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林大钦咏月诗

林大钦芝兰诗 郭斌 书

状元故里  郑鹏 作

  在潮州唯一一位文状元林大钦的《东莆先生文集》第五卷(诗)中,有其为数不多的咏月诗和与咏月有关的诗句,约占收集入该卷356首诗的6%。这些咏月诗与他的其他的诗一样,大都是林状元疏请归养之后不平心境的自我写照,无论是所吟咏的角度、创设的意境、表达的情感,还是其艺术风格,均有其独到之处。现作如下肤浅探析。

  以多角度创设不同意境

  林状元的咏月诗虽然为数不多,但描述的角度却有动有静,可谓是动静相兼,既有动态的月下吟、望月、步月、月游、对月(包括高楼对月)等;又有静态的月庭、月园、月席和塘上月等等,均是以其当时的心境,选取与之相适应的角度,使人读之倍感真情实感,很是耐人寻味。

  动态的《月下吟》因诗人与李白同病相怜,同是人生不得志,咏月当然就要首先想到诗仙李白,何况李白喜欢在月下独酌,他的《把酒问月》还是一首富有艺术感染力的咏月诗,所以状元公便选择了月下吟这一角度,通过“借问谪仙人,呼月何如予?”并由此引申出对“今古月如此,人事空流水”的嗟叹,创设出与自己内心思绪和情感相适应的意境。作为一种自然现象,古月与今月都是一样的,但是如果以古月特指李白所处的唐代的月,以今月指代林大钦所处的明代的月,那么唐代的月与明代的月,怎么会是如此相似,且是在“今人照古月”之后出现的,并同是“人事空流水”呢?!这岂不叫人不得不深思了吗?其言下之意岂不是要阐明诗人与李白也是一样,同是人生不得志了吗?也正因为如此,作者才有在《望月歌》中,由望月而兴叹:“履运增慨歌,俯仰复何言”;在《步月二首》中,又以其所见所闻而发出“旷野怜人少”之咏叹;《月游三首》还有另一种情调:由“高游人未眠”渲染出“ 秋风凉夜静”(其二)、“冷冷寒风生”(其三)的气氛。对月的《对月》《夏园对月》《楼中对月》和《高楼对月》,更是分别描述出了“诸星向明灭”“篱芳兼瑟历”“乾坤独老眼”和“高楼夜寂凉风发”的意象。这些均形象生动地反映出诗人当时难于排解的心理和悲苦郁闷的心绪。

  静态的则是相对于动态的而言,绝非是完全的静止。《月庭》是以“虚庭纷凉白”映衬出了“中天夜寂寥”的境况;《月园》则以“春园月”来反衬“苍云蔽月光”,其意境岂不是不言而喻了吗?《月席》和《塘上月二首》又分别以“夜久露华白”和“沉吟夜自久”(其二)的意象,凸现出作者在这月明夜静之时,更是倍感孤独和冷清之情调,真实地表达出诗人当时的内心世界和思想情感。

  总之,无论是动态的,还是静态的,诗人均是以多角度创设出不同的意境。从表象上看,这些意境是作者对自然现象的客观反映;但从其实质而言,则是诗人通过行动所获取的视听,或是由某一处所的所见所闻而触景生情,真实地表露出来的内心情感。每一角度所创设的每一意境,均有其特定性,是不可替换的。

  以静与冷表达心绪悲伤

  从上面所述可以看到,状元公的咏月诗是以秋夜的静寂和悲凉凄冷为基调的,因而虽有“秋月本自佳,况复秋水映”(《塘上月二首》其一)的吟咏,但诗人所能感受到的却是“中夜虚天静”(《楼中对月》);而且这种“静”,是静得连露水滴落的声音也能听到,故常常是“时闻零露声”(《月游三首》其二)和“露重垂珠滴叶鸣”(《高楼对月》)。本来秋夜的静寂,是可以使人静下心来饱读诗书的,状元公本人也认为“检诗宜寂静”。可是处于此时此境况的状元公却一反常态,眼前所出现的是“在野兴萧森”(《夏园对月》)呀。也正因为如此,他在《月游三首》其三中,才有“长啸望山月,颓然兴道行”之咏叹啊!

  林状元咏月诗的“静寂”,又常常是与其悲凉凄冷意绪联系在一起的。因此,面对着大好的月色,他所能感悟到的却是“月色凉于水”(《月游三首》其一),甚至是“冷冷寒风生”(《月游三首》其三),即使是“盈盈春园月”,也未能感知到春暖花开,花好月圆,因而也就“不见花开处”(《月园》)了。但是,其咏月诗所出现的这种悲凉凄冷景象,并不是自然现象使之然,而是他当时心境的自我写照。不然,也就不会出现“本无身外虑,清夕每相随”(《步月二首》其二)之感叹,以及面对着皓月当空,只好是“冥心祈有合,怅望空云霄”(《月庭》)而已。

  再看看他的《中秋夜月》:

  明月度中天,流光正迥萦。

  可怜一片影,共此万方情。

  随风吹永夜,并露滴孤清。

  牛女云河外,何曾波浪生。

  正因为林大钦的咏月诗是以静寂、悲凉凄冷为基调,所以此诗也就缺少了月圆人也圆,与家人围坐在一起同赏月,共庆美好生活,或者是遥祝远方的亲人健康快乐,和家人“千里共婵娟”( 苏轼《水调歌头》)的情调,因而在人们欢度中秋佳节之时,他只能是倍感到孤独,不是“独对南屏看月明”(《高楼对月》),就是独自“伏枕看流萤”(《楼中对月》)。在这样的中秋月夜,他也只好是面对着“可怜一片影”,而发出“随风吹永夜,并露滴孤清”的咏叹,以及由此而引发出来的对“牛女云河外”深表同情之感。其孤独忧郁之情也就自然而然地溢于言表。是的,所有这些,均是景由心生,是由诗人从内心深处发出来的心声,是诗人的真情实感,无不真实地反映出他当时的心境,袒露出他心中积闷难于排解的痛苦,淋漓尽致地表达出他的郁闷悲伤心绪。

