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瞻儒将最雍容 韩水韩山灵气钟——抗日名将陈克华将军传略

  2018年7月12日,我市第二批历史建筑名录共68处经潮州市人民政府认定,正式予以公布。其中有涸池内11号的“陈克华故居”。此故居为普通二层小楼民居,面积113.4平方,于建筑方面上比起其他历史建筑来说,并不显眼,但何以列入“历史建筑”呢?这得从主人陈克华将军说起。

  陈克华(1895-1986),族名德源,出生在潮安古巷一个书香门第。祖父陈方平(1827-1892),号端崖,清咸丰十一年(1861)拔贡,官会同教谕,是清末潮州名儒、著名诗人;父亲陈廉(字简生),18岁中廪生;大伯父陈庚(字子经)、三叔父陈廞(字淑予)、四叔父陈庶(字康侯),均为清末秀才,一黉(门)四美,蜚声庠序(学宫)。(资料引自陈克华编著《陈克华将军八秩寿言录》,下无注明均同。)

  陈克华幼承庭训,聪颖敏悟,卓尔不群,7岁读私塾,13岁毕业于潮州城北学校。1909年考入汕头岭东商业学校(原岭东同文学堂),目击清政府腐败无能、丧权辱国,受孙中山三民主义革命之熏陶。1911年夏加入同盟会,誓为民主革命而奋斗。武昌起义爆发后,加入学生军参加光复潮汕诸战役。1912年考入广东黄埔陆军小学堂第六期,递升武昌陆军第二预备学校。1919年毕业,入读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步兵科。1921年肄业返回广东加入粤军。历任粤军第三军(军长梁鸿楷)第六师步兵团连长,建国粤军第一军(军长许崇智)第三师(师长卓仁机)第七团营长等职。中间曾入北京大学习法科二年。1925年春随部参加第一、第二次东征作战,任东征军第一师(师长何应钦)司令部少校参谋。1926年7月随部参加北伐战争,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新编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师参谋处处长等职,随部参加北伐东路军战事。治军能以恩威并济,宽猛有度;处事则干练负责,缜密周全,为上司所倚重。1929年夏,随部参加张(发奎)桂联军与粤军陈济棠部的作战。1929年10月任广东北区善后公署副官长,广东第八路军第五十九师(师长余汉谋)独立团副团长,第六独立团团长等职。1931年10月任广东第一集团军第一军第一师(师长李振球)教导团团长,独立第二旅(旅长陈章)第一团团长。1935年春任燕塘广东军事政治学校步兵科科长、经理班主任。11月,以上校参谋名义带职入南京陆军大学第十四期深造。1937年抗日战争,陆大移设湖南长沙,翌年秋毕业。

  抗战期间,历任第三战区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薛岳)第六十六军(军长叶肇)第一六零师(师长叶肇兼)司令部少将参谋长、副师长,1941年初升任代理师长,率部参加抗日淞沪会战、南浔会战、粤北会战、桂南会战诸役,重创日本侵略军,战果丰硕。1942年10月任第七战区司令长官(余汉谋)部军务处处长兼广东绥靖主任 (余汉谋)公署军务处处长,第七战区司令长官部新兵补充训练组组长等职,参赞戎机,极备勤劳,先后受到国民政府颁发陆海空军甲种一等奖章及忠勇、忠勤勋章。

  1945年1月,擢升中将参议,任浙江衢州绥靖主任(余汉谋)公署高级参谋,4月转广东第五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驻潮安县城柳衙巷(今湘桥街道办事处),1941年迁驻丰顺,管辖:潮安、潮阳、揭阳、澄海、饶平、惠来、普宁、丰顺、南澳、汕头、南山等9县1市1管理局。]兼保安司令部司令,潮州各县国民兵后备队指挥官。抗战末期,亦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潮汕地区腥风血雨,日寇到处烧杀、奸淫、掳掠。而当是时,揭阳沦陷、丰顺告急,他受命于危难之际,镇绥一方,闾里赖之以安。在任期间,组训团队,筹给粮糈,整饬吏治,以及准备配合盟军反攻等工作,不分昼夜地操劳,多有建树,终于迎来了抗战的最后胜利。1945年9月15日,陈克华率部进入潮安城,在国民党军队一八六师协助下,代表国民政府,接受日军无条件投降,接收潮安县日伪政权,宣告潮安光复。万众欢腾,河山重秀!

