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永远的传奇!三访蔡瑜

  今年的夏天,93岁的蔡瑜在天津和汕头两地画坛引起轰动,他的中国画巡回展震撼了世人,成了这个夏季的红人。



  一、汕头 · 首访蔡瑜

  笔者在采访汕头展现场上看到,入门正厅展示着画家长达19米,高2.5米的长卷《梅花传奇》巨作,给人以强大的视觉震撼。花开花谢,疏影斜水、晓风明月,你既可以在里头读到沧桑,也可窥见侠骨和柔情。我观蔡瑜先生的《梅花传奇》,如置身于洁净世界。眼前的观众宛如在花海穿梭,教人分不清画里画外,只觉倍添精气神,暑气顿消。

  蔡瑜先生的画,雅俗共赏。不少观者连连惊叹先生的艺术造诣,好多人追问是真的吗是真的吗?现场的保安黄华荣不厌其烦对观众说,我们坚守岗位就是为了保护好这些真实的作品。这展览与其说展示出画家的高超艺术造诣,倒不如说是如诗如歌展示画家强大的精神世界。

  蔡瑜,何方人氏?蔡瑜,原名陈培玉,1926年出生于澄海北湾乡,幼时成为程洋冈一蔡氏人家的养子,1948年在广州市立艺术专科学校求学,曾师从赵少昂。1950年任潮安县文化教育馆馆长。1957年被指为“潮汕文艺沙龙四黑旗”之一而错划为右派。拨乱反正之后,蔡瑜的艺术生涯得以重启,其作品追求笔墨诗韵直抵心灵。

  早在2016年,笔者父亲在观看杭州G20峰会文艺晚会电视直播中,就见到该晚会节目把蔡瑜作品作为折扇背景,父亲按奈不住激动,大赞蔡瑜工笔之美,并向我说起蔡老的身世和认识蔡老的经过。原来,父亲曾在七十年代陪着伯父(泰国华侨)到潮州城向蔡瑜先生求过画。

  蔡瑜,怎有如此神奇? 几经周折,7月1日,我们终于在汕头巡回展上采访到蔡瑜先生。

  我们是在贵宾厅见到大画家蔡瑜先生,他身材瘦小,白发飘飘,深深的眼窝里有双慈祥会说话的眼睛,我惊诧他微笑之下的神态显得明净可爱,年轻时定是洒脱的美男子。

  我开门见山问起《梅花传奇》创作由来。

  蔡老告诉我们,梅的历史非常长,很早就进入人们的生活,在《诗经》以前就提到了梅。唐宋以来更是以气质来看待,像陆游的《卜算子·咏梅》里头的"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写的就是梅的气质。虽然花谢了,香气还永远长存。不在于生命多久,重在生命的遗传、影响,这就是中国人的生命观。是梅的品质、梅的精神燃起了他的创作激情,他以“花开时似雪”为开始,“谢时似雪”为结束,用两年的时间画完了这幅梅花长卷。

  面对这样的恢宏巨制,您吃得消吗?

  “我的画画、写文章不是单靠体力就能解决的,是在意志力支持下来做的。”采访中我们得知蔡老的眼睛已不好使,只存三成视力,他写文章和作画更多靠的是直觉和定力,一些花瓣的填色要借助放大镜进行。而《梅花传奇》由15幅画纸组成,这么大的画,是必须挂在墙上作画的。受条件限制,他是放在床上逐张画,画时要记得前面画幅,还要考虑后续画幅,完成了拼在一起,发现有不满意的画页就作废补上,增加了作画的难度,前后画掉了四五十张画纸。

  蔡瑜先生告诉我,遇到严寒或酷热无法作画;病了无法作画;在真正开始又碰上了拦路虎:首先要表现的雪中的梅花是什么样子?找来了大量照片观看,把它融化成画面就花了月半的心思。再之,发现前人画雪梅了无章法,面对技法上空白,就必须自已去开山开路,仅前三幅就画掉了二三十张画纸。可见蔡老的《梅花传奇》用时之长和艰辛,其勇于求新的创作意志令人钦佩。

  对创作态度怎样看? 

  对创作态度怎样看?

