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芝高和他的嵌瓷博物馆

卢芝高打破门户囿锢,授徒传艺,不遗余力传播嵌瓷艺术。  通讯员 摄

潮州嵌瓷博物馆是国内唯一一家嵌瓷主题博物馆。林静斌 摄

馆内一角是曾引起轰动的嵌瓷作品《潮州宗族祠堂屋顶》。林静斌 摄

嵌瓷摆件《霸王别姬》。卢芝高 作

  辟地筹资、鸠工庀材自建博物馆,这在全省乃至全国并不多见。在潮州市潮安区金石镇湖美村,一个方圆只有1平方公里、人口不过2000多人的小村落,便坐落着一座由私人斥资建造的博物馆——潮州嵌瓷博物馆。

  嵌瓷,俗称“贴饶”或“扣饶”,是潮汕地区特有的传统工艺,肇始于明代万历年间,是一种通过将色彩斑斓的釉彩瓷片剪裁镶嵌成各种形象的古老建筑装饰艺术,因常用于装饰宗祠、庙堂、亭台、楼阁和屋檐、照壁等,如“芫荽叠盘头”,具有画龙点睛的意趣,故又被称为“屋顶上的艺术”。

  潮州嵌瓷博物馆的主人,便是潮汕嵌瓷耆宿、国家级非遗嵌瓷代表性传承人卢芝高。

  现年72岁的卢芝高出生在当地一个建筑嵌瓷艺术世家,其曾祖父始事嵌瓷,卢芝高的父亲卢仲云便是民国时期颇有建树的嵌瓷名家。克绳祖武,卢芝高从小对嵌瓷、壁画具有浓厚兴趣,成年后,理所当然地接过“衣钵”,成为家族嵌瓷装饰第四代传人,而这一干就是50多年!

  西哲说过:“你学过的每样东西,都会在你一生中的某个时刻派上用场。”少时打下的美术功底,使卢芝高在日后的嵌瓷创作上如虎添翼,他把国画技法与壁画艺术融入到嵌瓷创作中,创作的作品造型优美,生动传神,古朴典雅,让人过目难忘。这些年,他创作的嵌瓷代表作包括泰国匕剑王公慈善堂、潮州青龙庙、潮州凤凰洲公园、潮州外江梨园公所、彩塘从熙公祠、福建南普陀佛寺、汕尾凤山祖庙等,细腻雅致,璀璨夺目,异彩纷呈,巧夺天工,蜚誉海内外。

  卢芝高说,嵌瓷是一件工繁艺细的活儿,需经敲制、剪裁、镶嵌、粘接、堆砌等各道工序,讲究构图、造型、色彩、层次、神韵等,一件好的作品,通常需两三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完成,没有恒心、毅力和苦功是不行的。

  有本书叫《一生只做一件事》,这似乎便是卢芝高一生的写照。他穷尽毕生精力耽于嵌瓷艺术创造,“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其执著之情,让人肃然。

  自建博物馆传承嵌瓷“绝活”

  卢芝高说,建博物馆是为了更好传承嵌瓷技艺,萌发这一想法,是在2012年。

  那一年,嵌瓷工艺被列为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深孚众望的卢芝高被确立为传承人。从那时起,卢芝高便觉得身上多了一份责任,开始琢磨起如何更好、更系统地让这门独具地方特色的传统工艺得以传播和传承,于是乎,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心内升腾:建博物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曾经有人说过,要让一个企业完蛋,就让它建博物馆!其中当然带有调侃成分,不过,建设博物馆难度之大、耗资之巨却是不言而喻的。见多识广的卢芝高当然知道,这样的大投入一定是无法收回的,就是平日的运营成本,也会是不小的开支。

  不过,既然有责任就要做好。首先是地方,他家在村道旁边有一块9亩大的地,卢芝高于是开始“打”起自家基地的“主意”。他的想法得到家人的支持,一家人筹措资金,并利用自家建筑队,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在原本荒薉的土地上建起了一座苏州园林格调的嵌瓷博物馆!

  建成的博物馆占地6000平方米,设有展示厅、示范工作室等,是目前全国首家也是唯一一家集创作研究、作品交流展示以及工艺传承为一体的嵌瓷博物馆。自2013年开馆以来,吸引慕名前来参观者无数。目前馆内共有藏品100余件,其中不乏举世难寻的“宝贝”,包括几年前在广东美术馆的展览中轰动一时的“潮州宗族祠堂屋顶”和《二十四孝图》等作品,工艺轶群,精妙绝伦,每一件都是不可复制的珍品。

  打破“门户”樊篱广迎四方客

  卢芝高在业界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可他从不以“大师”自居。他深知嵌瓷是一门 “淘尽狂沙始到金”的技艺,难学、难成才,故对于求艺者,卢芝高总是倾囊相授。事实上,早在青壮之年,卢芝高便开始收徒授艺,目前随身学艺的弟子有20人,其中不乏长达三四十年的追随者。随着潮州嵌瓷的名扬四海,历年来香港、台湾等地时有匠人前来拜师学艺,不管多忙,卢芝高总是来者不拒。

  早年的嵌瓷艺人,多单打独斗,各自为战,门户壁垒较为森严。这种封闭式创作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制约嵌瓷艺术发展的“瓶颈”,也使艺人成了“散兵游勇”。晚年的卢芝高意识到这种“胶己顾胶己”的局限,于是从我做起,打破门户囿锢。“嵌瓷要发扬光大,首先必须摒弃封闭的观念。”他将博物馆作为“大本营”,精诚恭候各界前来切磋交流;除了“迎进来”,近年来卢芝高还坚持“走出去”,不遗余力推动非遗进校园,包括在镇金石中学开设嵌瓷兴趣班,充当广东职业技术学院客座教授,向年轻一代传授嵌瓷技艺……

  观念的开放,胸怀的开阔,不但加快了嵌瓷艺术的传播,而且激荡出艺术创作的璀璨火花。笔者留意到,馆内陈列着不少工艺精湛的嵌瓷摆件和挂件,如整套24屏的《妈祖的故事》,以及取材于古典戏出《薛仁贵回窑》《十五贯》《挡马》《专诸进鲈鱼》等,色彩厚重,线条流畅,人物华美,神态逼真,均是上乘之作,而这些,正是卢芝高在一次交流中碰撞出的灵感结晶。

  一次,业界一位专家说:“如果能把嵌瓷工艺应用到‘小件’上,应该也挺好。”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受到启发的卢芝高开始尝试用嵌瓷制作小工艺品,将“旧时王谢堂前燕”的嵌瓷艺术成功从“屋顶”延伸到地面,制作出各式工艺摆件,让更多人感受到嵌瓷的魅力,从而赋予了这门民间艺术更加丰富的内涵、更加广阔的天地和更加旺盛的生命力。

  从入门者到成为大师,从家族作坊式制作到建博物馆系统化研究传承,卢芝高用一个甲子的坚守与探索,让潮汕嵌瓷这一特色浓厚的民间艺术在他这代人手上绽放异彩,也写就他个人传奇式的嵌瓷人生。

作者: 
陈泽楷
来源: 
揭阳日报(2018.05.16)
浏览次数: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