  战后,他发动民众,肃清汉奸,惩治贪官,抚辑流亡,安定秩序……任重事繁,他从容部署,井然不紊。

  陈克华一生爱国,具有强烈的民族正义感。他见潮州西湖有日伪县长何丽闻所立之“仰韩亭”匾额(亭内嵌有署名“退之”的狂草大字《白鹦鹉赋》石碑),怒斥说:“此辱公也,毁之!”而重署为“景韩亭”,其用意是“使千载之下睹斯真迹,犹然有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之遐思,庶吏部(指韩愈)余泽日以发扬,而大好湖山永保圭洁”。(陈克华《西湖景韩亭碑记》)今“景韩亭”犹在,雅致幽静,风光胜昔。他崇拜英杰,1946年1月督政至潮阳,巡视海门渔业,登莲花峰瞻仰宋末文天祥祠,题峰上之亭曰“崇文亭”,并立匾于祠内,欣喜历经战乱而古祠无虞,快览之余,在旁大石之上书“河山重秀”,字斗大,苍劲、稳重如其人。

  1946年春调任中央训练团第九军官总队(设于广东曲江)副总队长,负责办理编余军官训练、退役及转业等事宜。国民政府为酬其劳,颁给“抗战勋章”。1947年夏转国防部部员。

  1949年冬赴香港,弃武就文,致力教育事业,先是在九龙创办“圣立德中学”,廉收学费收容未成年失学子弟入学;继而出版《春风月刊》,倡导真善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后皆因资力不济而停办。热衷著述与公益事业,认为“拄杖朝中未足豪,何如述作等身高”,(《甲寅八秩生辰欣逢赞禧书怀》)著有《国民革命军将领漫谈》(录有100多位民国将领共50余万字,连载于香港《劳工杂志》)、《中国现代革命史录》三册、《敝帚集》、《八秩寿言录》等。曾任侨港潮汕文教联谊会会长兼理事长、侨港惠州潮州同乡总会会长、香港同乡会联合总会名誉会长、中央各军事学校香港校友会永远名誉会长、台北广东文献委员会委员等职。1974年12月1日荣膺“香港模范老人”称号。1986年6月28日在香港因病逝世,享年95岁。2015年12月17日,荣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念”勋章一枚,以彰其抗战之功。

  在抗战胜利近四周年之际,为纪念保卫潮汕、奋勇抗战而牺牲的将士,呼吁国民勿忘国耻家恨,潮安县政府于1949年2月在潮州西湖公园立“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碑座为圆形水池,水池面设井字梁,碑身就安在井字梁的中心。碑身分为二部分:上半部为方形锥体,四面均书“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大字;下半部分为正方体,陈克华所撰的《潮汕抗日战纪》碑文,镌于四块60×90厘米的花岗岩石,根据碑文内容顺序,分别面向东、西、南、北。整座纪念碑的装饰以彩色水磨石为主。碑外围四面各留一通道,其余均设弧形矮栏。又植12株大王椰环绕碑座。

  陈克华所撰《潮汕抗日战纪》这篇碑文1087字,言简意赅,历述潮汕抗战史,留下极为宝贵的潮汕抗战史实。“至战士临阵壮烈捐躯,寇氛所被,惨遭荼毒,青磷碧血,罄竹难书。”我抗战士卒“皆事迹昭著,成果辉煌。若夫阵亡既广,或掷百数生命以争尺寸之土;或怀兵深入敌后,终作壮烈牺牲;或邂逅捐躯,伤夷莫起者,更不可胜计矣。若乃澄城屠杀,日逾千人;梅溪斗文,诛夷全族;寇机肆虐,则玉石俱焚;城市成虚,辄检尸旬日。而陷区有众,备遭酷刑,饥馑洊臻,载为饿殍,宵祭野哭,天阴鬼啼,人世之惨,孰有甚于是哉?”将军作此碑文,以记潮汕抗战之胜,民众之殇,唤万众之勠力同心,倾尽全力为之。一篇碑文,一段历史,一段故事,一段往事,至今,尤若昨日,纪念碑现已成为各界群众凭吊抗日阵亡将士的地方,亦成为潮汕人民不忘国耻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1933年,陈克华回梓探亲,经好友、名医程伯勇之绍介,于1月23日从谢月轩购得涸池内(中山路“郡城义仓”右侧巷道)11号的二层楼房以作休憩之地。抗战胜利后回潮任职,公务下班后,轻车简从,衣便服,在二警卫陪同下步行回家,时人多不识将军面。

作者: 
陈贤武
来源: 
潮州日报(2018.09.25)
浏览次数: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