法给他的书法创作带来很大的好处,也是形成他书法独特风格的一个重要因素。

冥悟蜗居  陈世婴书法

  陈世婴存世的作品以行书为多。他作书时往往心理放松,无意雕饰,有感而发,直抒胸臆。作品苍拙古朴,融合碑帖,熔铸古今,大气磅礴,自成一家,表现出传统经典之精华与强烈时代精神的有机结合。1996年5月29日上午,“广东省潮州市书法展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在6月2日下午的学术研讨会上,陈世婴的作品得到了与会专家、学者的赞赏。中国书法家协会外联部副主任白煦说:“陈世婴的行草,如用传统的要求有的人可能接受不了,他的气势吸引了我,我想他有自己的理解。书法是线条的艺术,是情感的抒发,这同样反映了古代的哲学思想,是十分高妙的问题。陈先生的行草‘扫除一切害人虫’有感而发,充分表达了一种民族情感。”著名书法家施楚德说:“我看了陈世婴的行草‘扫除一切害人虫’,从书法的表现上已达到相当成熟的程度。我主张书写内容与书体风格的协调一致。陈世婴这幅作品写得颇具气势,大气磅礴,略微偏向于现代书法,有点写意,但如果没有浓厚的传统功力是做不到的。”这些名家的点评都很客观,并非溢美之辞。

  乙丑(1985年)之秋,陈世婴自己写了一个册页,文曰:“谓书者须意在笔先,而奇妙者尤每意在笔后。汉相题阙,四字覃思三月,精采绝伦;唐僧资醉,纵横千万,惊蛇走虺。我辈何人,尽思则才短,酣醉则气乱,战战兢兢,小杯杜康,虑忘志壮,图以自勉也已。”这是陈世婴的书法创作谈,当然也包含着自谦之意。

陈世婴篆刻作品

  陈世婴的篆刻更为精绝。他上承秦汉,法度森严,又兼取明清诸家之长,并受潮州佃介眉影响,广采博涉之后,自出机杼,破他人藩篱而卓然自成。赵叔孺云:“刻字章法第一,事先必须篆得好,……宜排列妥善,视之匀称顺眼,多者不觉其多,少者不觉其少,这便是章法。”陈世婴治印,布局每出奇思,顾盼生情,一刀在手,横批直勒,游刃有余,甚得高古恣肆之趣,而为世人所重。

  陈世婴待人诚挚,心无芥蒂,但对于学术上的问题却十分执著。他有一好友叫吴华重,吴华重(1913—1975)精于文字学、篆刻学研究,1954年主编《北京语音潮州方言注音新字典》(1957年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印作深厚古穆,沉稳典雅,深得汉印要旨,是潮汕知名印人。两人过从甚密。有一次,陈世婴到吴华重家,起初两人交谈甚欢,后来为了某个问题他们争执起来,言词愈来愈烈,接着两人竟站起来互相拍桌子,最后,陈世婴悻悻地拂袖而去。吴华重家人及邻居都说,这下子两个老头要绝交了!谁知第二天一早,陈世婴又笑吟吟地来到吴家。

2013年9月潮州博物馆举办《陈世婴书法展》

  陈世婴生前是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历史名城书法家协会会员,潮州市书法家协会顾问,上门求教者众。他有教无类,悉心扶掖书法、篆刻后学。他经常教导学生,书学所关,不仅在临写玩味二事,更重要的是读书阅世。正如苏东坡所说的“作字之法,识浅见狭学不足,三者终不能尽妙”。门人每持新作向他请教,他都认真评阅,一一指出优劣。有时他正用餐,学生送来印作,他会放下饭碗,让女儿取来笔墨、刻刀、印泥和纸张,先钤原作印兑,然后持刀修改,再将修改后印作钤出,两相比照,让学生找出修改的原因,藉以提高学生的鉴赏能力和创作能力。他言传身教,无私相授,造就了许多书法篆刻人才,深得学子的爱戴和尊敬。陈世婴的师德、艺德,永足钦仰。

  【作者简介】:蔡炫辉(1946—),男,广东澄海人。原澄海广播电视大学教务主任。现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广东中华诗词学会理事、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政协澄海诗社顾问、澄海书法协会顾问。

作者: 
蔡炫辉
来源: 
微信公众号"家在冠山"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