  蔡瑜先生笑着对我说:社会上有只凭手作画的,有用心作画,而我,是用生命在作画啊。

  蔡瑜先生的“用生命作画”深深地触动着我,正如他在梅花传奇后记中所提及的:画梅近三十载,未觉如此通灵,呼吸与共,固知枯荣有期。然写至老态龙钟,犹迸力开花,犹陈纠结于断枝残梗之间,雪压风吹,摇摇欲坠。不免怦然心动,一息尚存,信念不改。此际,梅与画者何其相似。

  《梅花传奇》集梅花生生息息的气魄,跟画家的刚直不阿,坎坷经历和高尚情操密不可分,给读者留下的是中国画的独特之美和人格魅力。

  对家乡有何美好记忆?

  没有想到这一问引起蔡老的伤心叹息:伊啊,从何说起呢?我离开家乡是两岁多,只有精神的记忆,没有实质的记忆。我是被程洋冈人家收养的,但北湾还是我的一条根……

  最后问及创新问题,蔡老是这样地回答的:在传统的道路上发展,发挥自己承前启后作用。

  临别时,蔡瑜先生还要我这位来自北湾的小老乡捎去对我父亲的问候。走出展会大厅,我摄下了蔡瑜和挚友许贤群相拥的瞬间,画家的灿烂、童真表现无遗。

  许先生告诉笔者:画家执着画梅画菊,和画家的阅历、生平是环环相扣的。“宁可枝头抱香死,不曾吹落北风中”。几十年来,他在艺术路上不愿随风飘摇,是十足的“行会外人”(无参加任何协会),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拾荒者!

  首次采访蔡瑜先生,我为他的艺术创作激情而不平静,隐约觉得这个集诗词、绘画、书法才能于一身的老人,是天才,是稀世珍品。

  二、潮州 · 再访蔡瑜

  蔡瑜,这位从民国走过来的老人,他的命运跟抗日、跟解放、跟改革开放紧紧联系在一起。我们很想了解他的学画经历,探一探他的传奇人生。7月8日下午,我们来到了蔡瑜先生位于潮州市的家。

  在客厅,蔡老向我谈起了他学画的往事:

  抗战期间,他在澄海程洋冈加合祠读小学,遇到叔父蔡光讱回乡任教,光讱是刘海粟学生,蔡瑜向他学习了铅笔画和水彩画,1939年潮汕沦陷,小学停课,他在光讱指导下制作了一些抗日宣传画并参加游行。学校复课时,蔡瑜顶替教员空缺当起小先生。

  1948年,蔡瑜离母别妻,只身乘船来到省城求学,与自己所乘同时出发的另一条船却葬身鱼腹,船上的三十多位乘客大都是赴中山大学读书的学生,这是“钟祥轮之难”。蔡瑜幸得插班进入广州市艺术专科国画系二年级学习。当时是春季招生,学校是设在海珠北路寺庙,寺庙很广,是建于三国时期的建筑。

  记得当时校长是高剑父,系主任是关山月,班主任是黎雄才。蔡瑜刚从乡下来到省城,身上还缠着潮汕水布,一身土气,加上教学用的是广州话,语言不通,他在课堂只呆很少的时间。蔡瑜好胜心强,决心和同学在学习上劲量一番,他当时和几个穷学生免费借宿在一间古廟的走廊下,每餐是一片指头大酸黄瓜就着二两白饭,从不气馁。

  要提高绘画水平,首先要靠眼色。虽然语言听不懂,但老师总须动手修改学生的画吧,蔡瑜就在旁盯着看。其次是从画展汲取食粮,一次,他看了“黄少强遗作展”,产生了深刻影响。黄是高剑父校长的高足,可惜死得太早,蔡瑜清楚记得一幅焦悴的自画像题着:国破家忘事堪哀,未应重为读书来,河山一带伤心碧,上马匆匆遂劫灰……

  蔡瑜为黄少强的爱国情怀和悲天怜人的精神所震憾,读书学画就要学这精神!

  三是苦练。很快就到了暑假,蔡瑜一下子土到家,只穿一条短裤,赤膊上阵,因为假期的素描室只存下他一人在忘我的习画。到了开学,老师和同学对他另眼相看,他的素描水平一下子在班里已是数一数二,有几件作品还被系主任拿到课堂示范。后来,学校在市区开学生作品展,一些富家子弟开始忙乱了,在展览上,蔡瑜见到自己的不少捉刀作品也很高兴,这同时为他省下不少买画纸的费用。

