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岩山水儒者心——明朝唐伯元《南岩记》赏析

  潮州澄邑人唐伯元是明朝时潮州唯一名载《明史·儒林传》者,《儒林传》称其“清苦淡泊,人所不堪,甘之自如。为岭海士大夫仪表”,乃潮州一代名贤。

  明万历二十年,唐伯元母亲去世,他回潮丁忧,这是他在任期间第二次回潮。恰好时任郡守徐一唯是其同科进士,伯元不仅与其游山玩水,而且协助其整治潮州西湖风景区。南岩是郡守整治西湖的重要项目,功成之后徐一唯嘱他作记一篇,故遂有《南岩记》。

  南岩山水何如呢?

  南岩实是一个大石洞,“盖上而砥下可筵席坐数十人。”其时潮州城中西湖与韩江相通,伯元记道:“大江东来适与湖。”一句“大江东来”,把韩江水滔滔气势全方位呈现。“适与湖”,可以想像,韩水与西湖交汇水天一色、波涛苍茫的气象!记中,伯元以城内外之景相映衬:“会城中烟树万家,郊原之外蘼芜千里”。潮州城中,炊烟四起,树林葱茏。城外,荒草萋萋。伯元赏景角度由平近而至高远:“其环而山者则狮子凤凰诸峰,错落天外。”景观气势磅礴,并一语作结:“可枕而窥也。”南岩,是西湖山西麓观景制高点,“枕而窥”写出赏景的轻松愉悦。

  伯元记中叙述重整南岩的缘由:“倭夷之乱,屋为丘莽,古篆苔藓,多不可辨。”由于倭寇骚乱,南岩石屋已成为荒莽,古篆字长满苔藓,模糊不可辨认。当伯元与众友人携酒至南岩,“徘徊叹息,至不能禁”。相约谁先“投闲者”,谁修整。是章日慎(字汝淑),核定原址,集好材料,选定吉日,重新在石洞前建一座瓦屋,规模大体如以前的石屋,并在屋子前设置遮栏作为门,前期修葺工作做完之后,“杂植松竹花卉,与山花掩映左右”,一座幽雅的小山庄呼之欲出。一月之内,完工。大家给书有“襟江带湖”的匾额上色。郡守在南岩题字,不时来宴饮小憩。友人汝淑又打通一小径,“通绝顶,为读易山房,有天门、天池、最高亭、四望台诸处”,南岩景观,几臻完美。伯元对参与重修南岩是充满成就感的,“自是远迩闻之,望之不啻神仙窟宅矣。”南岩遂成潮州一大名胜。

  《南岩记》中,叙事简洁,写景雅致,寥寥几笔,清晰明白,形神俱备。唐伯元是文学名家,他又是一个儒者,理学名卿,他的文章常自然地借景抒情、托物言志,体现其儒家情怀。

  文章开头,伯元即阐明:游玩名山胜水之乐非儒者之乐。儒者,“陋巷可居,墙东可隐”。“陋巷”“墙东”皆用典,表明自己慕君子、欲归隐的情怀。且伯元认为“儒者身都宇宙,瞬息千古,居则忧道,出则忧时,唯恐丝毫堕落,有负此生”。即儒者活在这个世界上,生命虽转瞬即逝,但处朝廷之中就担忧王道不行,处于乡野之间就担忧时势不利,恐怕有丝毫失职,对不起今生。而其他一切的一切,“若浮云之往来!”伯元认为:世上之胜迹,都是名人大人物隐士修道者居住的处所,是他们或纵情、或归隐、或勃发才情的地方,是经书中所说的贤者能够以此为乐的地方,而作为一名儒者,忧国忧民,忧患重重,“所乐不存焉,不可也”,由此引入对重修南岩的记述。

  文章结尾慨叹:“余窃禄日久,谬怀儒者之忧,既无寸补于时,乃依违不欲舍去,甘让汝淑以贤者之乐”,表明自己的苦乐观:自己在朝为官,无功受禄已久,空怀儒者家国之忧,既然对时世一点帮助也没有,就顺应潮流隐退,甘心让诸如汝淑等贤者去做实事,去感受贤明者的乐趣.。

  唐伯元一路赶来,心中唯有一信念:先天下之苦而苦,后天下之乐而乐。

  附:

  南岩记

  明唐伯元

  名山胜水之间,果足以当儒者之乐乎哉。陋巷可居,墙东可隐,必名山胜水而乐,是乐,非我也,外也。未有待于外而能乐者也,且吾闻之儒者身都宇宙,瞬息千古,居则忧道,出则忧时,唯恐丝毫堕落,有负此生。其于一切外至穷通奇丑若浮云之往来,若寒暑晦明之代谢,尚不自知有忧,况知有乐乎!彼名山胜水之间,谅非其所汲汲也,然今之天下称胜迹,耀简编者,孰非自名公硕夫幽人羽客之所栖处,得意寄啸傲而振风骚,传曰:贤者而后乐此,由兹而观谓儒者所乐不存焉,不可也,吾郡西湖山之有石屋旧矣,盖上而砥下可筵席坐数十人,大江东来适与湖,会城中烟树万家,郊原之外蘼芜千里,其环而山者则狮子凤凰诸峯,错落天外一一可枕而窥也,屋在山南又面南也,故曰南岩。倭夷之乱,屋为丘莽,古篆苔藓,多不可辨。余与友人章日慎、汝淑氏尝携觞其处,徘徊叹息,至不能禁。约曰:孰先投闲者,主之。其后应举需次,各服一官在四方。余又浮沉浮中外不及兹岩者三十余载,独时时于怀也。比汝淑乞归自滇南,会余新解母衰在里,语及兹岩。汝淑曰敬如约,即日核址剪芜,鸠材诹吉,重瓦屋于前,略如石屋制。阑其前而门之,杂植松竹花卉,与山花掩映左右,一时闻而喜助者,自谢太学绍讷以下各捐赀有差,不逾月,讫工。颜其额曰:襟江带湖。郡侯徐公一唯大书南岩其上。时与僚佐燕憩焉,乃汝淑又穿一径通绝顶,为读易山房,有天门、天池、最高亭、四望台诸处。语具汝淑自为记,与诗中发岩谷之幽光,赓考盘之余响,自是远迩闻之,望之不啻神仙窟宅矣。余窃禄日久,谬怀儒者之忧,既无寸补于时,乃依违不欲舍去,甘让汝淑以贤者之乐,是汝淑先得之而余将至于两失也,于其成也不可无记。

作者: 
陈群歆
来源: 
潮州日报(2018.08.14)
浏览次数: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