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人已逝 风范长存

  2017年11月16日,潮籍著名经济学家萧灼基先生谢世的噩耗传来,悲伤之中,先生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

  1998年,我受潮阳市委领导的委派,到北京邀请新闻界、学术界有关人士,参加潮阳建市五周年庆典。萧灼基教授是潮阳老乡,此前又多次交往,到京的当天晚上,即登门拜访,是年,他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心情很好。当我进门道明来意之后,他兴奋地说:我生于旧社会,成长于新中国,居京多年,潮阳一直在我心中,说到动情处,还诵读了电影《东归英雄传》的两句插曲:“天苍苍,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他说,我的家乡在南方,应该是说“雁南飞”吧!浓浓乡情,溢于言表。

  萧灼基是潮阳棉城平东人(今属文光街道),1933年出生于一书香门第,幼年聪慧,过目成诵,在汕头聿怀中学、潮阳联中、潮阳一中就学时,成绩都名列班级前茅,1953年9月,以优异成绩考进中国人民大学计划经济系,专攻政治经济学专业,师从著名经济学家宋涛教授、苏星教授和苏联著名经济学家卡拉耶夫教授,获得了系统的经济学专业知识。1959年7月,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大学经济学系任教。从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他专心致志研究马克思《资本论》及恩格斯的一系列著作,研读了大量中外历史学、政治学、哲学、经济学著作,还涉猎中外文学、诗歌作品,由于博览群书,获得丰富知识,为教学和研究工作奠定了良好的知识基础。

  “文革”期间,萧灼基闭眼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四人帮”派来的人要他揭发批判某名教授,说表现好可立即晋升为讲师,他婉言拒绝,结果,尽管教学成绩显著,学校师生好评,但他的助教一干就是二十年。他以一种自尊自律面对现实,他淡泊名利而不自暴自弃,他潜心自己喜爱的政治经济学,给人一种良知的旷达和波澜不惊的飘逸。粉碎“四人帮”后,萧灼基迎来了学术的春天。1979年6月晋升为讲师,1980年12月晋升为副教授,1984年北京大学授予他首届优秀教师奖,1985年8月晋升为教授,1986年7月被批准为博士研究生导师。多年来,萧灼基在北大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本科生,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指导了数以百计的进修教师和访问学者。在他成名成家之后,我曾多次与他交往,他总是戴着一副圆圆的眼镜,穿着西装,行色匆匆,接物待人,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没有一丝自满自足自高自大的样子。

  作为经济学家,萧灼基应该为许多人所熟悉。但他作为著名的人物传记《恩格斯传》和《马克思》的作者,就鲜为人知了。1981年,他出版了《马克思恩格斯著作中的若干历史人物》一书,1983年,他的著作《马克思的青年时代》正式出版,1985年,他撰写的《恩格斯传》正式出版,荣获北京大学首届社会学成果(著作)奖。一系列文献著作的出版,在学术界引起强烈反响,好评如潮,但萧灼基没有自我陶醉,他雄心勃勃,准备著作一部篇幅浩瀚的《马克思》传,为了这部著作,1998年4月,他专程访问欧洲,先后访问了马克思的故乡德国特利尔,马克思就读的波恩大学,马克思创办《莱恩河报》的科隆,马克思恩格斯撰写《共产党宣言》的布鲁塞尔,参观了伦敦的大英博物馆,拜谒伦敦的马克思墓地,每到一处,他都专心听、专心记,掌握了丰富的第一手素材,晚年,他不顾年老体弱,投入这部巨著的写作,《马克思》传的出版,不但实现了萧灼基的夙愿,也是对我国学术界的重要贡献。

  改革开放以后,对振兴中国,振兴家乡,萧灼基更是不遗余力,1991年,他提出“商品经济就是市场经济”的论点,荣获首届孙冶方经济学奖,全国改革与发展“金三角”奖,北京市改革开放十年优秀论文奖,不久,出版《中国宏观经济纵论》一书,荣获首届陈岱孙经济学奖。

  萧灼基对振兴汕头和潮阳家乡的经济更是一往情深。我曾请教他:“您的经济观点在潮阳推广和实施好吗?”他笑着说:“我写的是全国普遍规律,但各地有各地的特点和优势,要做到天时、地利、人和,不可能照搬硬套。”为了帮助家乡发展经济,他多次往返汕头、潮阳,既作学术报告,交流经济信息和理论信息,又深入街坊,和乡邻促膝谈心,了解乡亲们的想法。有了乡情乡谊,他仿佛回到了童年的时代,家乡山的俊秀,海的浩瀚,乡亲的淳朴,都让他有返朴还真的感觉。他曾对我说,在潮阳有一群才智技能和情怀兼备的年轻人,他们在外经商务工,事业有成,有的回乡投资创业,有的捐资办公益,乃至神灵般护佑着祖祖辈辈的祠堂庙宇和参天老树,这些年轻人也是潮阳的优势。在潮阳发展经济中,他提出了发挥五大优势:一是发挥潮阳人多劳力资源充足的优势,大办民营企业;二是发挥侨乡优势,大力引进外资;三是发挥潮阳人善于经商优势,大力商贸业;四是发挥潮阳人敢为人先优势,创办新产业,创新产品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五是发挥滨海优势,挖掘海洋资源,以海兴市。后来,又建议发挥名人效应,发展旅游业。他说历史上,韩愈、文天祥、丘逢甲,现代,彭德怀、贺龙、陶铸都到过潮阳,这是历史资源,通过发展旅游业,可转化为经济资源。这些建议,多年来的实践证明,对振兴潮阳经济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五年前,当我到北京旅游时,还专程拜访他,他说还要回家乡看看。但不久患病,夙愿难偿。如今,斯人已逝,风范长存,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作者: 
郭亨渠
来源: 
汕头日报(2017.12.24)
浏览次数: 
6