  另外,蔡瑜随赵少昂(被徐悲鸿称为中国现代花鸟第一人)家中学了8个课时的技法得益非浅。一次学员们在传阅赵少昂范画时,调皮的他偷梁换柱换上自己的画,竞没被人看出。蔡老对我说,他一辈子只临过三张画,然后就说起一件趣事来。一次,吴芳谷到家中拜访蔡瑜,一入门就说:你怎有本事得到徐悲鸿这幅马挂在墙上?蔡瑜大笑道:“吴老请看仔细,后面签名落款可是我呀。”蔡瑜这幅临徐悲鸿的马居然骗过吴芳谷(协助过徐悲鸿义卖展)的眼睛。

  1948年底,蔡瑜在香港转道而来的澄海同学劝说下,中止了在广州市立艺术专科学校的学习,返回潮州,加入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第四支队。

  新中国成立,蔡瑜在潮安县军管会工作,绘制了大量的大幅领袖油画像及一批宣传画、连环画。此后受命组建县文化教育馆,首任馆长,兼影剧检查委员会副主任。后又任教中学文学课,研习古文。

  1957年被指为“潮汕文艺沙龙四黑旗”之一,错划为“右派”,被下放到农村监管,搁笔20余年。80年代初期落实政策,其艺术创造力随之迸发而不可收。

  蔡瑜先生大脑超强,跟我们谈起经历很是清晰,好像是发生在昨天的事。



  蔡老笔耕不缀,著有《槛外杂言》诗集多部、自传体小说《雨——风雨余生还说雨》等,我问蔡老现在还写文章不?

  蔡老指着手稿说:“我正在跟人家打官司呢”!这不禁吓了我一跳,然后他笑说是跟古人“打”。原来他对唐朝王之涣的《凉州词》的"黄河远上白云间”心生疑问。玉门关是凉州,黄河几乎是没流经凉州的,但这里怎会出现黄河呢?这就是他近日写下的手稿。

  蔡瑜的小儿子征鸿说父亲对学习传统文化很执着,有弄不清楚的地方非要刨根问底不可。

  时候不早,蔡老起身作画。只见他笔锋顺逆往来,无拘无碍。时而信步如疾走,时而缓慢如沉思,刷刷声毕,一副墨竹图跃然纸上,极尽洒脱。

  临别,蔡瑜先生用毛笔在画册上题字并铃印,赠予我们。

  三、澄海 · 再遇蔡瑜

  潮州采访之后,我找来了蔡瑜的自传进行阅读,他的匹夫有责之勇气令我激情飞扬,他的望尽天漄路之心酸令我抚书流泪。同时也萌生了到蔡瑜故居看看的念头。

  说来也巧,8月3日上午,广东电视台珠江频道《文化珠江》栏目组在澄海程洋冈拍摄蔡瑜记录片,我们随之赶到现场

  蔡成武早就待在程洋冈古村落的牌坊前,见到兄长蔡瑜到来,马上为蔡瑜抹上清凉油防暑气。

  这里过去是古港,载人过番的红头船从这里出发。

  蔡老告诉平原小编他熟知的巷道名字。

  斑驳的墙壁照着耀眼的光,

  长长的小巷通向梦中的家。

  潇洒的你,

  为何多情看着我?

  梦中的加合大院啊,

  可认得“细妹”的模样?

  久别的你,姗姗来迟。

  熟悉的脚步,却听不到呼唤的声音。

  这里为何看不见昨天的繁华,

  这里的天空又为何不凋谢。

  闭上眼睛寻找曾经的的温馨,

  东厢房昏暗的窗子,

  看不清岁月的苍茫,

  却看清什么是世上的勇敢。



  是谁让自己在这里与过去的自己相逢?

  记忆的美好在闪烁浮现。



  莫提,

  庭院里的花木不懂曾经的情意。

  莫说,

  一砖一瓦掩盖凄美的故事。

  花前窗下,

  如梦如幻。

  心底传来阵阵呼喊,

  停下脚步才知青葱岁月的远去。

  走进时光遂道,

  沿着曾经的脚步,

  追寻熟悉的身影,



  无数往事,

  刻录着人世的阴晴圆缺。

  推开加合祠的大门,

  走进儿时求知的学堂,

  这里有光叔的画,彦叔的字,

  这里有无数的往事,

  故乡啊,挥之不去的是满满情缘。

  啖起龙眼,说不清是甜是酸。

  随纷沓脚步的离去,

  加合大院东厢房回归静寂。

  祖国大地啊,

  请你记下一个人的名字:

  潮汕有一位天才老人,

  他用超强的丹青本领描绘他凄美的故事、传奇的人生。

  他的名字叫——蔡瑜!

 

作者: 
李剑彬 周英炜 张丽冰
来源: 
微信公众号"潮汕平原"
浏览次数: 
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