  以月明志表露远大抱负

  林大钦的咏月诗为何会有此种静寂、悲凉凄冷的基调呢?该因“醉月辞轩冕”(《春园屋壁八首》其五)吧!他自从在《廷试·策》提出革除时弊以及治国救民的措施之后,便立下了治国兴邦大志,将解除百姓“冻馁流离”(《廷试·策》)之苦作为己任。于是,这一远大的政治抱负,时刻左右着他的思想。可是事与愿违,那时候的明朝已是“世事乱如麻”,朝廷也经常出现 “结绶生烦冤”(《怀古三首》其三)。因此,他只好无奈地选择急流勇退,归隐田园。但具有强烈爱国爱民思想的状元公心中仍然念念不忘百姓“冻馁流离”(《廷试·策》)之苦。这就注定了他不忘初心,济世之心始终如一,也就难免要“壮心徒激烈”(《啸歌》)了。眼见时间一天天地过去,可实现自己远大的政治抱负却一点希望也没有,怎不由此而产生不平的心理和悲郁心绪,而咏叹出“白露滴秋月,壮心悲暮年”(《秋暮书怀四首》其三)呢?!他的咏月诗也就自然要出现如此静寂、悲凉凄冷的基调。应该说,这不只是他发自内心的一种自我倾诉,更是他的治国兴邦壮志难酬而产生忧国忧民之情的自我表露啊!

  然而,坚定信念的状元公绝不会因为归隐田园而放弃自己的人生远大抱负,仍然是“浩思齐云月”(《秋暮书怀四首》其四)啊!故他的咏月诗也能使人在月夜中感悟到一缕缕光明的希望。在《塘上月二首》其二中,他虽然咏叹出了“沉吟夜自久”,但他还是看到“到处成辉光”,甚至是可以“掬水月在手”。由此更可看他的忧国忧民耿耿襟怀。

  是的,状元公正是通过他的咏月诗,并以其人生经历、爱国爱民情怀,凸现出他的守志不阿的耿介品格的。尽管他已隐居不出仕,实现自己的理想也受到现实无情地冲击,但仍坚守着清净不受尘俗沾染的情操,“白日自迂睢”(《田园杂咏八首》其六)!安贫守道、孤高无尘,的确是他恪守的人生洁美德行。因此他在《步月二首》其二中,便吟咏出了“独赏通玄理,高歌慰素思”。尤其是他在《北斋行》中,所吟的“守道心难贰,冥居意不携”,更是道出了他的“守道”决心。即使是自己壮志难酬而产生出悲伤的心绪,但他的守道之心依然是不会变的。这样,林大钦的咏月诗也就拓展了以月喻志的新意境、新内涵。他是以其真情意来咏月的,这与其归隐后的艺术风格是密切相关的。

  以冲淡素雅蕴深邃意境

  林大钦的咏月诗有其独特的艺术风格,诗人以多角度创设出来的不同意境,是为了适应作者不同时段的思想情感和当时的矛盾心理,使之能达到情景交融,将自己的主观思想感情与客观景象的描写和谐统一起来,又能突出地表露出他不同时段难于实现人生远大抱负而产生的孤独、悲伤心情,大有言尽而意未尽之境界。因而能给人以比其所描写的具体景象更多的想象和联想,并创设出自己独特的风格和饱含不尽余韵的深邃意境,令人吟咏之,不由自主深思,而产生同感。

  但是,林大钦咏月诗的主要特色和风格,应该说,是以其冲淡、素雅而著称,以质朴无华而又不至于落入平俗而见长的。他的咏月诗语言朴素、平易,但在浑朴素淡之中却蕴含着深厚而耐人寻味的真实情感。从其咏月诗的“冲淡、素雅”之中,我们可以见到其真情意,例如他的《月园》:

  盈盈春园月,风动百花香。

  不见花开处,苍云蔽月光。

  均是从诗人胸中自然流出,绝无生拼硬凑、雕琢做作的痕迹。诗人所描写的“月园”景况,不仅仅反映了客观现实的面貌,而且揭示了客观现实的本质特征;文字之外确实是蕴藏着诗人当时的真实情感,正如唐代司空图在《诗品》的“含蓄”中所说的:“不著一字,尽得风流。语不涉难,已不堪忧。”诗人虽没有道出当时的情感及其心绪,但他那难于实现治国兴邦大志而抑郁,而愁闷……却尽在此不言之中。人们通过《月园》这首诗,已经感悟到了他当时的心绪是多么地悲伤!这便是诗人蕴藏于诗中的真情意。这种真情意是真实、具体的客观事物的升华,是一种最高的诗艺术、诗意人生境界。

  总之,林大钦的咏月诗,无论是所描写的景物,还是所创设饱含不尽余韵的深邃意境,均是为了表露自己的爱国爱民耿耿襟怀,因而具有无穷的艺术感染力,而同他的其他的诗文一样,有其不可低估的历史价值和文学价值。笔者因为学识浅薄,对其咏月诗的探析,也就难免有纰漏之处,谨望读者批评指正。

作者: 
林树源
来源: 
潮州日报(2018.09.11)
浏览次数: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