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吴南生主席与汕大、韩师二、三事

  今年的春天,二月里刚刚送走了我们敬爱的饶宗颐教授,四月里又不得不送走我们爱戴的吴南生主席。难不成天堂里也有踏青赛诗会笔之雅俗,二位令人尊敬的潮人前辈都去参加盛会了!

  怀着对吴南生主席深深的哀悼之情,不禁想起了一件件的我所知道的与汕大和韩师有关的往事。



  一、亲自为汕头大学招兵买马

  作为汕大的筹建委员会主任,为汕头大学物色英才,那是当然的事。汕头大学的首任校长许涤新教授,著名经济学家,当时是中国社科院的副院长;党委书记林川先生,是原广东省高教厅厅长,是一位懂教育的革命家。他们的主政汕大,我相信一定跟吴主席的慧眼识英才有关。而对于教师基本队伍的建设,吴南生主席也亲自出马招兵买马。

  照片来源于网络媒体。

  那是1983年秋天,我在中山大学中文系读硕士。某日,有一位同学来约我,说有位省委领导明天想接见几位潮汕籍贯的同学,要我参加。

  翌日早上,我们五、六个人(记不准确了)是骑着自行车去的。因为事先都有吩咐,我们很顺利就通过了几道警卫门岗,到了一座大楼的门口,迎接我们的是张汉青同志,后来我们才知道他是当时的省委办公厅主任,很大的官。张主任笑容可掬,亲自让座倒茶,偶尔还用潮汕话跟我们聊天,我们才知道他也是潮汕人。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吧,吴南生书记从里面的办公室走了出来,我们大家刷地一声都站了起来,就差没有敬礼了。因为大家都在报纸上见过吴书记的玉照,认识他,大家对他都怀着肃然起敬的心情。吴书记笑眯眯的,先是问寒问暖、了解我们的学习、生活情况。后来才转入正题,对我们说,请我们来,是有求于我们。我们都愣了,这话从何说起。原来,吴书记那个时候除了已经是经济特区管委会主任,还兼任深圳市委第一书记、深圳市长,日理万机。但他还有另外一个特殊身份,那就是汕头大学筹建委员会主任、首届董事会主席。汕大初创,雷厉风行,1983年便招收首届本科新生,需要大量的高水平师资。当时77、78级(82年春、秋毕业)毕业生虽然也有一些应聘到汕大工作,但数量不多,而且基本没有硕士,人才紧缺。吴书记不但是革命家,也是教育行家,深深知道师资队伍建设对于刚刚诞生的汕大发展的重要性。于是,便在百忙之中,利用周末,亲自出马,在省委办公大楼里接见了我们这几位潮籍的硕士生。我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吴书记为我们简单介绍了汕大筹建和首届招生的基本情况以后,对我们说:“你们是潮汕的青年才俊,你们应该回家乡帮助建设汕大。李嘉诚先生有钱出钱,你们年轻人有力出力。这就是今天我请你们来的目的,就算是动员吧,希望你们回去要跟同学们广而告之。”(大概意思)



  汕头大学建校初期的工地上:建校元勋庄世平(自左至右)、李嘉诚、吴南生等。(媒体照片)

  我1985年夏天硕士毕业后义无反顾地回到汕头大学工作,应该说是吴南生主席的接见和谈话在我的心田里播下了家乡情怀的种子。当然,后来,汕头大学中文系党总支书记、后来的学校党委副书记沈茂勋老师和学校人事处领导两次到中大研究生宿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动员谈话,起了最后的决定性作用。“士为知己者死”,何况还不用死,只是贡献青春的智慧和力量嘛。就这样,我成为了到汕大报到的最早一批有硕士学位的教师的光荣一员。要知道,那年头,硕士比现在的博士还金贵得多。



  二、心系汕大建设,关心青年教师成长

在汕大工作了19年的我,因为看过汕大建设之前的荒凉照片,也听过前辈们讲过点着煤油灯办公、备课,平房宿舍屋顶被炸飞的山石砸穿,趟着泥泞路把自行车扛在肩膀上下班,宿舍里要备着猎枪准备对付随时都可能闯进来的野猪和狼狗的种种生动而感人的创业故事,从此对吴南生、庄世平、李嘉诚、许涤新、林川、罗列等汕头大学的建校元勋们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事迹便有所了解,并把对他们的深深的敬意铭刻于心中。

  吴南生主席与李嘉诚先生、首届校董会副主席黄丽松博士(中),照片由原汕大教师提供

  每年两次的校董会,作为校董会主席的吴南生,都亲自出席并主持会议,我们都有机会见到吴南生主席,但我只是普通教师,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汇报,也就没有打扰过他。大概到了92年以后,我陆续出版了《潮汕方言与文化研究》、《潮汕方言词考释》(与李新魁老师合作)和《新编潮州音字典》等著作,我都奉呈吴主席指教。从那以后,他回汕头来,公事忙完之余,偶尔会让人接我去他住的汕头迎宾馆聊天。我们聊潮汕文化,聊当时潮汕的新鲜事,聊汕大师生的教学和生活情况。我记得,他很关心青年教师的继续教育和成长,问这方面的问题最多。他说汕头大学地处粤东,远离省会广州高校集中的地方,青年教师要多走出去进修和访问,才能开眼界,长见识。这也可能跟我那时候我已经是校董会的青年校董有关。而关于潮汕方言的来源问题,我跟他的意见相左,争得不亦乐乎。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胆子,居然敢跟满腹经纶的尊敬的前辈领导争论学术问题。虽然最后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但他却一直对我谬奖有加,充分表现了一位党的好领导的宽广胸怀。



  三、关心韩师发展,捐书助力

  更令我感激一辈子的是,2010年春天,我到韩山师范学院工作。突然有一天上午,我正在上班,突然接到潮州市委办的电话,点名要我陪同一位上级领导考察湘子桥和韩文公祠,并汇报韩师的工作。好在我就在湘子桥东头的老校区办公,赶忙跑出来就上了桥。却原来是吴南生主席伉俪,还有熟悉的前辈领导林兴胜老书记伉俪。吴南生主席看我急急忙忙地跑来,笑着对我说:“他们告诉我,韩师新来了一位校长,是一位潮汕文化的专家,名字叫林伦伦,以为我不认识你。我就跟他们说,把他叫来陪我。他们还不知道我们这忘年交的关系呢!”说完了又开心地笑了起来。

  他老人家这开心的一笑,为韩师增添了不少的“软实力”,为我以后在韩师的工作不知道增加了多少神力,帮了多少忙!



  吴主席对我到韩师任职表示赞许,还是当时动员我回汕大工作的那句话:潮汕人就应该回潮汕工作,报效家乡。对韩师,他也是关怀备至。我来韩师之前,他已经把家里的藏书,整理了一大部分,送给韩师图书馆。韩师专门设立了吴南生主席赠书专柜,把这些书籍陈列出来,以供师生翻查借阅。吴主席捐赠的书,书画艺术作品部分,不少是印刷精美的大部头,经济价值不菲。有的还有名人签名,就更有收藏价值了。韩师图书馆专门派老师分门别类做了登记,列成表格。2011年春节后,我到吴主席府上拜年,把他所捐书籍的目录表呈送他审阅。吴主席看了很高兴,说:“书籍放在大学的图书馆里作用更大。以后再慢慢整理出来,分批送给你们。”





  广东的四月天,时雨时晴,乍暖还寒。吴主席随饶宗颐教授之后,到天堂踏青、吟诗作赋挥毫去了。他跟饶宗颐教授生前有不少合作,汕头大学的建校碑记、淡浮院的中国历代书法碑林序,都是吴南生撰文、饶宗颐书丹,珠联璧合,堪称神品。也许,天堂里的两位前辈,又将有新的合作。



  中国历代书法碑林照片来源于砚峰文化网络文章,汕大建校纪略照片由汕大教师提供

  “报道先生归也,杏花春雨江南。”寒暑易节,万望珍摄!

  吴主席,您宽行!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微信公众号"林伦伦方言茶话"
浏览次数: 
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